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9章完结

李海城迈着悠闲的步子走过去。185txt.com

“哦,原来李四少也在这里……”

魁五微微点头,算是跟李海城打了招呼。

“这是我表哥……”李海城指指陈虎。“我表哥性子急了点,但人是好人……”

“嗯,这个我也知道,不过,四少,这事儿恐怕就这样了了,刘大庆不能服气……”魁五低低地跟李海城说道。

“哼,他算老几?”李海城冷哼一声,眼刀子丢过去,刘大庆吓得直哆嗦。

“四少,这事儿是这样,再怎么他也报案了,我们到了这儿了,只要他不肯撤案,那人就得带回去,等大老爷问询了之后,再做了断!”魁五面呈难色,“这事儿我也为难……”

第三十二章 灾星是你

一旁陈东祥偷偷给李海城使眼色,那意思,千万别让衙门把人带走,俗话说衙门口朝南开,有理没钱莫进来,且不说有没有钱,就说去过了之后,首先老爷升堂,这当事人一顿板子是得挨上……

他是担心陈虎去了吃亏。

茵娘也吓得央求,“魁爷,这事儿不怪我夫君,是我的错,您把我带走吧!”

“茵娘,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是你爷们,有事儿也是我扛着,你别浑说……”陈虎看着媳妇,眼底有疼惜。

茵娘眼泪落得更快,“都是我不好……”

这会儿厢房里传来陈家老妇人的哭声,“都是我这个当老的不好啊,大老爷您把我抓去吧,不碍孩子的事儿啊!”

娘!

茵娘哭一声,看看厢房,再看看陈虎,心如刀割。

她娘瘫痪在床不能起身,大哥大嫂不肯照顾,茵娘只好央求了婆婆陈氏,急急忙忙回家照顾,不曾想这才照顾了两三日,刘大庆就找茬儿说家里银子丢了,还说银子就是她拿的,又说,每回茵娘回来住,家里都会倒霉,说都是茵娘妨的!

茵娘跟他争执了几句,他恼羞成怒出手就打了茵娘。

“咳咳,刘大庆,你家里倒霉,那是活该,是你自找的!”

众人正各说各理,一直站在旁边的徐宝珠说话了,她的声音不高,但声线却脆生生的,旁人听了眼神齐刷刷地看过去。

“你……你谁家的小贱……”

刘大庆一看不认识,当即就恼怒地骂上了,话没骂完,只觉得眼前身影一晃,胸口上就被人踹了一脚,疼得他哎哟一声叫,看看踹自己的人,是李海城,“你……你为什么打我?魁爷,他当着您的面儿打人,明摆着没把您放眼里……”

“闭嘴!”

魁五冷厉的一句,把刘大庆吓了一跳。

“多话!”

李海城面不改色,看了徐宝珠一眼。

“他们不能带走表哥……”

徐宝珠看魁五一眼,“魁爷,这刘家倒霉完全是刘大庆咎由自取,不能怪茵娘嫂子!”

魁五挠头,心说,这小娘子分明是李四少疼护着的,自己这会儿想要带人走,看来是有点困难,当下只好耐下性子,“你有证据?”

衙门办事儿,明面儿上讲究的就是证据!

但真到了衙门,讲究什么,那得看县太爷的。

“表哥,你们去把那厢房的墙扒了……”

徐宝珠没回魁五的话,跟陈虎他们如此说。

陈虎愕然,看看她,再看看李海城,心说,刘家这厢房的墙壁是前几年刚翻修好的,好端端的扒了干啥?

李海城有些后悔带自家这善于搞事儿的小媳妇来了,可人是他的人,怎么说怎么做都有理,左右他是不怕去衙门,当下冲着陈虎点点头,那意思,随便吧,扒开就扒开……

“表哥,你们信我!”

徐宝珠也不解释,只如此说道。

“好!”陈虎应声,跟陈猛、陈豹一起动手扒墙。

“不……不能扒我家墙,你们……你们这是仗势欺人!”刘大庆急眼了,想要近前去阻拦,被李海城一脚踹过去,险些又踹中了,吓得他跑出去几十米,犹自冲着这边喊,不能扒墙啊,但人却不敢再跑回来了。

魁五给手下使眼色,有俩手下过去把他提溜过来,“老实点,再哔哔,把你的嘴巴缝上!”

刘大庆哭唧唧,“魁爷,几位爷,这案子是我报的,我是原告啊!”

“呵呵,什么告都一样,你得拿出证据来……”

刘大庆被噎住,他哪儿有证据啊,只不过两口子觉得只要茵娘一回来他们家就要遇上倒霉事儿,暗中把茵娘叫做是灾星!

这回银子又凭空没了,他们真是恨上了茵娘,打定主意甭管这银子是不是茵娘偷的,都要把她送官!

“宝珠,我们找到了这个……”

墙被扒开半截,陈虎就有了发现,一个小木头盒子,盒子的制作很粗糙,应该是几年前就被放入的,这会儿盒子都有些腐朽了,轻轻往桌子上一放,盒子就四处掉木渣子。

“这是怎么回事?”

