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五百三十章 重回诺克萨斯

德莱厄斯站在不朽堡垒的高塔上,一个人俯视着帝都。

帝都对德莱厄斯来说就像一个血腥的坟场,那一个个房屋宛如墓碑一样肃穆地耸立着,不朽堡垒挡住了日光,在帝都城市上投出巨大的阴影。

尽管诺克萨斯不近人情、铁血至极,但德莱厄斯还是爱着这里。

“哟,我帅气的哥哥怎么一个人在这儿啊?”一个油腻的轻佻声音在德莱厄斯背后响起,伴随着他而来的还有浓重的古龙香水和酒味。

“你怎么进来的?”德莱厄斯不悦地看向自己的弟弟。

“嘿!”德莱文用手锤了一下德莱厄斯胸口的板甲,“帝都谁不mtodmw知道我是你弟?光靠我这张帅脸和这性感的胡子就是通行证。”

德莱厄斯一把抓住德莱文的手腕,严肃地道:“你已经退伍了,没有军衔,还这样随意出入不朽堡垒成何体统!”

“哟哟哟,老哥你别这么大的官威嘛,【诺克萨斯之手】。”德莱文嬉皮笑脸地搂住德莱厄斯,“不过你现在也算是熬出头了,达克威尔那老王八蛋死后诺克萨斯就是你和大统领的议会的天下了。”

“崔法利三人议会。”德莱厄斯把“三人”一词念得很重。

“我知道是三个人啦。”德莱文用小拇指挖着耳屎,“不过那个无面人到底是什么来头啊?看到他我就瘆得慌,藏头藏尾的。”

“不该问的事别问。”德莱厄斯一把推开德莱文,“快走。”

“别赶我走啊,德莱厄斯。”德莱文从腰间取出两个酒壶,冲哥哥笑道,“自从你回帝都后就一直忙,咱哥俩还没好好喝上一次呢。”

“你……”德莱厄斯眉头紧锁,都四武浙川成他刚想回绝,但德莱文打断了他的话。

“为诺克萨斯忙碌的人不止你一个。”德莱文把酒壶硬塞到德莱厄斯手里,“但你的弟弟,只有我一个。”

德莱厄斯看着弟弟的眼睛,许久之后,长叹了一口气:“只喝这一壶,喝完你就给我回去。”

“爱死你了。”德莱文哈哈笑着,一屁股坐上高塔的窗沿,拔开酒壶的酒塞,“干杯!”

德莱厄斯不情不愿地跟德莱文碰了一下杯,他稍微抿了一口,瞳孔微微一颤,他把酒壶高高举起,喉头不断滚动。

德莱文面带笑意地看着德莱厄斯:“你有多久没喝酒了?老家的酒滋味还不错吧?”

“哈……”德莱厄斯一口喝下半壶,畅快地吐了口气,看向弟弟的眼神也多了些笑意,“我有什么办法?打仗从军不能喝酒,作为将领必须保持一颗清醒的头脑。”

“哎哟,都这样了你就别说教了,好好享受老家的酒的味道吧,我可是专门托人从老家那里买回来的。”德莱文搂住德莱厄斯的肩,陪他痛饮,“哈……我们当上诺克萨斯人后也算是什么美酒都尝过了,可还是老家这种味道糙得不行的烈酒最爽啊。”

德莱厄斯非常同意德莱文这句话,但他没说出口,只是沉默地继续喝酒。

德莱文摸了摸胡子:“老哥……我们什么时候回老家看看吧?”

“回去干什么?”德莱厄斯摇摇头,“贝西利科那里早就不是我们的家了。”

“去炫耀啊!”德莱文笑嘻嘻地道,“让贝西利科看看当年那两个在街头混日子的孤儿兄弟现在成了怎样的大人物。”

“我没兴趣。”德莱厄斯一口回绝。

德莱文沉默了一会儿:“你还在想她吗?”

“谁?”

