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六百三十一章 脱困

紫色粘液雨、狂乱的蜘蛛群,还有不断坍塌的岩穴,此时的地洞里已经乱做了一团,偏偏这个时候雒卅的不屈之气还无法完全激发。

“瓦里伊娃!我们得离开这儿!”雒卅想要呼唤女飞升者,但塌方的声音和蜘蛛群的狂叫将他的声音给淹没,没能传达到瓦里伊娃耳中。

“该死!”雒卅飞扑躲开一记飞来的紫色粘液,他刚刚站的地方马上就被粘液所腐蚀,留下了一个大坑,然后又从坑里钻出来诡异的扭曲物质。

雒卅此时深刻地认识到自己是有多依赖不屈之气,虽然他曾经完成了很多壮举,但没了不屈之气的他就是一个稍微强壮一点的凡人而已。

雒卅在地上打了几个滚后停下来,他爬起身时突然被视线中的几个东西给吸引了。

那是几个蛛丝茧,应该就是卑鄙之喉拿来困住海力亚献给她的贡mtodmw品的。

因为洞穴坍塌的关系,那些蛛丝茧也在混乱中落到了地上,看样子是被卑鄙之喉放弃了,瓦里伊娃正在对她猛攻,自身难保的她也没心思去管自己的食物。

雒卅看到,一块巨大的落石在向那些蛛丝茧砸去。

雒卅想都没想,身体迅速动了起来。

就算不屈之气没有被完全激发,身体素质强悍的雒卅也能爆发出远超一般人的速度,在巨石落下之前赶到了蛛丝茧的地方。

他高举双臂,硬生生地抗住了落下的巨石。

双臂都要被撕裂的剧痛瞬间蔓延到雒卅的脊椎、腰和腿,有那么一刹那雒卅感觉自己都要被压垮变成肉饼了,但他还是撑住了。

雒卅十分确定自己的骨头碎裂了都四武浙川成不少,他咬牙看着身边的蛛丝茧,海力亚给卑鄙之喉的祭品人数不少,足足有六个蛛丝茧在雒卅身边,只有一个刚刚被卑鄙之喉打开了,露出了一位少女的容颜。

“得把这些人弄出去!”雒卅如是想,但撑着巨岩的他此时根本动不了。

而且还不断地有落石落下,小怪物也越发疯狂,紫色粘液雨以要摧毁一切的态势攻击周围,瓦里伊娃和卑鄙之喉的激烈战斗更是让地穴的崩塌速度越来越快。

雒卅这下是真的黔驴技穷了,他想不出任何脱困的方法,死亡离他是如此之近,他仿佛能看到蛛灵的蛛丝就要缠上他,取走他的魂灵。

“原来我……这么弱吗?”雒卅恍惚。

完成了诸多试炼的雒卅,或许是有些得意忘形了,天真的以为靠自己什么都能做得到,但雒卅仔细想想,一直以来,他都是在接受别人的帮助。

以前是拉莫斯在帮他,要不是那只龙龟,雒卅已经不知道在大漠里死了多少回了。

然后是麦伊莎在帮他,为了让他摆脱奴隶身份,一直在他身边出谋划策。

再然后是瑟塔卡、瓦里伊娃……是她们一直在雒卅身边支持着他,她们对雒卅太过溺爱了,直到娜迦卡布洛斯认识到了雒卅的弱小,用触手抽打锻炼他的时候,雒卅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其实并不强大。

“只有我一个人……什么都做不到……”雒卅突然感觉使不上劲了,巨岩太重了,他只是个凡人,如何能扛得起这般重量。

这个想法一在雒卅脑海中闪过,他就浑身松弛了下来,眼前一片黑暗。

但雒卅并没有感觉到被压扁的疼痛。

他还能呼吸,还在呼吸,耳边的嘈杂与吵闹依旧。

他还没有死。

雒卅睁开眼睛,抬头看去。

一只巨大的幽绿色触手缠住了巨石。

“娜迦卡布洛斯!”雒卅惊道。

巨大的章鱼不知何时破开了岩壁,虽然口子不算大,但还是被她以柔软无骨的身躯给挤了进来,才挤进三分之一的躯体,就已经快把整个洞穴给沾满了。

“雒卅!”一只小小的青鸟飞到雒卅身边,拍打着翅膀,“希沙跟我们说了地底的事情!你没事吧?”

雒卅有些发懵,他刚刚还觉得自己肯定会被死神蛛灵给收走了,但他现在居然还活着。

青鸟化作人形,看到雒卅在发呆,焦急地用手摸上雒卅的脸:“你没事吧?”

“我没事。”雒卅闭了一会儿眼睛,然后睁开,迅速指着身边的蛛丝茧道,“这些人都是祭品,你把她们送出去!”

“好!”青鸟看到雒卅的眼神重新变得自信而坚定,稍稍放下心来,她用风托起六个蛛丝茧往洞穴外飞走。

雒卅看着混乱的战场,一只触手展开在了他面前,雒卅一步跨了上去。

“雒卅。”娜迦卡布洛斯因为体型变得无比巨大而洪亮如海啸般的声音响起,“谁是敌人!”

雒卅的目光扫视过去,道:“那只大蜘蛛!她是敌人!然后那个到处乱吐东西的小怪物是虚空造物!但它没有敌意,把它赶走就行!”

