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7章完结

按道理,双翘去说了,她不能坐视不理的。laokanshu.com

双翘天擦黑回来,脸垮着,嘴撅着,无精打采的。

“姑娘,您饿了吧?我去给您端饭去……”

进门,双翘错过徐宝珠的注视,急忙就跑了。

第十二章 谁在搞鬼

徐宝珠笑笑,也明白,李家老夫人能在当地声名赫赫的,自然不是全靠着运气,那也是有一定的手段的。

这会儿自己还不是李家的媳妇,不管沾上什么麻烦,那都是跟李家没关系的。

明显杨惠芬回去跟双翘的说辞不一样,李陈氏呢,也没法儿确定自己到底是怎样一个人?所以,按兵不动,李陈氏这是打算静观其变,看自己到底能不能趟过这一劫了!

第二天早早的,杨惠芬就带着王氏刘氏来叫徐宝珠了,“走,赶紧的去银铺把事情弄明白了,别真让他人以为李家出贼子!”

徐宝珠正在给徐俞氏盛粥,见着她来了,放下勺子说,“婶娘,我出去一趟很快回来!”

“宝珠,这是怎么回事?什么贼不贼的?”徐俞氏脸色变了。

“没事儿,您等我回来跟你说!”徐宝珠说完就走,也不理会杨惠芬她们,径直出了老李家。

李显仁着人备好了马车,停在门口。

看到徐宝珠出来,他都恨不能近前去咬她了,那日装女鬼把他给吓得在炕上躺了三天才回过魂儿来!

这贱人真进了李家,就是心腹大患啊,倒不如现在就除掉!

昨晚上杨惠芬把事情都告诉他了,他哈哈大笑,说,娘子,你可真是我的好媳妇儿,来来来,我好生伺候伺候你!

这一晚上把杨惠芬给伺候得都飘上天了。

马车停在了银铺门口。

众人从马车上下来,门口张掌柜的正等着呢,见着徐宝珠就问,“这位姑娘,您把我们的链坠儿拿回来了吗?”

“张掌柜的,今儿早上,您开门后,有人进来过吗?”

徐宝珠没回答他的话,倒是又问了一句。

“没,没人进来,昨天您们几位走了之后,我就关门上板儿了,丢了那么值钱的物件,我心里闷得慌,也没心思接待别个客人!”张掌柜的实话实说。

“嗯,能理解!”

徐宝珠说着,就进了铺子。

“您……”

张掌柜的心说,既然您理解,那就赶紧把东西还给我吧?

“张掌柜的,您放心,我说了今儿个那东西能找着,就一定能找着,不过,咱们得再等等……”说完,徐宝珠就径直坐在了椅子上。

“徐宝珠,你搞什么鬼啊?”杨惠芬见她一脸平静地坐在那里,不由地就有点焦急了,近前去催促,“你不走,我可走了……”

说完扭头就要走。

“张掌柜的,如果这里走了人了,那东西可就找不到了?”

徐宝珠这话把杨惠芬气得当即扭身回来,“徐宝珠,你什么意思?什么叫我走了,他们的东西就找不到了,你的意思是东西是我偷的呗?”

“大嫂,这可是您说的,我没说!”

徐宝珠不急不缓地说道。

“你……你……”气得杨惠芬半天才缓上来一口气,想要跺脚骂人,又怕人笑话,只能是把满身的气恼都憋在肚子里了。

大家坐了大概有一盏茶的时间,银铺又来顾客了。

是一个妇人带着一个孩子,孩子五六岁的样子。

娘俩进屋就奔柜台那里了。

“掌柜的,拿这银镯给我看看啊?”妇人吆喝张掌柜的。

张掌柜的真不想搭理她,这心头正烦闷着呢!

“张掌柜的,铺子开门就是为了做买卖的,现在买卖上门了,您可不能置之不理!”

徐宝珠竟劝解起掌柜的来了。

一旁坐着的杨惠芬,王氏,刘氏,都在哪儿撇嘴,表示不屑。心说,你都自顾不暇了,还管的了别人怎么做买卖!?

那妇人站在柜台跟前,挑来挑去的,挑了怎么也有一盏茶的时间,挑得张掌柜的都有点恼火了,她低头去看自己儿子,那小家伙这会儿正蹲在地上玩球球呢,这球球不大,但圆鼓鼓的,打手一捏,应该是软的。

徐宝珠对这小球儿有印象,昨儿个那个妇人带着的孩子手里也有这样一个小球儿!

妇人见小孩儿手里拿着个球儿,眉梢间倏然掠过一抹喜色,而后把所有的首饰往掌柜的眼前一推,“没看中,我不买了!”

“嗨,你……”

张掌柜气得,心说,你不买还挑这样那样的?

“你们站住!”

徐宝珠忽地站起身来,几步到了门口,挡在了那妇人跟孩子跟前。

然后笑吟吟地跟她说道,“这位大嫂,你是不是多拿了一样东西走的啊?”