“明知故问,奎列塔啊。”德莱文道。

这个名字仿佛是什么开关一样,德莱厄斯感觉自己的心脏狠狠抽动了一下。

“没。”德莱厄斯面无表情,“想一个已经死了的人也没有意义。”

“我不信你不想她。”德莱文道,“她当初差一点就成我嫂子了,你还……”

“我喝完了。”德莱厄斯倒了倒酒壶,一滴也没剩下,他把酒壶扔到德莱文怀里,“你该走了。”

“等等嘛!我还没喝完呢!再陪我聊聊!”德莱文一把搂住德莱厄斯,“咱哥俩现在也是功成名就了,我现在是竞技场的大明星和老板,诺克萨斯现在又是你一个人说了算。”

“诺克萨斯是三人议会说了算。”德莱厄斯纠正道。

“差不多差不多。”德莱文拍拍哥哥的肩膀,“我的意思是说,你也是老大不小的人了,事业那么成功,是不是该考虑成家了?”

“轮不到你来替我操心。”德莱厄斯道。

“我只是怕,怕别到时候我的孩子都能下地了你连个老婆都没找着呢。”

德莱厄斯不屑地道:“就你那花花公子的性格,肯安下心来成家?今年又换了几个女人了?”

“瞧你把我说的,我今年可收敛了,才八个。”

德莱厄斯盯着德莱文。

“好啦好啦。”德莱文举手投降,“是二十八个……可这不能怪我啊?那些娘们一个个都是看我长得帅来的,根本没一个能交心。”

“你的事情我不会干涉,我的事情你也少管。”德莱厄斯最后朝德莱文说了一句,“好了,我要去忙了,你赶快走吧。”

“知道啦知道啦。”德莱文郁闷地把酒壶收起,“你要在帝都待多久啊?我下次再找你喝酒,咱哥俩一起喝个烂醉。”

“我不能醉,要我说几次?”德莱厄斯道,“待不了多久,皇……达克威尔死后帝国还没有稳定下来,有几个叛城我还得率军去看看。”

“唉,你这个战争狂,满脑子都是打仗打仗。”德莱文抱怨了两句,“替我在议会上说几句好话,我想扩大帝都竞技场发规模。”

“我不会说的。”

“小气。”德莱文冲德莱厄斯做了个鬼脸,转身离去。

德莱厄斯看着弟弟的背影,露出了他绝对不会在德莱文面前露出的笑容。

“不管过去了多久……你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啊……”德莱厄斯轻轻闭上眼睛,抑制住烈酒的酒劲冲上自己大脑,但他越想抑制,脑海中那个女人的模样就愈发清晰。

那个他深爱的女人。

“狼灵在上!我看到了什么!”

德莱文的大叫惊醒了德莱厄斯的,他几个大步上前抓住德莱文的肩膀,怒道:“你在鬼吼些什么!”

“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天上!”德莱文语无伦次地指着上空。

“天上怎么了?”德莱厄斯闻声看去,一瞬间,他的大脑也停止了思考。

一艘巨大的诺克萨斯战舰正从云层之上降落,缓缓地下落在不朽堡垒上空。

“那是……利维坦号!”德莱厄斯怎么可能不认识那艘军舰,虽然他不主管海军,但凡是军人就没有不认得这艘诺克萨斯有史以来最强战舰的。

“利维坦号?”德莱文吓得胡子都翘起来了,“它不是早就被海盗给抢走了吗?”

“我怎么知道!”德莱厄斯一把把德莱文推开,“这可能是敌袭!你给我离开不朽堡垒!我要召集城卫!”

“不用了。”一个低沉的声音在兄弟二人背后响起。

德莱厄斯和德莱文都认识这个声音,他们同时向后看去,一个白发苍苍、身披大衣的独臂老者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们身后。

“大统领?”德莱文想问些什么,但被德莱厄斯伸出手臂制止了。

“大统领。”德莱厄斯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没什么需要惊讶的。”斯维因面带微笑,天上的奇景似乎并没有让他动摇,“只不过是一个老朋友给我们送了份礼物回来罢了。”

“老朋友?”德莱厄斯深深皱眉,“什么老朋友?”