雒卅三言两语就给娜迦卡布洛斯指明了目标,她二话不说开始舞动巨大的触手,横扫整片战场。

虽然紫色粘液雨落在娜迦卡布洛斯身上也对她造成了

不小的伤害,但她的躯体太庞大,这点伤还是能承受得住。

触手横扫,小怪物的体型跟娜迦卡布洛斯比起来小得像一例芝麻,轻而易举地就被她从地穴上方的空洞拍飞了出去。

小怪物飞走了,紫色粘液雨也停了下来,娜迦卡布洛斯的触手又扫向了卑鄙之喉。

“操!不要抢我的猎物!”瓦里伊娃急了,她大声喊道,但为时已晚,巨大触手已经落向了卑鄙之喉身上。

但卑鄙之喉也不愧是和青鸟与娜迦卡布洛斯一样的神明,尽管已经身负重伤,还是朝岩壁吐出了蛛丝,将自己硕大的身躯拉起,勉强躲过了触手,只是被拍断了两条蛛腿而已。

“休想跑!”瓦里伊娃提矛追去,她飞身一刺,长矛从她手中宛如一道雷霆般迅猛掷出,直接贯穿了卑鄙之喉的身体。

“嚓嚓嚓嚓!”卑鄙之喉悲鸣着落在地上。

就在瓦里伊娃想过去给与她最后一击时,却看到卑鄙之喉的身躯突然化作了无数小蜘蛛,窸窸窣窣地向四面八方逃窜而去。

“操!”瓦里伊娃恨不能吐出一团火来把那些小蜘蛛都给烧干净,但她没有机会了。

因为雒卅对她大喊道:“瓦里伊娃!快塌了!赶紧走!”

瓦里伊娃不甘心地收回长矛,展翅朝上方飞去,娜迦卡布洛斯也挪动着巨大的身体从裂缝出钻出,瓦里伊娃紧随其后。

娜迦卡布洛斯钻出地表,外面是福光岛的野外,她把雒卅放到了地上,麦伊莎和希沙赶紧迎了过来,关切地接过浑身是血的雒卅:“你没事吧?”

意味深长地看了麦伊莎一眼后,雒卅道:“我没事,小伤。”

青鸟飘过来,手上出现了柔和的风,为雒卅疗伤,娜迦卡布洛斯也变回人形凑了过来。

“你们怎么找到这有条路可以通往地下的?”雒卅问道。

青鸟解释道:“我们得到消息就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地震,娜迦卡布洛斯就直接掰开了地表钻进去了。”

雒卅哑然,只能感叹一句不愧是神明的力量。

“你没事吧?”雒卅对娜迦卡布洛斯问道,“上次你被海里的那只大眼睛打出的伤都该没有痊愈,这次又被那只虚空造物攻击到了。”

“我伤得不轻。”娜迦卡布洛斯非常诚实地道,“虚空造物造成的伤害没有办法通过治愈恢复,这次我又永远损失了三根出售,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没法像刚才一样变回去了。”

“抱歉。”雒卅叹了口气,“都是因为我。”

“你在说什么?”娜迦卡布洛斯皱眉,“我很满意啊,为了自己心爱的人牺牲自己,这是最棒的运动了不是吗?为了你让我去死都可以。”

娜迦卡布洛斯的朝直接告白弄得在场众人都哑然,就算是脸皮最厚的麦伊莎都有些脸红。

青鸟更是惊得目瞪口呆:“你不是才认识雒卅没多久吗?”

“运动的强烈从不以时间作为衡量标准。”娜迦卡布洛斯按着自己的胸口,“雒卅是我迄今为止见过运动最强烈之人,才过去几天他就又经历了一场生死,简直就是运动的完美表率,光是看着他我现在就已经湿了,雒卅,今晚我要做爱。”

众人再度无言,天底下真的找不出第二个像娜迦卡布洛斯这般耿直的人了,连瓦里伊娃都惊叹着自愧不如。

“对了,青鸟,那些茧呢?”雒卅一边接受着青鸟的治疗一边问道。

“在那里。”青鸟轻轻一抬手,蛛丝茧被风从一对灌木丛中托起,不多不少,刚好六个。

“嗯,正好。”瓦里伊娃道,“福光王那老头子跟我说的,今年他们给那死蜘蛛的祭品也刚好是六个。”

“把她们身上的蛛丝弄走啊。”麦伊莎道,“看着怪可怜的。”

青鸟开始用气流剥丝抽茧,六个蛛丝茧一下子就被全部弄开了。

然后雒卅就看见了六具白花花的美丽身躯。

“啊!”青鸟惊呼一声,她没想到这六个女子连衣物都没穿,其实想想就能明白,卑鄙之喉肯定是吧衣物给融掉了的,她肯定不会喜欢吃衣物。

“哇。”麦伊莎眼睛倒是发亮,“六个美女诶!身材不错嘛!”

青鸟用风吹起落叶为六女遮盖身体,她尴尬地看了雒卅一样:“我去给她们检查身体了。”

雒卅苦笑两声,这下他在青鸟心中的好色形象应该会更深了。

雒卅被青鸟治好,想要站起来,但手脚还是没什么力气,麦伊莎和希沙帮他搀扶起来。

“谢了。”雒卅习惯性地道谢,“麦伊莎……”

雒卅盯着希沙的脸。

“怎么了吗?”希沙看到雒卅的表情在扭曲纠结。

雒卅犹豫了一下,试探性地问着希沙:“你……叫什么名字来着?”

————————————————————————————————————————

“没死啊……线断了……不过他的劫……还没有结束……”

——蛛灵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