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7章完结

山洞外,安文安武束手而立,“主子,属下考虑不周,害得您遇险,请求责罚!”

“这事儿我也大意了,罢了!”

李海城摆摆手。16xiaoshuo.com

两人这才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就惊了,安文说,“主子,您的脸怎么了?”

“我……”

李海城下意识地摸了一把脸,“蚊子叮的!”

大冬天有蚊子?

安文纳罕。

安武更直接,“主子,您真是受苦了,得多少蚊子趴在您脸上咬,才能咬出来一只手掌的图形啊?”

李海城顿住,想骂人。

一回头小女人站在洞口,一脸赧然,“哼,你们看着她!”说了这话,李海城拿腿走了。

徐宝珠站在那里,想问,你去哪儿啊?

但碍着安文安武在这儿,她不好意思问。

第二十九章 倒真是会折腾

好在李海城很快回来了,手里拎着一只野山鸡。

“拿去烤了!”

他把野山鸡丢给安文安武。

“是。”安武应下,拿起鸡来要走。

“那个,我……我想吃叫花鸡!”她讷讷着道。

叫花鸡?

安文安武两人脑袋摇得跟拨浪鼓似的,“少奶奶,我们不会!”

“我会!”

徐宝珠眼底骤然亮了,她脸上淡笑着走过去,把野山鸡接过去,“安文,你去捡点干柴好吗?安武,你找土块儿来垒砌成这样一个洞&……”她边说边用手比划着。

“是。”安文安武看看李海城,见他没不乐意的神情,两个人应声后各自忙去了。

徐宝珠看看李海城,“你留下看鸡。”

看她往山坡上走,他闷声问了一句,你干啥去?

“我一会儿回来。”她也不肯告诉他,他气得瞪眼,却也没法儿。

不大会儿,她真回来了,手里拿着一些薅来的野生八角,花椒什么的,还有一些野香菇。

野香菇都洗干净掰成两半儿。又拿了他的刀子把野山鸡的肚子划开,里头的内脏都取出来丢掉,用山泉水洗干净,这才把香菇塞里头,还有她拿来的野生调料也都塞进去,到旁边弄一些黄泥,拿水和好了,野山鸡也没有拔毛,就直接把和好的黄泥往山鸡上头抹,抹了好大一会儿,这才停住,这会儿野山鸡已经被完完全全包裹在黄泥球里了。

安文拎着干柴回来了。

安武垒砌的泥块儿也都好了。

徐宝珠往泥块儿下面的空洞里塞干柴,塞了一些后,火石打着,点着了干柴。直到燃烧的干柴把泥块儿都给烧得火烫,眼见着都微微发红了,像是泥块儿都要被点燃了,她才停下了烧干柴,把包着泥的鸡塞进泥块儿的空隙里,然后拿了石头把烧烫手的泥块儿都打碎了,泥块儿一碎,都落在了包裹的野山鸡上,整个把野山鸡给包在中间。

徐宝珠站起身来,拍拍手上的泥,笑嘻嘻地道,“好了,等一会儿咱们就能吃到好吃的了!”

安文看看安武,安武看看安文,两人又一起看李海城,那意思,主子,这样也行?

李海城不语,沉着脸坐在一旁。

二十分钟后,徐宝珠拿了木棍儿把泥土都扒拉开,瞬时那只裹着黄泥的球儿从里头滚出来。

安文近前,想要去把泥球儿弄碎。

被徐宝珠拦下,“等下!”

说完,她拿了一根小木棍儿过去,递给李海城,“喏,给你!”

“干嘛?”

李海城不解。

“你敲这富贵鸡三下,保你这辈子吉祥如意,平安顺遂!”

李海城的脸腾地就红了,心道,臭丫头,你当我三岁小孩儿啊,跟我玩这个小把戏?他有心想推开她,她正用一双恳求的眼神看着他,那样子很虔诚很认真,他心里又有点不忍,可当着安文安武两人的面儿,他又实在是接不下这根小棍儿。

“你们……背过身去!”

他冲安文安武喊。

“啊?主子,为啥不让我们看啊,我们也想看看你敲……木鱼!”

安武是个直爽性子的,看着那泥包着的鸡真像是一只椭圆形的木鱼,所以冲口而出。

安文扯了他一把,“向后转!”

“哎呀,别拽我!”

安武还要说话,被安文一把捂住嘴,“想不想跟着主子混了?”

