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20章完结

“哼!”

李海城冷哼一声,但表情却很是傲娇。newtianxi.com

“贵儿,你……你怎么被人绑了啊?”

刘大庆惊讶。

一旁高氏更是扑上去,哭嚎,“我的儿啊,你被谁害了?是不是你们?姓陈的,你们一家这是合起伙来欺负我们高家啊,当家的,他们太欺负人了啊!”

这一通挑唆,刘大庆的脸色不好看,“陈东祥,你让陈东阳来,既然两家不睦,那这亲也不用继续了,我妹子回来,你们都滚!”

他也算是恼羞成怒了。

李海城看了一眼黑衣人,黑衣人低下头,在刘贵耳边说了一句话,刘贵吓得周身瑟瑟发抖,“我……我说,我都说,银子是我拿的,我拿了银子去城里赌场耍了,都……都输光了……”

啊?

这下刘大庆两口子傻眼了。

半晌高氏哀嚎出声,“老天爷啊,这都是那个贱人妨的,她真的是个天煞孤星啊!”

徐宝珠过去,一脚踹在她下巴上,她当即啊啊的发不出声儿来了。

下巴给踹掉了。

“聒噪得人心烦!”徐宝珠犹自不满意,围着高氏转了一圈,好像要选择往哪儿踹,把高氏吓得咣当就跪下了,嘴巴里哀哀地哭嚎,却一句清晰的话也说不出来。

魁五低头喝茶,表示我什么都没看到。

刘大庆想说话,但陈东祥冷冷的一句,“这事儿解决之后,就是你想要跟我们陈家攀亲,那也绝无可能!至于茵娘,她是我们陈家的人,是长子长媳,谁想带走她,那都得问过我们陈家每一人!”

“你……你们欺负人!”

刘大庆讷讷。

“对,就是欺负你了,怎么滴?你觉得受欺负很委屈啊?那早先为啥要欺负你妹子,欺负你娘呢?对了,这里欺负老娘好像叫做忤逆,魁爷,忤逆是什么罪名啊,能不能打板子?”

徐宝珠一脸笑意地看着魁五、

魁五看看她,心说,这小丫头了得,谈笑风生间就把事情真相给揭露出来了,当下也客客气气的,“忤逆可是重罪,打板子是轻的,严重的要杀头。不过,对待忤逆之子,最终结果还是取决于老太太,老太太想要他今天死,那他就活不到明儿!”

刘大庆浑身抖如筛糠。

跪爬到刘老太太跟前,因为要砸墙,所以就把刘老太太搬出来,老人这会儿正坐在一旁。

“娘,娘,是儿的错,儿子不该只顾挣钱,不管高氏,害得她对您不孝啊!”

他趴在老人腿上嚎啕。

老人推开他,“你……你污蔑你妹子是天煞孤星,你怎么就那么狠毒啊?”

“娘,我错了,我知道错了……”

刘大庆还在哭,这会儿陈虎兄弟几人回来了,押着高右昆,高氏的亲爹。

“你们敢这样对我,我回头剪个小人我咒死你们!”

高右昆对着陈虎骂。

“哈哈,说道正题上了,表哥,你打开这个盒子……”

徐宝珠乐了。

第三十四章 枪打出头鸟

陈虎过去,把从墙里拿出来的盒子打开,众人一看,里头豁然是一枚用红纸剪的纸人,仔细看,纸人上还写着天煞孤星四个字!

“高右昆,高氏,你们为了害茵娘,害她娘,做出这等龌蹉事儿,还有什么话说?”

徐宝珠厉声呵斥。

“我们没有……我们真的没有……”

高氏欲要抵赖。

刘大庆貌似忽然怒起,“我说你刚过门那年,厢房好好的,你非要重新翻修,还说,你是大嫂得对小姑子好点,所以翻新下厢房,让妹子住得更舒坦些,别人也好说你个好儿,万万没想到,你憋着坏,竟在翻修的时候,把这歹毒的东西放在墙里诅咒茵娘……你……你这歹毒的恶妇,我打死你……”

他薅住了高氏的头发,一通揍。

揍得手都疼了,高氏连声儿都发不出来了,刘大庆停手。

回头看看满院子的人,大家都看着他,没有一个阻拦的。

甚至衙役中有人说了句,“继续啊……”

额?

我……

刘大庆松开了手,高氏直接就跌坐在地上,半晌才回过一口气来。

高右昆也傻眼了,直喊饶命,“魁爷,这事儿不赖我啊,是他刘大庆两口子找到我,说他妹子碍眼,想要除掉,我这才用了西域邪法儿,把纸人砌墙里,又做了三天三夜的法,这才使得诅咒显灵,只要住进这屋子的人都会倒霉,先逝爹娘,后殃及自身,我……我真是没法子,被他们逼得啊!”

“呵呵,狗咬狗,一嘴毛!”

徐宝珠冷笑。

李海城瞪她,这是什么话?堂堂李家四少奶奶说话这样粗俗,让别人听去了,怎么办?

