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七百零九章 巨神峰的情报

“巨神峰……”大学士内瑟斯念着这个名字。

他的双眸闪烁,看着前方雒卅的背影,思索片刻后道:“陛下,您为何突然问起巨神峰的事情?”

雒卅沉默不语。

日蚀王的身上,出现了麦伊莎留给他的讯息。

“飞升之后……去巨神峰找她……”雒卅心里不断重复着这句话,“麦伊莎……为什么会给我留这句话……”

自从艾卡西亚一战之后,麦伊莎就人间蒸发了。mtuwntq1

她不告而别,没有留下任何话,就这么离开了雒卅,无论怎么找也找不到。

雒卅在三年前就放弃了寻找麦伊莎,他知道,麦伊莎如果不想让他找到,那么他怎么努力也是找不到的。

但放弃并不等同于释怀,雒卅至今无法理解,那个星灵少女为什么要走。

还有,她为什么要撒谎。

“信誓旦旦说战争会是瑟塔卡的胜利……但是结果……”雒卅无数次幻想过要怎么当面质问麦伊莎,现在,他有机会了。

麦伊莎要见他。

“回答我,大学士。”雒卅道,都汉成汉武汉“把你所知的一切关于巨神峰的事情告诉我。”

“是。”内瑟斯道,博学多闻的他开始滔滔不绝地讲述起有关巨神峰的一切。

巨神峰,其实是恕瑞玛大陆最西侧海岸上的一座巨型山峰。

它毫无疑问是大陆上的最高峰,因为在恕瑞玛大陆的任何地方,只要向西眺望,总能在天际线上看到这座刺破苍穹的巨山,仿佛一根擎天的柱子。

但雒卅以前并不知道这座山名叫巨神峰,恕瑞玛人一般称其为“通日之山”,因为太阳每天都会在那座大山的正上方升起,崇拜太阳的恕瑞玛人自然认为那里是太阳的居所,即使是强大和蛮横如恕瑞玛帝国,也不曾向那个地方发动征伐。

自从雒卅认识了麦伊莎,才知道那个地方真正的名字是巨神峰,是天上的巨神们降临的地方。

据麦伊莎所说,巨神是天外之神,和青鸟或者娜迦卡布洛斯这些生于大地的神不同,巨神不属于符文之地这个世界,所以他们无法直接降临于此,必须要为自己选择一个承载自己力量的人,让其成为自己的使者。

这样的人,就叫做“星灵”,麦伊莎就是其中的暮光星灵。

巨神的力量无法度量,雒卅知道的就有巨神金日灵送给了恕瑞玛人太阳圆盘,让人类可以改变生命形态,变成飞升者。

还有巨神银月灵,为海底深处的鲛人提供庇护。

麦伊莎的力量也深不可测,足以说明巨神和星灵们的力量有多么强大。

雒卅隐隐猜得到,麦伊莎为什么让自己飞升后去巨神峰。

麦伊莎曾经对他有过承诺,带他去巨神峰,通过试炼,成为一个星灵。

“事到如今……麦伊莎到底在想什么……”雒卅捉摸不透麦伊莎的想法,尽管他和她已经相拥入眠了无数次,雒卅却还是感觉麦伊莎和自己像个陌生人,彼此之间有着巨大的隔阂。

“陛下?”内瑟斯的声音传来。

雒卅发现自己听着听着出神了,他转过身,看着眼前的犬首飞升者,道:“说完了?”

“有关巨神峰的情况,这就是臣所了解的一切了。”内瑟斯道。

“知道了,谢谢。”雒卅对内瑟斯很有礼貌,他知道瑟塔卡也是这么做的,博学多识的大学士是皇帝最得力的助手,“大学士,你说,如果我现在举行飞升仪式,成功率有多大?”

内瑟斯面露异色:“陛下可是想尽早飞升?”

“是。”

“恕臣直言。”内瑟斯严肃地道,“飞升仪式的风险极高,稍有闪失就可能万劫不复,陛下还是应当耐心,多做几十年的准备,让宫廷法师们调整好所有的步骤,恕瑞玛已经……”

内瑟斯顿了一下,眼中流露出忧伤:“恕瑞玛已经承受不起第二个皇帝的死了。”

雒卅无言。

他知道内瑟斯是对的。

但麦伊莎留下的那句话,仿佛火焰一样时时刻刻灼烧着他的心。

他必须去到巨神峰,找麦伊莎当面问清楚一切。

麦伊莎既然已经说了让他飞升后去,那雒卅不飞升后再过去的话,麦伊莎是绝对不会现身见他的。

雒卅思索了很久,内瑟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他希望这个年轻的皇帝能做出正确、理智的决定。

“没事了,你可以回去休息了,大学士。”雒卅道,“飞升仪式的事情可以再从长计议。”

内瑟斯松了一口气,然后行礼:“那臣告退。”

内瑟斯转身走了几步后,又折了回来:“陛下,臣还有一事,希望告之陛下。”

“你说。”雒卅瘫坐在椅子上,仰头看着天上高悬的太阳圆盘。

“有关巨神峰附近的拉阔尔民族。”内瑟斯道。

拉阔尔,一个长期居住在巨神峰山脚地带的游牧民族,是一个

人口稀少,没什么影响力的小部落,也只有山贼会对他们感兴趣。

“拉阔尔怎么了?”雒卅问道。

“臣学习过他们的语言。”内瑟斯道,“臣认为……陛下的名字……应该是用的拉阔尔族的语言。”

雒卅睁大了眼睛:“你说什么?”

“陛下没思考过自己的名字吗?”内瑟斯问道,“陛下的名字,用恕瑞玛语说出来毫无意义,但是用拉阔尔族的预言,就有了一定的含义。”

雒卅从来没想过自己名字的问题。

他记事起就是无亲无故的奴隶,在奴隶场,奴隶基本是以秽物或者畜生命名,但雒卅拒绝了奴隶主给他取的“土狗”的名字,他固执地叫自己“雒卅”。

雒卅不知道自己为何如此坚持,他只是有种感觉,自己就叫这个。

“我的名字……用拉阔尔语说出来,是什么意思?”雒卅问道。

内瑟斯开始解释:“雒是指玄鸟,在拉阔尔文化中,燃烧的火鸟等同于太阳。卅则指的是数字三十,在拉阔尔语中也指代月亮,意为着一个月亮的周期。”

“太阳……月亮……”雒卅喃喃道。

他的名字里同时包含了日月。

他的名字在恕瑞玛毫无意义,但在拉阔尔,却是【日月】。

雒卅猛地抬头看天,目光仿佛要刺破天空,与巨神们对视。

“麦伊莎的预言……她为什么要黏着我一个奴隶……我的身世……”雒卅紧紧握住自己兜里的石头,一时思绪万千。

“大学士。”雒卅盯着内瑟斯,“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件事,你先下去吧。”

“是。”内瑟斯点头,他很敏锐,已经从雒卅的神色中察觉到了不对劲,但他没有追问,他是个臣子,懂得臣子应该做的是辅佐皇帝,而不是控制皇帝。

内瑟斯退下后,雒卅坐了很久,一直在沉思。

“飞升……飞升……”雒卅用力敲着手指,“想要搞清楚一切,就必须飞升,但是风险……”

雒卅承受不起任何风险,他现在已经不是孑然一身了,他有太多事情要做,一旦飞升失败,雒卅将悔恨终身。

雒卅的脑子里浮现出一个声音。

那个声音在提醒他。

有一个万无一失的飞升方法。

————————————————————————————————————————

“虚空……飞升……”

——声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