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四百四十二章 血亲

洛萨已经把整个暗影岛都给跑遍了。

卡尔萨斯对于暗影岛的记忆清晰而明朗,毕竟他在暗影岛也只有十多年,而且洛萨感觉得到他深爱着这片土地——这片死亡之土,这正是卡尔萨斯所希望的世界,一片没有生者喧嚣的世界。

但暗影岛在卡尔萨斯心目中也并不完美,太多亡魂抱有对生者的仇视和难以斩除的执念,这并非是卡尔萨斯所希冀的亡者姿态,他理想中的亡者,应该和那位少女一样。

安静、深沉、神秘。

洛萨最终停了下来,卡尔萨斯对于暗影岛的记忆很多,洛萨甚至从他的记忆里知道了不少有关暗影岛的秘辛,但这些东西对于洛萨彻底理解卡尔萨斯的死亡毫无帮助。

卡尔萨斯的终极秘密就像藏在一层薄纱后,洛萨感觉自己离彻底理解他就差一步,但这一步却怎么也迈不出去,卡尔萨斯记忆缺失得太多,洛萨很难把控住他的所有情绪。

洛萨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最后还是扭头离开了暗影岛,回到了儿时的他和少女千珏的身边。

这是卡尔萨斯最清晰的记忆,毫无疑问,就算是暗影岛的记忆都没有这段记忆清晰,卡尔萨斯仿佛把少女千珏和儿时洛萨的模样深深烙印进了灵魂,不仅没有刻意遗忘它,反而还尽力地保留这段记忆。

这段记忆是卡尔萨斯人生的转折点,卡尔萨斯在加入诺克萨斯的千珏教团后,本来只是个普通的教众,和其他一般教众一样做些敛尸、安葬的工作。

但在遇到千珏和洛萨后,卡尔萨斯毅然决然地叛出了千珏教团,他甚至席卷了教团的财宝库,只身一人带着洛萨逃出诺克萨斯,中途辗转比尔吉沃特,最后来到了暗影岛。

但究竟发生了什么让卡尔萨斯做出这样的决定,他的记忆里并没有保存。

洛萨仔细地看着儿时的自己,和一般的婴儿没什么区别,紧闭着眼睛呆在襁褓里,看起来很是瘦弱的样子。

“我小时候这么瘦吗……我居然都都都都四武能在弗雷尔卓德活着也真是挺不可思议了……”洛萨见过很多弗雷尔卓德部落的婴儿,一般生下来这么瘦的基本活不过一个冬天,就像他曾经还帮忙接生过的那个叫努努的婴儿,多半现在已经夭折了。

洛萨没在自己身上发现什么特别的,他把目光转向少女千珏,她脸上的面具没有一丝露出的部分,仅有眼部有两道狭长得跟头发丝一样的洞,根本看不见她长什么样。

“卡尔萨斯会不会见过千珏长什么样?”洛萨突然升起了好奇心,全世界都在信仰的死神千珏的真容,不可能不好奇。

洛萨怀着忐忑的心伸手去碰千珏的面具,他眼前并不是真正的千珏,而是卡尔萨斯的记忆,如果他没有见过千珏的真貌,那洛萨也无法看见。

洛萨的手指轻轻碰上了千珏的面具。

他碰到了,那硬硬的木头触感。

洛萨不禁屏住了呼吸,这样的感觉他许久没有感受到了,充斥着激动和不安,上一次拥有这样的情绪还是他看到艾尼维亚和那个身份不明的猩红巨人在天上大战的时候。

洛萨的双手抠住面具的两侧,轻轻将它取下。

一张非常清秀的脸。

秀美得仿佛洛萨曾在艾欧尼亚见过的夜百合和啖莲花,洛萨很难去形容她的五官,那并非是典型的女性秀美,也不带有任何艳丽的色彩,却拥有一种仿佛婴儿般的娇嫩与幼小,很难界定她究竟有多大。

