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48章完结

“我有什么可生气的?我又不缺儿媳妇!”李陈氏冷冷地一句。86kanshu.com

程嬷嬷跟忠叔相互对视了一眼,两人都是老李家的老人,跟了老夫人几十年,深知老夫人的脾气,这是真动怒了,不然不能说出这话来。

可,这事儿安在谁身上,谁不生气?

李赛凤沐浴后,午饭也准备好了。

李陈氏派程嬷嬷去请,可是程嬷嬷回来说,姑奶奶说了,身子乏累,就不过来吃了,把饭菜都端到她房中,她要好生跟大奶奶聊聊……

李陈氏的脸色当即就黑了。

她特意让四儿去把李赛凤请回来,可不是给老大一家行方便的。

“你再去,把杨氏给我叫来,跟她说,她今儿个不过来,以后就甭叫我娘了!”说完停顿了下,强按下怒火,“你找个姑奶奶听不到的机会跟她说……”

“是。”程嬷嬷很快去了。

时间过去有半个时辰,杨惠芬才跟在程嬷嬷身后回来,“娘,您找我有什么事儿?姑母那里还等着我去伺候呢!”

“我看你是昏了头了,不知道这个家到底是姓李还是姓周了?”

李赛凤嫁的是周家,周明朗原本只是一个县衙里的师爷,后来经过一次大案,在县爷的办理过程中,周明朗不知道结识了什么有权有势的人物,后来,县爷因为渎职被罢官,他倒直接被任命为县爷,后来又经过几年,他竟一路步步高升,直到现在掌管京都地界事宜的京兆尹。

李赛凤这心气儿也就随着自家男人的官职渐渐高起来,每回回到娘家来都是十来个奴仆跟着,一路浩浩荡荡跟诰命夫人出行似的,回到李家,更是当自己是这个家的主宰,按理说,她该先去给李老爷子请安的,但这李赛凤实际上并非是李老爷子的亲生闺女,她是李陈氏的婆婆在世的时候,去赶集,在集上遇着一个卖闺女的妇人,这妇人说是家里男人死了,没钱埋葬,这才要把闺女卖了。

李陈氏的婆婆呢,是个善良的女人,就出钱把小闺女买了,后来给起名叫李赛凤。

老人喜欢这李赛凤,拿着当亲闺女疼,可李老爷子不喜欢,总觉得旁人的血脉,再怎么养,也养不出好的来,所以对李赛凤不是太好,李赛凤是个记仇的,因此在男人周明朗发迹了之后,哪怕是回娘家也不去孙凤娥家里拜见李老爷子。

惹得她一回来,李老爷子就气得够呛,直跟旁人说,他辛辛苦苦地养了一只白眼狼。

这话李赛凤知道后撇嘴冷笑,他养我?那是我娘养的我,我娘为了养我,跟他闹过多少回?他没有把我卖给人贩子,那也是我娘看得紧,我这辈子,只知我有娘,没爹!

她不去看老爷子,自然也不会带东西给孙凤娥,所以孙凤娥对她也是怨念很深。

至于跟李陈氏的关系还算是融洽,那是因为李光泽。

当年若不是李光泽不乐意,她 娘就把李赛凤许给他了。

李光泽虽然不喜李赛凤,但李赛凤却是喜欢李光泽的,当年李光泽娶陈氏的那天,她哭得跟泪人一样。

这些事儿李陈氏都是后来知道的。

再后来李光泽死了,李赛凤却还是一年能回来一两次,她的用意在李陈氏看来,不过是炫耀,再其实就是回来看李光泽,这人都是怪异的动物,越是得不到的,哪怕是一株小草,那也是绿得比旁的小草要新鲜,要让人留恋?

第八十二章 暗中盘算

李赛凤这辈子没得到李光泽的青睐,这是她心中的遗憾。

她不喜欢李陈氏,李陈氏也不喜欢她,两个女人都心知肚明,她们还能坐在一起谈笑风生,都是因为同一个男人,李光泽。

人已然死了,活着的人,就只剩下缅怀跟思念了。

这些年随着李赛凤年纪大了,对过去的怨念少了,也不是经常回来了,这回离着上回她来,就间隔了三年。

三年里,每年过年节,李陈氏都让人去京都给她送一些东马的特产。

李赛凤呢,捎回来的却是轻飘飘的一句话,东西很好,收下了。

连着三年都是这样一句。

把带人去送东西的忠叔都气得头疼,几回跟程嬷嬷说,你就劝劝老夫人,不要再拿热脸去贴京都周家的冷屁股了,没必要,没有她,咱们李家也不是过不下去?

