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四百四十章 终局(九)

“这里是哪?”洛萨什么也感觉不到,他的眼睛前一片漆黑,耳边只有空洞的冷风呼嚎,他也什么都嗅不到,仿佛六识都被隔绝了一般。

“发生什么了……”洛萨头有些晕,“我对卡尔萨斯用了那句魔咒……然后就……”

洛萨环顾四周,现在明明应该是很紧急的情况,卡尔萨斯就要毁灭整个比尔吉沃特了,但洛萨的心却非常地平静,仿佛什么都波澜不惊。

洛萨低头,他看到自己手里的死者之书,周围明明一点光都没有,他却能清楚地看到书上的内容。

洛萨手边又出现了一样东西,那是一根纯白的弯棍,洛萨看着它想了半天,才发现是自己的纯白猎弓。

“我怎么会把它给忘了?”洛萨突然恶心犯呕,他从嘴里吐出一个小幽灵,幽灵尖叫着消失了。

“禁神咒……原来如此……”洛萨把纯白猎弓握在手里,“卡尔萨斯偷偷对我用了这个咒语,让我忘记了纯白猎弓的存在……呵呵,看来我跟他的死灵魔法能力比起来还差了很多啊,被偷偷下咒都不知道……”

洛萨看向纯白猎弓,如果他没有忘记自己还有这件神器,根本不需要花那么多功夫,直接用纯白猎弓指路卡尔萨斯就必然无所遁形

“但他是怎么知道纯白猎弓的功能的……那个丫头告诉他的?不对,我也没告诉小女孩纯白猎弓有什么用……”洛萨想不明白,卡尔萨斯好像对他的很多东西都了如指掌,这场博弈毫无意外是洛萨输了,比尔吉沃特即将被卡尔萨斯变成暗影岛那样的死地。

“可我现在究竟是在哪?”洛萨试着往四处走,走着走着,他好像听到了一点啼哭声。

女人的啼哭声。

洛萨寻着声音前去,他看到了三个女人。

女人们的身体都残缺不全,身上都都都都四武什么特征都看不出来,连她们都脸都是模糊一片,只听得见她们痛苦的哭泣和微不可闻的呻吟。

“卡尔……”

“卡尔?”洛萨很快猜了出来,“是说卡尔萨斯吗……她们难不成是……”

洛萨走到三个女人身边,想伸手碰碰她们,但她们的身体不过是幻象,洛萨只能抓到一手虚无。

“这难道是卡尔萨斯说过的她的三个姐姐吗?”洛萨不是很确定,但他也想不出其他女人的可能性了。

洛萨呆了一会儿,他继续走着,又看到一个残破的幻影,这次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大群人,模样同样残缺不全,他们好像正在被推向一个大坑了,坑底燃烧着熊熊烈火。

“这是……诺克萨斯人吗?”洛萨勉勉强强辨认出一些人的衣物,他绕道大坑后面,看到了那些把人推下去的家伙。

是一群穿着整齐的人,他们身上披着暗色的长衫,脸上则带着一副面具。

面具半白半黑,白的一面好似尖耳的羔羊,黑的一面则是长满獠牙的饿狼。

“千珏……”洛萨认得那个面具,或者说没人不认得。

从弗雷尔卓德最荒凉的雪原,到艾欧尼亚最热闹的集市,从德玛西亚的雄都广场到比尔吉沃特的脏乱小巷,洛萨走过那么多地方,没人不知道千珏的存在。

千珏的形象各个地方传的区别不大,都是一个手持长弓的安静羊灵和一个无身无爪的狂乱狼灵,洛萨见过最特别的千珏形象也就是在艾欧尼亚,艾欧尼亚的地方神话里千珏是一个与恶狼相伴的美丽少女,不过就算各地区对千珏形象诠释有细微出入,但千珏的神性却是没有争议的。

死神。

这是很不可思议的一件事,洛萨深切地知道各个地方的文化差距有多大,不同地域的人很难接受彼此的信仰。就像洛萨曾给德玛西亚女孩拉克丝讲过关于弗雷尔卓德诸神的神话,那些神名说在弗雷尔卓德人面前如雷贯耳,但拉克丝却觉得那些神长得跟动物一样很有趣。

但是千珏的存在跨过了无数文明的隔阂,文明之间或许彼此完全不认同,但都非常默契地同时相信千珏的存在。

“赐予安息的羊灵,带来横死的狼灵……”洛萨听到那些面具人在低声诵念,“胸口没中羊灵之箭者安然睡去,脖颈刺入狼灵之牙者死不瞑目……”

“千珏……”洛萨轻声说着这个名字,“这些人就是卡尔萨斯说过的千珏教团吗……”

洛萨继续往前走,下一个幻像是一个婴儿。

婴儿被一个人抱着,那个人全身都藏在斗篷里,看不见长什么样,但从体态来看似乎是一位少女。

少女怀中婴儿的样子和前面的人完全不一样,非常清晰,清晰得每一根毛发都看得一清二楚。

洛萨盯着这个婴儿,一股熟悉的感觉生起:“这是……我?”

“啊!呜啊!”婴儿的啼哭非常响亮,洛萨还想多看婴儿一会儿,但直觉告诉他应该继续往前走。

洛萨再往前走,他又看到了许多幻像,非常混乱,有巨大的铠甲和皮肤苍白的女人等等,但这些都不是洛萨想看的,洛萨一路往前走,他终于来到了终点——暗影岛。

洛萨这下可以肯定了,他正在卡尔萨斯的记忆里。

这和他当初收服海力亚宝库一样,他为了理解宝库的“死亡”,潜入了它的记忆中。

洛萨好像明白了那句“生与死”的具体作用是什么,那句咒语并不是直接让亡灵臣服于他,而是与洛萨本人的精神连接,像瑞煞、赫卡里姆那样非常轻易就能理解的死亡,洛萨甚至不需要知道他们的记忆就可以收服。

但卡尔萨斯不一样,他不仅精通死灵魔法,他的死亡也极端独特。

洛萨看向周围空无一物的记忆,正如他的心境变得无比平静一样,这正是卡尔萨斯所理解的死亡:“无……”

卡尔萨斯在渴求绝对宁静的死亡。

他想让所有活人都死去,让世界变成绝对的永恒。

卡尔萨斯为此不惜遗忘自己的过去,他再也记不起自己亲人们的脸,他生前的回忆越来越模糊,因为他需要的只是永恒的死亡,生时短暂的记忆只是打成永恒的阻碍。

但有一件事卡尔萨斯忘不掉,那就是洛萨。

“他说我是千珏的孩子……”洛萨开始往回跑,重新回到了那个婴儿的记忆处。

洛萨仔仔细细地看去,抱着婴儿的少女一动不动。

他伸出手,轻轻去碰少女的斗篷。

他碰到了。

不是幻影,而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触感。

洛萨知道眼前的依旧是幻影,但他感受到的是卡尔萨斯记忆里的触感,他曾经也这样去掀开少女的兜帽。

洛萨慢慢把兜帽掀开,少女的真容露了出来。

没有脸。

少女戴着一张面具。

羔羊的面具。

————————————————————————————

啦……啦啦啦……啦啦啦……

——未知的歌声

如遇断更,未更新,可到新站www.yumitxt.com()查看最新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