洛萨看呆了,他是第一次看到这张脸,却没由来地升起一股熟悉的感觉,好像他本来就应该认识她一般。

洛萨将面具轻轻放下,他看着少女的眼睛,少女却看着她怀中的婴儿,洛萨很难判断她眼中的情绪是何种。

洛萨忍不住伸出手,他想再去碰碰少女的脸,但手指却穿了过去,什么也没碰到。

“看来卡尔萨斯也只把她的面具摘下来过。”洛萨心里有些遗憾,他把手缩回去,刚想看看还有没有其他发现,少女居然突然动了起来。

“你会长大的。”少女说话了。

洛萨被吓了一跳,但他很快反应过来少女并不是对他说,而是在对她怀里的婴儿说。

“这是……卡尔萨斯的记忆吗?”洛萨明白了过来,他摘下面具的举动触发了这段记忆,让它得意完整地展现在洛萨面前。

洛萨认真地看着这一幕,生怕漏掉了任何一个细节。

“我没法再陪在你身边,因为你已经和我不一样了。”千珏轻声道,她的声音质感很特殊,像是包在奶糖上的那一层糯米纸,需要细细去听才能听清,“我们必须分开了,但你不用担心,终有一天我们会重逢的。”

她怀中的小婴儿握紧了小拳头。

“你要去哪?”这个声音不是小婴儿说的,而是另一个男人的声音。

“卡尔萨斯吗?”虽然这个是声音和现在卡尔萨斯那干涩得像泥潭里的石头一样的声音很不一样,但洛萨还是听出了他属于卡尔萨斯。

卡尔萨斯的声音里藏着一些颤抖,那时

的他似乎在千珏面前也和洛萨没什么两样,激动且难以置信。

少女没有回答卡尔萨斯的问题,她的眼里好像只有婴儿,继续道:“你会机敏且锐利,你会沉着且冷静、你会易怒且不安,你会贪婪且好色,你会喜闹且迷茫,你会悲惨且痛苦……但无需担心,这都是你,是你要所经历,而我不能经历的。”

“她在说什么?”洛萨听不懂,千珏口中所说的和他好像没多大相似之处。

千珏抬起头,她把小婴儿抱到了虚空之中,应该是卡尔萨斯抱住了他,卡尔萨斯惶恐地道:“我……我该怎么做?我该带他去哪?”

“随你,带他去哪都行。”千珏似乎想要离开,但小婴儿的手死死攥住了她的手指。

“小子!快放开!”千珏的斗篷里,一只雪白的狼头从中钻出,“放开!常春藤必须走下大树!不然我咬死你!”

“狼灵!”洛萨惊讶地看着这只暴躁的狼,和传说中一样,千珏一体双生,狼和羊始终相随形影不离,只有二者一起才能被称之为千珏。

“哈……啊啊……”洛萨听到卡尔萨斯的声音越来越抖。

“安静,亲爱的恶狼。”羊灵的手按在狼灵的头上,像在抚摸小狗一样轻轻捋着狼灵头上的毛,“他会放手的,他必须离开我们。”

“跑出海马肚子的幼崽!自己找海草!”狼灵对着小婴儿低吼,说着意义不明的比喻,虽然吼得很大声,但洛萨没从狼灵身上感觉到对小婴儿的敌意。

羊灵从小婴儿手里抽出了手指,小婴儿顿时大哭起来,抱着他的卡尔萨斯好像有些不知所措,一直发出惊呼声。

“杜鹃鸟一定要死!”狼灵最后对小婴儿说了句不知道什么意思的话,然后钻回了羊灵的斗篷中。

“再见了,期待我们再次重逢。”千珏低下头,轻轻在小婴儿脸上一吻,“要牢记名字。”

回忆的最后是千珏带上了面具,然后就没了。

洛萨的心久久难以平静,刚才的记忆已经很明显了,除非卡尔萨斯拥有捏造记忆的能力,不然洛萨是千珏孩子的事情绝对是真的。

“牢记我的……名字……吗……”洛萨甩甩头,“洛萨……生与死……等等……”

洛萨突然想到,他下意识地认为羊灵最后的一番话是让他牢记“洛萨”这个名字,但羊灵最后那句话并没有说出主语。

她要让洛萨牢记的名字,会不会不止“洛萨”,还有“千珏”呢?

“千珏……”世界各地都这么称呼这位神明,但只有欧琛语词典中,才说出了这个名字真正的含义。

洛萨好像明白了什么。

————————————————————————————

千珏,意为血亲。

——《死者之书:词典篇》

如遇断更,未更新,可到新站www.yumitxt.com()查看最新内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