程嬷嬷都是叹息一声,说,你以为老夫人不明白吗?可老夫人有老夫人的打算,咱们就别多嘴了,只按照老夫人的安排去做就成了。

这回阳历年跟前,忠叔以为老夫人又要派他去京都送节礼呢?

没想到,李陈氏竟直接把四少爷派出去了,而且不是去送节礼,径直把姑奶奶给接回来了。

这事儿忠叔想来想去,也想不出为啥?

又去问程嬷嬷,程嬷嬷只回他一句,老夫人心里苦呢!

忠叔想了半天,也不明白这飞扬跋扈的京都姑奶奶是哪一种蜜糖,能解了老夫人心中的苦楚?

此事李陈氏对杨惠芬一声斥责,杨惠芬不但没气恼,反而做出一副无奈的神情来,“娘,真不是媳妇非要缠着姑母,实在是姑母对媳妇很是疼爱,不许媳妇离开,媳妇也没法子啊!”

哼!

李陈氏冷哼一声,忽然就笑了,笑得让杨惠芬心里发毛,“娘,您……您笑什么啊?”

“杨氏,你最好有把握能让姑奶奶走的时候带着你离开……”

这话一点都没隐晦,都是威胁。

杨惠芬楞了一下,“娘,看看您说这话,我是您的儿媳妇,怎么能跟着姑母走呢?”

“既然没那本事,就麻利地去把姑奶奶请到正厅吃饭,不然你现在就给我滚出去李家!”

李陈氏低低地咆哮,面容狰狞,目光带着十成十的怒意。

杨惠芬被吓得险些瘫坐在地上。

“娘,娘,媳妇这就去把姑母请来……”

她一溜小跑出了屋子。

哼,哼,气死老娘了!

李陈氏把桌子拍得震天响。

“老夫人,身子骨要紧,您别跟小辈儿的一般见识……”

程嬷嬷能说啥,只是宽慰的话,其实,她心里也被这杨氏给气得够呛,什么东西,还以为攀上了姑奶奶这高枝就能登天了?姑奶奶走后,她还不是得给打回原形?

时辰不大,李赛凤就在杨惠芬的搀扶下来到了正厅。

“从京都出来,我说要带丫头婆子来使唤,小四儿非说不用,家里最近也雇人了,能服侍我,如今看来,还不是得大郎媳妇亲自照顾我?弟妹,你也太抠了,就不能给家里多买几个使唤的人吗?再怎么说,惠芬也是这家里的长媳,该享用的还是得用的,省了旁人说咱们家小气!”

进门,李赛凤就是一通数落。

李陈氏挤出笑来,“是,姐姐说的对,改日我就让牙婆来……”

她瞪了杨惠芬一眼,杨惠芬心哆嗦了下,急忙说,“姑母,其实娘给我雇了一个使唤丫鬟,只是我辛苦惯了,伺候大爷的事儿见不得旁人插手,所以这回回娘家我把那丫头撂在那里了,雇了她,还闲着她没事儿干,我看着也闷得慌……”

“嗯,惠芬就是个肯干的,了不得,不过呢,可也不能累着,累着姑母心疼的!”

“嗯 ,姑母,我知道啦!”

杨惠芬满面含春,宝贝儿似的扶着李赛凤坐下,接着就给她拿了小碗夹菜,倒水,眼看着那大碗里的汤圆在李陈氏跟前,她也不吭声,直接就把大碗端过来,“姑母,您可得好好尝尝这个汤圆,可好吃了,又香又甜呢!”

“第一回 见着这东西!”

李赛凤说道。

“您尝尝……”

杨惠芬直接拿了羹匙给李赛凤盛了一个,送到她嘴边。

李陈氏在一旁看得恶寒 ,心里怒斥,你姑母是巨婴吗?需要你喂?