“你不认识,不过你弟弟倒是见过。”斯维因看着天上的利维坦号缓缓下落,“是我们的弑君者回来了。”

……

利维坦号最后停在了不朽堡垒中央的阅兵广场上,只有那里才容纳得下巨大无比的利维坦号。

刚刚落地,塔玛拉就被吓到了。

无数士兵将利维坦号团团围住,而在士兵们的前方,站着三个大人物。

白发苍苍的老者,大统领斯维因。

浑身披甲,手拿战斧,面容刚毅的男人,【诺克萨斯之手】德莱厄斯。

还有一个浑身都隐藏在宽大长袍里的人物,他的脸上带着一副质地光滑的黑色面具,哪怕是露出眼睛的小洞都有黑色丝网在遮挡,全身上下没有透露出一点身体特征,甚至连性别都看不出来。

他是【无面人】。

塔玛拉迅速顺着利维坦号的阶梯往下走,她高举双手,示意自己手中没有武器,然后半跪在三人面前:“战争石匠塔玛拉,见过崔法利议会。”

“塔玛拉?”德莱厄斯的眉头深深皱了起来,他语气冰寒,“我的战争石匠怎么会出现在从天而降的利维坦号上。”

“别吓着孩子。”斯维因微笑着对德莱厄斯道,“我们会知道答案的。”

“我不是孩子……”塔玛拉很想说出这句话,但她还是忍住了。

塔玛拉后面,又下来了几个人。

首先是一个肌肉壮硕得仿佛随时会炸开来的大汉,他偏白的肌肤,橙黄色的须发和脑袋上的牛角头盔都在彰显他的身份。

“弗雷尔卓德人?”德莱厄斯更加迷惑了,他和弗雷尔卓德人打过不少交道,最近几年他都在率军在北境和弗雷尔卓德的凛冬之爪部落交战,但他想破脑袋也不明白一个野蛮人为什么会出现在利维坦号上。

接下来走下的人,就更让德莱厄斯惊讶了。

那是一个美艳到极致的女子,她穿着雍容大方的长裙,身姿苗条得让人很难相信世上还有这样完美的女人。

女人猩红的眸子扫过前方,她款款走来,脸上带着从容的笑意:“回家的感觉真好。”

“伊莉丝·扎阿范?”德莱厄斯圆睁双眼,虽然他是平民出身,一向和世袭贵族没多少交集,但也认识这个诺克萨斯旧贵族里影响力最大的女族长,尤其是伊莉丝是

那种看上一眼就一辈子不会忘记的女人。德莱厄斯知道伊莉丝在达克威尔死后就去向不明,没想到会在这里看到她。

“好久不见,美丽的伊莉丝夫人。”斯维因友善地朝伊莉丝笑着。

“好久不见,斯维因将军。”伊莉丝神情自若地走向斯维因,那艳绝帝都的风姿绰约让不少身经百战的士兵都看直了眼。

“我已经不是将军了。”斯维因笑道,“昏君勃朗·达克威尔已死,我现在是诺克萨斯的大统领,崔法利三人议会的一员。”

“哦?是吗?”伊莉丝深情讶异地掩嘴道,“我出去旅行了一段时间,没想到回来后帝国变化这么大了,那现在坐在皇位上的是……”

“诺克萨斯没有皇帝了。”德莱厄斯不冷不热地对伊莉丝道,他对这个女人没什么好感,“现在管理诺克萨斯的,是崔法利三人议会。”

“哎呀呀。”伊莉丝无奈地按住头,“我一个妇人,哪懂你们政治上的事情。那以后没有皇帝了,我们这些世袭贵族还能……”

“这点还请你放心。”斯维因伸手指向站在他身边,一直沉默的那个无面人,“这位是世袭贵族们联合选出来的,担任崔法利三人议会成员的【无面人】,他会保证你们的权益。”

“原来如此。”伊莉丝看向无面人,朝他伸出手,“那还请多多指教。”

无面人也向伊莉丝伸出手,他连手都包裹在厚厚的织物里,不露出一丝一毫的肌肤。

伊莉丝与无面人短暂的握手,伊莉丝漂亮的嘴角微微上挑,她转身看向斯维因:“那斯维因大统领,我们这番不请自来没有给您添什么困扰吧?”

