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奇幻 > 弗雷尔卓德的孤狼 > 第八百三十九章 莫甘娜的反抗

“你真想知道,这是什么东西?”伊芙琳玩味地看着莫甘娜。

“我是在一个欢愉之屋的少女体内找到它的。”莫甘娜道,“你既然说它是你的东西,又为何要把它放在她的体内?这绝对不是凡物,它有什么用?”

“啊……”伊芙琳按住额头,一副受不了的样子,“亲爱的,你真是一来就要把我逼疯了,你怎么这么让人又爱又恨呢。”

“既然恨,那就对我露出獠牙啊。”莫甘娜挑衅着这个恶魔,她清楚伊芙琳并不是什么友善的家伙,上次和伊芙琳的一战还让她印象深刻,伊芙琳的本体绝非眼前这样的美艳不可方物,而是更加邪恶丑陋的东西,她不相信伊芙琳会有任何的好心,所以不需要和她有任何的虚与委蛇。

如今自己抓住了疑似伊芙琳痛处的东西,莫甘娜一定要逼问出来这是什么。

伊芙琳咬着指甲,美目眯起,不知道在心里酝酿什么样的阴谋。

莫甘娜才不会给伊芙琳机会,她转身欲走。

两根尾刺绕到门前,封死了出去的路,伊芙琳也抓住莫甘娜的手腕,甜腻的声音里似乎隐隐含着刀子般的锋利:“亲爱的,你要去哪啊?”

“我去把这东西交给主人。”莫甘娜道,“反正你也不告诉它是什么,那我就去问主人。”

伊芙琳美丽的笑容笑得更加灿烂了:“你不能这么做哦,亲爱的。”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想让主人知道这个东西?”莫甘娜语气很淡然,但说出的话却是咄咄逼人

“唉……”伊芙琳扶额,“你为什么一定要逼我呢?”

“你们恶魔做恶事的时候,有问过受害者的意见吗?”莫甘娜讥讽着。

“别把我们想成那种粗俗的恶魔,我和罗夏杀人可都是先给了他们最大的欢愉后再杀的。”

“我没兴趣听你们的杀人癖好,告诉我,不然我就把这东西给主人看。”莫甘娜冷冷地看着伊芙琳,“我给你你拦不住我。”

“啊……”伊芙琳露出苦笑,“神明啊,就算你现在成了奴隶,也依然这么不惹人喜欢。欢”

“我没有耐心跟你玩,我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莫甘娜看了一眼房间上的挂钟,“一分钟之后,我会强行突破这里。”

“不能商量一下吗?”伊芙琳还是不死心,“不如你把那个东西给我,我去跟罗夏说几句好话,让他给你一定程度的自由,他是我的孩子,还是会听我几句话的。”

“还有四十秒。”莫甘娜道。

“我可以给你任何东西哦,你对什么感兴趣?珠宝?财富?魔法道具?相信我,我什么都能跟你带过来。”伊芙琳的声音充满了诱惑性。

“还有二十秒。”莫甘娜道。

“真的不想想吗?你我只要合作,整个世界都是我们的玩物,就连罗夏我们都可以分享,我们还……”

“时间到。”莫甘娜一挥手,漆黑火焰开始猛地超门那里撞去。

“我告诉你!”伊芙琳立刻道。

火焰停在了门前,莫甘娜道:“说吧。”

“唉……真是那你们这些死脑筋的家伙没办法。”伊芙琳低声骂了一句,然后叉着腰,手指向莫甘娜手中的假阳具,“你仔细看看,它长得像什么?”

莫甘娜观察着手中之物,看了好半天,然后冲伊芙琳道:“看不出来。”

伊芙琳惊讶地瞪大双眼:“你没和罗夏做吗?”

“做了。”

“用过嘴侍奉他吗?前面和后面呢?”

“都用过,还用过手、乳沟、腋窝、膝窝、大腿内侧、小腿内侧、足底。”莫甘娜面无表情地仔细回忆着,“基本上能用来夹住罗夏那东西的身体部位我都已经被他命令做过了。”

伊芙琳半是嫉妒半是奇怪地道:“罗夏还真是喜欢你……你都被他开发成这样了,还不明白吗?”

“明白什么?”

“那假阳具和罗夏的一模一样啊!”伊芙琳头痛地道。

“是吗?”莫甘娜有些意外,“我没仔细观察过,原来如此。”

伊芙琳无语,她得开始重新审视这个不知道该算细心还是粗心的神明了。

“为什么这个东西和罗夏的一样?”莫甘娜一边自己看着假阳具,一边问道。

“因为这是我按照他的那个一比一做的,用了非常上好的材料,可花了我不少功夫。”伊芙琳委屈地道,“我就喜欢用这个东西晚上来安慰自己,毕竟罗夏他很忙,不是每天能都临幸我的。”

“撒谎。”莫甘娜寒声道,“既然如此,你根本就没有必要把它放在其他女人体内。”

“我这么做是为了选出能配得上罗夏的侍女。”伊芙琳解释道,“欢愉之屋的成员很多,但一直没有出现一个能随时随地承受得住罗夏宠幸的,所以我用它来选拔这样的人才。”

“这个东西就只有这个作用?”

