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49章完结

那边李赛凤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11kanshu.com

徐宝珠看了她一眼,心说,这才哪儿到哪儿啊?既然你找气生,那我就成全,谁让你是长辈呢!

所以,她施施然又淡淡地开口了,“姑母,姑丈能耐,高官得坐,您在京都是要被人尊称一声周夫人的,这一点,有些女人很是羡慕嫉妒恨呢。”

呵呵,那羡慕的女人就站在您身旁呢!

大家一起看向杨惠芬。

杨惠芬神情一尴,急忙辩白,“姑母,她牙尖嘴利,说的都是些诬蔑旁人的话,您可别轻信!”

“哼,我怎么会信她?在京都多少人见了我都要尊称一句周夫人?京都那些侯门高户宴请,我可是他们府上的高客呢!”

李赛凤大言不惭地吹起牛、逼。

徐宝珠听了心中冷笑,你不过是一个京兆尹夫人,这京都乃是天子脚下,什么贵人没有?俗话说,从京都的城门楼子上丢下一个石头砸中十个人,其中一半是三品以上的朝廷大员,另外一半都是皇亲国戚!这两半中,你们家京兆尹周大人,能惹得起谁?

还你是侯门高户宴席上的高客?你咋不说,你去了给人家侯爷提鞋人家都嫌乎你手拙呢?

“是的呢,姑母说的都是对的呢,您可是高高在上的贵夫人呢!不过,宝珠是个随意的性子,受不得约束,所以宝珠今生能嫁进李家,能给婆婆当儿媳,宝珠觉得这是老天最大的恩典,真比让宝珠去吃山珍海味,住高门楼子,坐豪华马车都要好上一千倍一万倍呢!姑母一看你就是有学识的女子,也一定知道,这就叫做人各有志……对吗?”

画外音是,你是贵夫人,有啥了不起?喝醉了也吐,憋极了不也尿炕?

结束语是,我不稀罕!

徐宝珠面带着微笑,把话说完,最后一句把李赛凤气得摔了筷子,她是个不识字的,哪儿知道什么叫人各有志,在她的认知里只觉得自己丈夫是当官的,那就一定比这些不当官的草民强上百倍,所以她在不如自己的人跟前那是撒欢地卖弄显摆 ,外加训斥踩人家一脚,这种事儿做的多了,她就习惯作威作福了,所以回到李家来,她也是沿袭了这做派!

哪儿想得到,这回李家人里多了一个敢于说真话,说的还自自然然,毫不畏惧她威严的小女子!

这顿呛呛,把她气得七窍生烟!

“你……你……惠芬,打,打她这个忤逆的!”

“是!”

杨惠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所以,她拿了放在旁边的一根撑窗子的棍子,就朝着徐宝珠走来,边走还边嘚啵,“弟妹啊,你也是太多话了,把姑母气着了吧?我呢,也是奉姑母的命打你,你可不要在心里恨我哦!”

这得意劲儿就甭提了。

李海城一把把徐宝珠扯到了身后,目光冷冰冰地看着杨惠芬,“我借你个胆子……”

杨惠芬被他看得后脊梁发冷,回头看李赛凤,“姑母,四弟这是护媳妇呢,我可不敢惹……”

“李四,你是想让老身亲自动手吗?”

这会儿李赛凤明白过来,为啥李海城哄着她,不让她带家里的丫鬟婆子来了,原来就是为了让她身边没使唤的人啊!

李陈氏急忙站起来,“姐姐,您别跟小辈儿一般见识,回头我好好说说他们!”

说着,她就要扶着李赛凤坐下,“您瞧瞧,这些都是专门给您做的,也是应了您的口儿,您消消气,咱们吃饭,成不?”

“哼,吃饭?我气都气饱了,不吃了!”

李赛凤一扒拉李陈氏,几步就到了李海城跟前,“李四,你给我让开,今儿个我是替着你爹教训她,你爹多好的人,他立下的规矩,谁也别想违背!”

第八十四章 别赖我

“姑母,我爹给我们立下的规矩,监督执行的人是我娘,这似乎就不需要劳动您了吧?”李海城语气凉薄,丝毫不让。

“李四,你这是忤逆!”李赛凤咬牙切齿,“陈慧英,这就是你的好儿子!”

李陈氏呵呵两声,“姐姐,他平日里真挺好的。”

独独你来了,他就不好了,什么原因,请您自己个儿去想。

“好啊,你们这是凑一块儿气我啊!今儿个我不打她,我就不姓李!”

呵呵,你本来就不姓李!