“困扰?哪里哪里。”斯维因笑着摆摆手,“你们不远万里来归还诺克萨斯失窃的利维坦号,我应当感谢你们才对。”

“我没说过利维坦号要还你们。”一个年轻男人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都往利维坦号上看去。

一个艾欧尼亚人长相的年轻男子缓缓从利维坦号上走下来。

斯维因还是面带笑意,就像在迎接一个老朋友回来一样打开手臂:“欢迎回来,我们的弑君者。”

……

塔玛拉很快就被带走了,关于她在皮尔特沃夫的任务,斯维因也没有急着过问,他现在正坐在谒见厅里,微笑地看着眼前的年轻人。

洛萨神情自若地看着这谒见厅,和他印象里的变化不大,区别只是,在那孤零零的王座前方添了三把椅子,斯维因、德莱厄斯和无面人分别坐在上面,其中德莱厄斯身后还站着两个看起来实力很强的诺克萨斯士兵。

不过洛萨身后也站着奥拉夫和伊莉丝两人,奥拉夫是洛萨让他过来的,伊莉丝则是自作主张跟来的,她似乎在诺克萨斯最高权力面前依然要表现得站在洛萨这一边。

“我离开诺克萨斯这么久,帝国已经从帝制变成议会制了啊。”洛萨的目光扫过前方三人。

“这是为了防止像勃朗·达克威尔那样的昏君再次出现,让帝国陷入腐败。”斯维因浅笑道,“崔法利三人议会,象征着远谋、武力和狡诈。分别代表着军功贵族、平民和世袭贵族的利益,三方共同决定国家大事,让帝国重新迈上正轨。”

“继续到处侵略的正轨吗?”洛萨讥讽道。

“注意你的言辞。”德莱厄斯一手撑着头,面色不善地看着洛萨,“你现在站在的是诺克萨斯的土地。”

“那又怎样?我都把诺克萨斯的皇帝杀了。”洛萨根本不理德莱厄斯的警告,“我不想站着,给我们也来几把椅子。”

斯维因点了点头,他手轻轻一抬,很快就有几个士兵把椅子抬了上来。

洛萨舒服地坐下,朝面前三人道:“既然现在诺克萨斯是你们三个人说了算,那就和你们谈吧,关于利维坦号的交易问题。”

“交易?”斯维因故作诧异地道,“我还以为你是特意送还给我们的呢。”

“利维坦号是我从比尔吉沃特的【海盗之王】那里好不容易搞到手的。”洛萨翘起二郎腿,“直接给你们我会很心疼。”

“诺克萨斯会感激你的。”斯维因道。

“感激这种东西,不是很值钱。”洛萨道,“我需要其他的东西。”

德莱厄斯看着斯维因和洛萨,他总感觉这两人之间有什么秘密:“说说看你的要求吧。”

洛萨笑了笑:“其实我想要的东西也不是很贵,只需要斯维因大统领无条件地回答我的三个问题就好了。”

“不行。”斯维因微笑着拒绝了。

德莱厄斯皱起眉,三个问题换一艘战舰这买卖怎么想也不算亏,但斯维因却想都没想就拒绝了。

“需要拒绝得这么快吗?”洛萨摊手道。

“我向来不喜欢讨价还价,把事情说清楚了对双方都好。”斯维因用仅剩的那只手敲击着椅子的扶手,“三个问题,不行。”

“那我们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洛萨也很干脆,“我就把利维坦号带走了。”

德莱厄

斯声音一沉:“不朽堡垒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吗?”

“我现在要走。”洛萨站起身,毫不畏惧地道,“来阻止我看看啊?”

德莱厄斯没有轻举妄动,他首先看向身旁的斯维因,这个老者还是那副高深莫测的笑容,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

德莱厄斯按住头,从利维坦号从天空中降落这一点来看,洛萨他那边肯定有一个非常强大的法师,强大到能把一艘战舰送上天,而洛萨身后那个弗雷尔卓德狂战士看起来也很不一般,至少德莱厄斯觉得自己跟他对上没有必胜的把握。况且,对方敢大摇大摆地到不朽堡垒来,如果不是没有脑子,那也肯定是有所依仗的,德莱厄斯打仗多年,深知如果不知道敌人的深浅,最好不要轻举妄动的道理。

“大统领。”德莱厄斯看向斯维因。

斯维因站起身,慢慢走到洛萨面前:“我还以为我们能保持和上次刺杀达克威尔一样愉快的合作关系。”