“好,好,我少说话,我不说话,我就跟着你……”

徐宝珠表情怕怕,快速闪到李海城身后,低眉顺眼做小鸟依人状。

“把他们都带走!”魁五一声令下,手下人过来,把高氏父女,刘大壮以及刘贵都捆了,一起带回衙门。

事情确实与陈家有关联,魁五笑着问,“你们谁跟着我回衙门去把事情说说清楚啊!”

他看过来。

陈虎要说话,被陈东祥按住,“魁爷,我去吧,这几个混小子说话不靠谱,怕惹了大老爷生气,还是我去!”

“嗯,成,您去也好!”

魁五点头。

“陈虎,茵娘,你们收拾收拾把亲家也一起接去陈家庄吧,一切等衙门老爷判定之后再说!”陈东祥临走交代了一句。

“茵娘谢谢二叔……”

茵娘泪眼,刘老太更是感激不已。母女俩抱头痛哭。

一个时辰后,大家回到了陈家庄。

到了家把事情的经过跟陈氏卢氏妯娌俩一说,两人都骂,骂这刘大庆两口子简直不是人,当然这骂也是避讳着刘老太太的,终究那是她儿子,儿子儿媳忤逆到这种地步,谁摊上了那也是伤心!

陈氏出面劝慰了刘老太太一番,也吩咐茵娘把老人安排进他们屋子里方便照顾,至于吃的用的,都尽量全乎一些,说是别屈着亲家母了。

刘老太太感动得直抹泪,说是闺女遇上好人家了,自己也跟着沾光,只是这光沾得让人心酸!

于是,陈氏,卢氏都又劝解了一番,刘老太太这才安顿下来。

回到这边呢,陈虎兄弟仨眉飞色舞地把宝珠弟妹如何揭露刘大庆两口子的歹毒,如何把他们给制住了都说了一遍,欢喜得陈氏揽着徐宝珠乖乖啊,心肝啊一通的叫,这亲昵的称呼险些把徐宝珠给吓着,窘得满脸绯红,求救地看去李海城。

李海城却装作没看见,瞥她一眼,那意思,既然你立功了,这嘉奖你就安心地受着吧!

徐宝珠只好咬着牙,忍着被陈氏疼来爱去的一通。

好容易挨到了傍晚,陈东祥回来了,把衙门的事儿一说,说那刘大庆跟高氏都领了板子,被判定忤逆,关押仨月,至于高老头跟刘贵也被打了,念其是从犯,只打了一顿放回去了。

众人又是一番唏嘘感叹,总而言之最后都一致认为,好人还是得做,尤其是孝道一定得有,不然就是人不能清算你,老天也会责罚你的。

就如这回,不是徐宝珠,谁知道那墙壁里竟有做蛊的玩意呢?

说到这里,陈虎忽然问:“宝珠,你是怎么知道刘家那墙壁里的妖道的?”

额?

这个……

徐宝珠被问得怔住了,怎么说?难道说自己是穿越来的,这些小把戏,小玩意那都是从她现代社会里当风水先生的邻居醉伯那里知道的?

说了别人也不信啊!

这回她真没辄了,抬头可怜兮兮地看李海城。

李海城本来不想帮她,心道,谁让你强出头的,枪打出头鸟,这回你知道厉害了吧?

但看看她小脸表情都皱皱巴巴的,眼底也是委委屈屈的,于心不忍,咳咳了两声,“她家祖上有人是看风水的,她呢,耳濡目染就懂了一点皮毛,仅此而已!”

“真的啊?宝珠啊,你可厉害了,这算得上是小神仙了!”

陈氏更高兴了,“这以后若是宝珠在这方面出了名了,咱们一家也跟着……”

话没说完,李海城那撂了脸子了,“没有下回。我家地气薄,出不了什么女神仙!”

这话说的冷厉,他眼神更冷,跟阴鹜的恶鹰似的扫视过全部的人,大家不约而同地就感受到头顶上凉风嗖嗖的,顿时个个都尴笑着,“对,对,这篇儿翻过去了,以后不提了!”

陈氏面色有点难堪。

“大舅娘,我想吃您做的好吃的!”

徐宝珠看着陈氏,小脸上带着笑意,春风扑面一般。

“对,对,我宝珠想吃好的,我马上做去,弟妹,把咱们准备的好东西都拿出来,咱们今晚上啊,要大排夜宴,好生吃着喝着……”

陈氏也不是个蠢笨的,知道徐宝珠这是给大家伙找台阶下呢,当即说道。

“是,是,宝珠啊,你大舅娘擀面的手艺可是一绝,你啊就擎等着吃细细长长的银丝面吧!”卢氏也趁机说道。

“嗯,宝珠去帮舅娘……”

徐宝珠笑容满面。

第三十五章 你是爷的

“这可不成,你啊,就等着,等舅娘做给你吃,下回舅娘去你家了,你再做给舅娘吃,舅娘保准儿啊坐炕头上等着……”

俩妇人说着,笑着,就相携着出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