这话起了作用,安武闭嘴了。

“咳咳,这不是叫花鸡吗?”李海城干咳两声,说了这话,遮掩自己的尴尬。

“烤之前是叫花鸡,烤了之后就是富贵鸡,吃了能带给人好运气的!快敲嘛……”

她仰着小脸,看着他,她在他面前跟一个长不大的孩子似的,矫情,稚嫩,还有那么一点点的……俏皮,他看着她,心旌荡漾,竟有一刹那冲动想要去亲亲她那圆嘟嘟的小嘴儿!

啪啪啪!

他拿起小棍儿胡乱在圆鼓鼓的鸡敲了几下,随手把小棍儿扔出去老远,“净事儿!”

“嘿嘿,吃鸡咯!”

徐宝珠倒是一点也不介意他态度不好,能让这样一位霸道又蛮横的大少爷做这种幼稚的事儿,已经是很了不起的成就了。

所以,其他细微末节的小缺憾就算了。

敲开泥球儿,一股香气扑鼻而来。

安文安武刷地转过身来,“主子,好香啊!”

“香吧?在家的时候,我每年冬天都缠着我爹上山去,我爹抓了野山鸡,就这样做给我吃,我可爱吃了……我爹他……”

说到这里,她忽然打住,眼神怔怔地落在那鸡上,眼圈红了。表情也垮下来。

“咳咳,安文安武,你们俩还不谢谢!?”

李海城知道她是想起过世的父亲了,当即给安文安武使眼色,安文安武领会精神,齐刷刷站到徐宝珠跟前,深鞠躬,齐声道,“谢谢少奶奶,谢谢少奶奶……”

啊?

“没事,没事,别这样大声,让人听见了多不好……”

徐宝珠回过神来,脸色羞赧。

哼!

李海城闷哼一声,给我当媳妇让你丢人了??

四个人一只鸡,不大会儿就吃了,主要是太好吃了。连吃过不少山珍海味的李海城也不得不承认,这种法子做出来的鸡,确实香,而且,完全是原汁原味的,吃来余味无穷。

小丫头,倒是会折腾!

他暗忖。

收拾收拾,徐宝珠到了山泉水旁边简单洗漱了一番,整饰整饰衣衫,四个人就下了山。

山根下早就预备了一辆新马车,把旧马车上的东西搬到新马车上,安武安文驾车,又重新出发,直奔陈家庄。

到了庄子里,得了信儿的陈东阳跟陈东祥兄弟俩带着儿子闺女们就迎了出来。

车停下,徐宝珠下车的时候,听到安文在跟李海城悄悄说着什么,隐隐的听到李显仁三个字。

不知道安文说了些什么,李海城的脸色很难看。

“哎呀,小四儿啊,你可是来了,你娘捎信儿,不是说你昨儿个就该到了吗?”

安东阳是个大个子,说话也跟洪钟一样响亮。

“大哥,这小子贼心眼子多,跟宝珠又是新婚,没准儿带着宝珠去玩了,你啊,问这些干啥?”

陈东祥拽了陈东阳一把。

第三十章 你欺负我

陈东阳哈哈大笑,“对,对,说的对,我不问了,走,快回家,你们舅娘在家里给你们做好吃的,就等着你们来呢!”

徐宝珠当即脸红,低下头,不好意思了。

李海城倒是一副我厚脸皮,无所谓的架势,跟两个舅舅,三个表兄打着哈哈,说着话,众人就一起往庄子里走。

陈家的院子是在村中央的位置,原本是陈家上百年的老宅,房屋矮小不说,院墙都有塌陷的地方,是李陈氏在发家致富后,出了银子,帮着陈家重新翻修了房子,这会儿看去,陈家的房子在整个陈家庄都是数得着的好房子。

院门阔气,是包了铜角的,两扇大门也是十分恢弘,门上的扣环是纯铜的,在阳光下熠熠闪光。

进院正对面一溜儿是八间大瓦房。

这八间房子从中间分开,右边四间是老大陈东阳一家的。

自然这右边的一溜儿厢房也是给老大一家大小来住的。

左边四间是老二陈东祥一家的,厢房也一样。

最靠近大门口建造了左边是茅房,右边是工具棚,柴房,院子正中铺设着青砖,两边建着花坛,种着花草,院子靠右的一端种着一颗桃树,桃树枝叶繁茂,长势很好,每年春天桃花盛开,要多好看有多好看。

大舅娘陈氏也是陈家庄人,但自小爹娘去世的早,是跟着哥哥嫂嫂过日子的,她那哥哥嫂子不是东西,对她很是苛刻,刚及笄就要把她给卖进青楼赚钱,幸亏在路上她瞅机会跑了,被陈东阳遇上,出手救了她。

她就此跟着陈东阳回了家,成了他媳妇。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