“我丝毫不觉得那次合作有多愉快。”洛萨冷笑道。

“但结果是好的不是吗?我杀死了昏君,你也解决了你的寒痛问题。”

“一码归一码,这次利维坦号的交易,我必须要得到我想要的。”洛萨道。

斯维因沉默了一会儿:“三个问题太多了,最多一个。”

洛萨转身就走。

“等等。”斯维因无奈地叹了口气,“你离开这些日子,真是变得没以前可爱了。”

“是变得没法掌控了吧,斯维因。”洛萨回身道,“我现在知道的东西,可是很多的。”

“确实。”斯维因轻笑道,“不过在天上那么远的地方,看地上的东西也没法看得多真切吧。”

洛萨眯起眼睛:“你这家伙……果然知道……”

“三个问题,可以。”斯维因点点头,“但不可以是事关诺克萨斯国家安全的问题。而且除了归还利维坦号以外,我还需要你去帮我完成一件事情。”

“免谈。”洛萨才不会再帮斯维因做什么,这个老者提出来的事情绝对不是什么轻轻松松就能完成的。

“别急,这件事情你会感兴趣的。”斯维因瞟了一眼洛萨身后的伊莉丝,然后把目光放回洛萨身上,“我想让你……帮我解决一只恶魔。”

……

在谒见厅的交易进展得很顺利,诺克萨斯重新得到了利维坦号,洛萨也被斯维因带到了他的办公室,开始了密谈。

“我记得我离开诺克萨斯前,你还欠我一个要求。”洛萨坐在斯维因对面,房间里只有他和这个老者。

“没想到你还记得。”斯维因给洛萨倒了杯茶,推到他面前,“喝吧,这是我以前经常给你泡的。”

“不用了,那不是什么值得回忆的事情。”洛萨并不领情,“那个要求我暂且保留,我想先知道关于那个恶魔的情况。”

“那是一个你很了解的恶魔。”斯维因指着桌子上的地图,他的手指落在了德玛西亚和弗雷尔卓德交界处,“福斯拜罗的梦魇。”

洛萨怎么可能忘记那个噩梦,和那个德玛西亚的金发少女一起经历过的事情还历历在目:“那个恶魔到底是什么?”

“它的名字,是魔腾。”斯维因拿出一副纸笔,他的残肢具现出深红的魔法手臂,一边画着什么一边道,“你应该在比尔吉沃特也跟它有过一些接触。”

“我在比尔吉沃特还遇到了另一个恶魔。”洛萨撑着脸道,“叫塔姆·肯奇。”

“我知道。”斯维因道,“对于恶魔来说,空间的距离长远是没什么太大意义的事情,只要他们想,他们随时可以出现在任何地方,魔腾就是这样,他可以在德玛西亚,也可以在暗影岛,还可以在诺克萨斯。”

“那你呢?”洛萨盯着斯维因,“你给我的感觉,也跟恶魔很像。”

斯维因笑了笑:“我们不是说好了吗?你帮我解决掉魔腾的事情,我老老实实、事无巨细地回答你三个问题。”

“你最好说到做到。”洛萨敲着桌子。

“我当然说到做到。”斯维因头都没抬,“我可不想惹怒一位千珏的孩子,你稍微生气,帝都的人全都得死吧。”

洛萨歪过头:“不止是千珏之子的身份,你似乎连我的另一个身份也知道得很清楚嘛。”

“只是略微知道而已。”斯维因道,“毕竟那位恕瑞玛的霸王在历史上后来是失踪了的,至于他最后有没有升上星空成为神明,也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啧……”洛萨不满地看着斯维因,这个老者真的仿佛无所不知,他本以为这次回来变强了很多的自己能在斯维因面前占据一些主动,没想到还是没能占什么便宜,“卡尔萨斯你知道吗?”

“知道,出生于贫民窟,三个姐姐全部死于瘟疫,原本是帝都千珏教团的一员,后来潜逃出国,现在应该是在暗影岛当了亡灵。”斯维因如数家珍。

“我要知道……”

“三个问题应该你完成魔腾的事情之后回答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