“额?不会吧?”

张掌柜的一听,马上回头去检查柜台上的首饰,一样一样的看过,没丢啊?

他冲着徐宝珠摇头,那意思,徐姑娘您搞错了,他们没偷我们的东西!

徐宝珠没理会他 。

“双翘,扒开这孩子的手!”

“是!”双翘应声后,近前一把扯过孩子,把孩子的手扒开了,手心里是一个圆鼓鼓的小球儿,双翘拿在手里,捏把了两下,“哎呀,姑娘,这东西是软的,哎呀,姑娘,姑娘,这球里有东西!”

这话一说,那妇人跟杨惠芬的脸色都变了。

徐宝珠从那球儿里找出来一个翡翠的链坠儿,递给张掌柜的,“您看,这是您家的吧?”

“哎呦呦,是,正是昨儿个丢失的链坠儿!”

张掌柜惊得下巴都要掉了,手指着那妇人跟孩子,“可是,东西怎么在他们手里?”

“呵呵,这事儿等官老爷来了,到大堂上,您听她说吧!”徐宝珠说道。

“徐姑娘,真是对不住了,我听信了她人的话,冤枉了您,您大人大量,别记恨我……”张掌柜的弯腰给徐宝珠行礼,算是道歉。

“您该把扳指还给我了吧?”徐宝珠没打算跟他继续墨迹下去,这种有眼睛没脑子的家伙,能开铺子,也是老天瞎眼,给了他机会。

“是,是,马上……”张掌柜的急忙奔柜台后。

扒拉找了好一会儿,再抬起头来,张掌柜的脸色都白了,“扳指……找不到了!”

啊?

铺子里头有一个算一个的人,都吓傻了。

这可是羊脂玉的扳指,价值不菲啊!

张掌柜的肠子都悔青了,早知道会这样,他还不如就认命,只当丢了那链坠儿。

这找来找去的,把自己个儿给找里头去了。

“张掌柜的,昨儿个您说我我们偷拿了您的链坠儿,我们给您找回来了,这羊脂玉被押在您这里,也是不少人看到的,怎么您是看着我们的羊脂玉不错,想要留下了?”徐宝珠不急不缓,淡淡地微笑着看张掌柜的。

汗珠子从张掌柜的脸上就往下流了。

第十三章 试探

他浑身都哆嗦了,“别,别这样说啊,这位姑娘,在东马城谁不知道李家啊,这李家的东西我再怎么稀罕,那也不敢留下啊,这事儿一定……一定有蹊跷,您容我好生……好生琢磨琢磨,指定给您一个交代!”

这话说完,张掌柜转头斥小伙计,“昨儿个是你在前堂睡觉看门的,怎么回事?”

“掌柜的,小的是在前面睡的,可睡的时候一觉到天亮,没见着有人进来啊?”

小伙计也给吓傻了。

“你这个偷懒的混账东西,你一觉睡到天亮,还怎么能见着有人偷偷进来?”

张掌柜恨得往前一步,抬手啪一巴掌就甩在小伙计脸上了。

“你等着,这物件若是找不出来,我就把你送官!你这个……”

他还要继续打骂,徐宝珠蹙眉头了,“张掌柜的,怎么你打算是把这事儿推到一个小伙计身上,你自己就能摘干净了吗?”

她见不得这种仗着自己是老板,欺负小伙计的事儿。

对面酒楼二楼,陈非一脸坏笑,“四哥,成啊,你这没过门的小媳妇还长了一副菩萨心肠呢!”

“闭嘴!”李海城斥了陈非一句,但眼神却不错地落在徐宝珠脸上,她是怎么知道那小球儿里有东西?依稀好像记得昨儿个进来那妇人带的孩子手里也有这样一个球儿?

他想了想,忽然面上就呈现出一抹笑意了。

臭丫头,还成,不算是个痴傻的!

他已然明白了昨儿个链坠儿丢失的前因后果了。

这会儿下面银铺里已然有衙役们来了,带头的人叫魁五,是这群衙役的头儿。

大高个儿,四方脸,身材魁梧,倒是跟那名字很贴切,往哪儿一站,寒着脸,跟铁塔似的,不怒而威 。

“张掌柜的,怎么回事?你报官啊?”

魁五一说话,张掌柜的都要哭了,“哎,是,魁爷,是我报的官,我原本是报官抓这妇人跟孩子的,他们偷了我铺子里的翡翠玉坠儿!”

“哦,就她们吗?”

魁五看了一眼那妇人,那妇人的脸色就变了,身边的孩子更是吓得直往后退,嘴里喃喃着,娘,我怕,娘我怕……

“你可真行,带着孩子出来行窃,你也不怕将来他学坏!”魁五沉声斥了一句那妇人。

那妇人扑通就跪下了,“这位差爷,我们冤枉啊,我们没偷……这东西也不是我们偷的,是我们孩子捡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