满桌子除了老大李显仁出门不知道做什么去了,老二李显辉两口子,老三李显智跟刘氏,以及李家姑娘李秀云,都坐在那里,眼巴巴地看着杨惠芬讨好姑母李赛凤,个个看得瞠目结舌,王氏跟刘氏心里恨不能冲上去把杨惠芬给掐死,她这是当众给谁上眼药呢?就显得她会来事儿呗?

杨惠芬边夹菜,还有意无意地把手腕子露出来,一枚景泰蓝的银掐丝手镯若隐若现,王氏眼尖,一下子看到,接着就暗暗地对刘氏努嘴,刘氏也看到了,嘴一瘪,表情很是不忿。

之前可是没见着杨氏戴这种款式的手镯,明显是今儿个姑母给她的。

哼!

无利不起早!

王氏跟刘氏都在心中鄙夷杨惠芬。

满桌只有徐宝珠心境淡然,对眼前发生的一切似乎看不见,她坐在李海城旁边,歪着头,眼神落在墙角的一株红梅上头,红梅开得正艳,斗寒弄春的,十分热闹。

王氏看了她一眼,哼,你倒是清闲。

她眼珠转了几转,然后对李赛凤说,“姑母,您还不知道吧,这汤圆可是我们家四弟妹做的呢!四弟妹可是个能耐的,会做好吃的汤圆,还擅长做买卖,在大街上卖汤圆,一吆喝,围上来的人男男女女的都不少呢!”

这话明面上看,是在表扬徐宝珠。

但李赛凤一听就火了,啪一声把筷子拍桌之上,“什么?她竟抛头露面的去卖什么汤圆?她不是新婚吗?谁家新婚的媳妇就这样嘚瑟?还有没有规矩了?难为我还因为没有回来参加他们的婚事,特意准备了礼物要给她,没想到,她这样的不成器,哼,弟妹,这你可得好好立立规矩,不能由着她乱来……”

徐宝珠正专注地看着那束红梅,根本没意识到,战火已经引到了自己身上。

第八十三章 捡骂

还是王氏满脸幸灾乐祸的神情,冲着她喊,“四弟妹,姑母的话你听不到吗?”

“额?姑母,您说什么?”

徐宝珠一怔,回过神来,就很认真地问了一句。

“你……你到街上去做买卖,那些男人围着你看,你把小四儿的尊严,李家的颜面都丢光了!”

李赛凤被气得火冒三丈。

这小丫头竟装聋,无视自己的威严,真真是岂有此理。

徐宝珠恍惚没看到李赛凤一脸的怒容,微微一笑,说道,“姑母,您有所不知,我的汤圆做的好吃,那些人光顾着抢购汤圆了,哪儿还有心思看我?我呢,是女扮男装出去的,若是哪个男人盯着我看,那他就绝对不正常,跟一个不正常的人计较,旁人会说咱们李家人都不正常呢!”

“你……你浑说什么?李家人都不正常?你这是在骂我吗?”

哪知道,李赛凤断章取义的能耐超一流,当即更怒了。

徐宝珠直觉得挠头,心说,你这老人看起来也不是傻子啊,怎么满大街地捡骂呢?

但这话不能明说,她只好耐下性子,继续说,“姑母,宝珠的娘家是做生意的,宝珠打小就跟着爹娘在铺子里,也没觉得有什么丢脸的,嫁到李家来,我婆婆之前为了生计也做过买卖,我娘在世的时候说,做媳妇的踩婆婆的脚进门,那叫做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我虽然刚跟夫君成亲,但我却一直当婆婆是我的榜样,跟着榜样一起学做生意,我想这也是孝顺长辈的一种表现吧?”

说着,她停顿了下,亲手拿起了汤勺来,盛了几个汤圆,然后绕过众人走到李陈氏跟前,双手奉上,“娘,您一直都在为这个家操劳,辛苦了!”

李陈氏眼窝一热,险些就落泪了。

“嗯,好宝珠!”当着李赛凤的面儿,她毫不避讳对徐宝珠的疼爱,接着就从手腕上把一个翡翠的桌子摘下来,“孩子,娘感谢你这样孝顺懂事,这个……是娘的心意!”

“娘的心意,媳妇一定接下,但媳妇在这里也表个态,以后媳妇一定会买最好的镯子给您!”

说着,她乖巧地把镯子套在手上,这才转身回到座位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