刘大庆面对这个盒子貌似很愕然。

他身旁的妻子高氏的脸上却是变颜变色,并且悄悄地往后退,作势要溜。

李海城冷哼一声,往她身前一挡,“你不想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啊?这关我什么事儿?我压根不知道这里……这里怎么有个盒子?当家的,你可得给我做主啊,我真的不知道啊,这间屋子一直都是茵娘住的,茵娘嫁了之后就是你娘住,我……我压根也没住过这屋子,怎么会知道这里头的事儿?”

“呵呵,就因为你没住过,你不需要住,所以你才用了这种损招子来害人!”

徐宝珠冷冷地看着她,“这里头装着的什么东西你会不知道吗?要不要魁爷去你娘家把你那会作妖弄蛊的老爹请来问问?额?看你的样子,你老爹也该有五六十岁了吧?不知道过堂的那顿板子,他能不能挨得过呢?”

“你……你说实话,这到底怎么回事?”

刘大庆看向高氏。

“我……我没什么话可说,都是他们故意陷害我的,是他们刚才拿了盒子丢里头,再来诬赖我!当家的,你可得给我撑腰啊!”

高氏的话惹来徐宝珠阵阵冷笑,“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掉泪!陈虎表哥,你们走一趟吧,茵娘嫂子,我这里有点茶叶,麻烦你去烧点水,给魁爷他们泡点茶,这好戏还是得慢慢瞧……”

“哎,好!”茵娘也没料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但她对徐宝珠还是感激的,不是她,这会儿陈虎就被县衙的人带走了,她从徐宝珠手里接了茶叶,去厨房忙乎了。

李海城看了一眼徐宝珠,是疑问,想知道这小丫头什么时候连茶叶都带在身上了。

看茶叶的包装就知道,那不是大舅娘家里的,而是从李家出门就带在身上了。

徐宝珠对上他的目光,但没释疑,而是俏皮地对着他吐了吐舌头,那意思,我不告诉你!

李海城哑然。

这都什么时节了,小丫头还有心思搞怪?

“呵呵,这个李四少,你是不是解释一下,这到底怎么回事?”

这话魁五其实是想问徐宝珠的。

第三十三章 我崇拜你

但他不知道徐宝珠跟李海城的真正关系,又怕出口唐突了,只好如此问。

李海城没说话,徐宝珠把话茬接过去,“魁爷,您且先等一下,这事儿只要那高氏的爹来了,自然就真相大白,至于这只蠢货,到时候,您擎管带走,带他去了衙门,保准能交差!”

她手指向刘大庆。

刘大庆跟被人捏住了七寸似的,当即一哆嗦,扑通就给魁五跪下了,“魁爷,您可别带我走,我真对这事儿不知情啊!”

“你不知情?”

徐宝珠神情骤变,眼底一抹冷光射出,“你不知情,你就胡乱赖你亲妹子?那可是你一母同胞的亲人,你不念及一脉相承,却相信了那刁妇的谗言,说什么你妹子是天煞孤星,是克父克母克兄长的,你逼着茵娘嫂子跳崖,幸好我家表哥路过救了她,后来,她以身相许,嫁给我表哥!”

“可……可茵娘她命太歹毒,这是事实啊!”

刘大庆咬咬牙,说,“我……我也不是不心疼她,但她命里太过歹毒,她在娘家时,家里总是不安宁,喂猪猪死,喂鸡鸡亡,就连我老父亲原本好端端的,可是就突然暴病身亡了,还有我母亲,原来也是好好的,就她回来了几次,跟老母亲同床睡了几宿,我母亲便一病不起……这……这不都说明她是天煞孤星,是克父克母吗?我……我媳妇心疼我,生怕她再害了我,不让她回来,更不让她靠近我,这有什么错?”

“你当我愿意回来吗?”

茵娘端着茶水出来,“你若是对娘亲好,我能回来吗?你都把逼得走投无路,我还要再回来,我是为了娘!”

说着,她哭了。

刘大庆如同被打了一棍子,耷拉着脑袋,“我……我也没法子啊,我得出去赚钱,这家里的事儿都是……都是高氏在掌管,她要怎么做,我管得了吗?”

“我出嫁后,你们就把娘丢在我住过的这厢房里,娘得不到照顾,这才一日日病重的,我婆婆心好,感念我的孝心,才让我回来伺候的,可是你们却冤枉我……”

茵娘越发委屈,哭得厉害。

“我……我没冤枉你,银子确实丢了,二十两银子,那可是我几年的积蓄……”

刘大庆沉着脸,“家里就你来过,不是你还有谁?”

看他们兄妹俩在吵,徐宝珠凑到李海城跟前,悄悄说,“能不能帮我个忙?”

“不能!”

李海城当即拒绝。

这臭丫头,不是不让她多话吗?

“我也是不想说话啊,可是陈虎表哥若是被衙门带走了,那咱们回陈家庄就吃不上舅娘做的好吃的了!”

额?

李海城愣住,敢情她帮忙只是为了吃啊!

可也是,如果表哥真被带走了,舅娘心里挂念,那儿还有心思做吃的啊?想必他们也就只好悻悻而回了。

“哼,自作小聪明!”李海城嘟囔了一句,旋即对外招招手,两个黑衣人进来,把一个捆绑成粽子似的的人丢在当场。

“爹,娘,救我!”

那粽子开口了,竟是刘大庆的儿子刘贵。

“原来你早有准备啊!”

徐宝珠一脸崇拜的样子,“真厉害!”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