“严格来说,它的作用就是这些。”

莫甘娜盯着伊芙琳。

她能感觉到伊芙琳在撒谎,但没有完全撒谎,至少说出了一部分事实。

如果伊芙琳是人类,莫甘娜大可用她那能直接灼烧心灵的神火逼她说出实话,但一来伊芙琳是恶魔,不会这么简单地被逼问出来,二来莫甘娜也觉得暂时不能和伊芙琳彻底陷入敌对,至少她还是自己主人的母亲,如果双方真的起了很大冲突,罗夏帮伊芙琳的可能性还是要比帮她高得多的。

莫甘娜也没指望一下子就逼一个狡猾的恶魔如实吐露一切,反正这个假阳具在她手上,那她就有主动权。

莫甘娜手中燃起火焰,黄金翠玉假阳具在她手中消失不见。

“真的不还给我吗?”伊芙琳失望地道。

“以后再说。”莫甘娜转身走向门口,“该出去了,时间长了会惹主人怀疑的。”

伊芙琳无奈,两根尾刺在莫甘娜身上环绕一阵,刚刚被她划开的衣服又重新严丝合缝地呆在了莫甘娜身上。

莫甘娜推门而出。

“连句谢谢都不说。”莫甘娜推门离开的那一刻,伊芙琳也变回了凯瑟琳爵士的模样。

看着莫甘娜的身影消失,伊芙琳笑了笑:“抓住了我的把柄吗……也好,这样才有意思,未来的日子还长着呢。呵呵……”

……

当晚,夜深人静,宅邸里除外大门外站岗的卫兵,所有人都睡了。

罗夏的房间却不平静。

莫甘娜刚刚在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一会儿,就被罗夏命令来他的房间。

莫甘娜发现自己无论隔罗夏多远都会被他给强行命令,不过莫甘娜本来就不用睡觉,所以就直接过来了。

罗夏叫她来的目的也很简单,罗夏每天都要往莫甘娜体内注入他的种子,以实现对莫甘娜的持续控制。

现在,莫甘娜跪伏在躺在床上的罗夏双腿之间,用自己的深深乳沟和口舌侍奉着他。

“果然和假阳具长得一模一样……”莫甘娜一边舔一边观察着。

莫甘娜并不是今晚唯一侍奉罗夏的人,事实上罗夏的欲望好像无穷无尽一般,莫甘娜从来没有单独侍奉过他,每次罗夏都会召唤一群来自欢愉之屋的女人一起侍奉他,而那些女人们正和莫甘娜一样跪在床上,用自己的舌头舔着罗夏身上的每一个地方。

“这家伙,天天如此,难不成是色欲的恶魔吗?”莫甘娜不禁猜测。

不过今晚的侍奉有些特殊,因为还有一个人在。

伊芙琳。

伊芙琳变回了原来的模样,用自己的大腿枕着罗夏的脑袋,还把自己的乳首送到罗夏嘴里,罗夏像个婴儿似的吸吮着伊芙琳的乳汁。

“恶魔也会有乳汁?恶魔也是哺乳动物吗?恶魔算生物吗?”莫甘娜总觉得谜团越来越多。

她想着想着,就感觉嘴里被射满了。

许多汁液从莫甘娜的嘴里溢出,滑落到她的胸部之上,奇怪的是那粘稠的液体居然沾不上去,而是如同光滑至极的水珠一样咕噜咕噜地就从她的双乳上滑落,掉落在了其他女人的脸上,却没有一点粘在莫甘娜身上。

那些女人们如食甘饴一样地吃下那些液体,伊芙琳则饶有兴味地看着莫甘娜:“听说你的身体无法被玷污,现在看来果然如此。”

莫甘娜没回话,她记得安琪儿教的,正在用舌头对罗夏的分身进行细致的清扫。

“啊……”罗夏松开伊芙琳的乳首,冷笑道,“不能被玷污又怎样,还不是得乖乖听我的话,你说是吗?莫甘娜。”

“是,主人。”莫甘娜敷衍地道,“如果这能满足主人你的征服欲,那就好。”

“呵呵呵呵。”伊芙琳娇笑着,“罗夏,你的这个小奴隶看起来不怎么服气呢。”

“她会服气的,肉体不会被玷污,不代表其他的不会。”罗夏很有自信地道,“莫甘娜,你明天要和我去一个地方。”

“去哪?”

“军队。”罗夏狞笑着,“我要你帮我,蛊惑一个人,或者说……一头龙。”

————————————————————————————————————————

德玛西亚,疑似有军队在进行驯养巨龙。

——诺克萨斯战争石匠密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