李海城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今儿个别说是对姑母你忤逆,就是对天王老子忤逆,我都认了,我的媳妇是我选的,我选中她,就因为她身上什么我都喜欢,哪怕是她说浑话,办混事儿,我都乐意,该不着别人什么事儿?姑母您若是看不惯,气恼了,那对不起,请到一旁寻了那些巴结你的人发泄去,至于您想打她,那最好还是别动这心思,因为我……不是个好的,谁都知道,我睚眦必报,我心狠手毒,我还坏起来不管不顾,真对您,对您家里什么人有了什么不好的举动,您一定得包涵原谅!”

那是你自找的,别赖我!

“你……你……你这个不孝的……”

李赛凤哪儿受过这气,抬手扶额,脸色难看得跟被谁闷了一棍子似的,整个儿一个青乌色。

“老大媳妇,你还愣着做什么,快点把姑奶奶扶回去歇着……”

李陈氏心里这个痛快啊,看一眼李海城,直想喊,真是我的好儿子,这话说的娘心里头澎湃啊,当年你爹就是这样气势万千地拒绝了李赛凤,娶了我,他越是疼我,李赛凤越是嫉妒,嫉妒得发狂,但是一点用都没有!

“姑母,咱们走,不跟他们一般见识,回去我给您好好按摩按摩,保准让您去了郁气,身康体泰!”

杨惠芬也觉出来了,李赛凤再留在这里,那也占不到便宜,倒不如赶紧去后面,趁机哄着她,再拿出几样首饰来给自己,那可真是赚大发了。

李赛凤不肯走,还要骂李海城,李陈氏给程嬷嬷使眼色,程嬷嬷领会精神,快不过去,跟杨惠芬一左一右扶住了李赛凤,近乎架着她,把她从正厅弄回了后院。

这一路,李赛凤撒欢地骂,骂李海城,骂徐宝珠,捎带着把李陈氏也骂了,说她教子无方,说她没眼力,竟把这样一个臭丫头娶进李家来,真是愧对李家列祖列宗……

正厅里徐宝珠听了李赛凤的骂声,仰头看李海城,“夫君,原来高门大户的贵夫人也会骂街!”

嗯,就如狗急了也跳墙!

李海城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眼,眼底是这意思。

“行了,都吃饭吧……”李陈氏率先坐下来,其他人也都跟着重新坐下。

一家人安安静静地吃完饭。

“宝珠,明儿个就是阳历年,家里办宴席要用的食材也准备得差不多了,你呢,这些天也辛苦了,下晌就给你放放假,你回马家,跟你娘,还有你婶娘说,明儿个请他们一起来吃饭,索性他们俩在家也孤单,不如来咱们家一起过节,反正就是多两人多两双筷子的事儿……”

李陈氏话刚说完,徐宝珠还没回应,李海城就说话了,“娘,没必要躲着,她又没犯错!”

“臭小子,我说让你媳妇躲了吗?你还 好意思说,你媳妇累了这些日子了,你怎么也不见心疼?光在外人跟前做好人,怎么不见你有实际的行动?少咧咧,跟你媳妇一起回去……”

李陈氏嗔责道。

“娘,夫君也忙 ,就不用一起了吧?”

徐宝珠本来还心里窃喜呢,这会儿可以跟娘跟婶娘好好玩一下午了,没想到,婆婆还把李海城这个事儿多的塞过来……

“我不忙!”

李海城一句话,李陈氏笑了,“成,就这样说定了,程嬷嬷,你去收拾些吃的喝的,让宝珠带回去!马氏可是个厉害的,别因为媳妇带的东西少了,她再上门来闹腾,我可是受不了……”

这话说着,她就笑了。

徐芙宝也知道婆婆说这话没有轻慢马桂花的意思,也是好意,换了一种说法而已,当下就给婆婆施礼,“宝珠替娘谢谢婆婆了!”

“跟我还客气!”

李陈氏笑呵呵地走了。

王氏一脸的郁闷,扯了刘氏一把,“走吧,三弟妹,咱们俩可是这家里姥姥不亲舅舅不爱的,留在这里看人家风光得意,啥意思?”

刘氏不是个心机重的,被王氏这样一说,也觉得有些被冷落,当即看了徐宝珠一眼,跟着走了。

无辜躺枪,徐宝珠苦笑,“唉,人生啊,真无趣!”

“无趣?我有个有趣的提议,你要不要听听?”

李海城一脸坏笑。

“你……”徐宝珠想说,你那狗嘴里能吐出什么象牙来,但看看他一脸愉悦的样子,不忍心打击他,换了个说法,“你能有什么好提议?”

“回房啊,关上门,我保准能让你哪儿哪儿都有趣……”

“滚!”

徐宝珠瞪他一眼,“见过无趣的,没见过你这样极品无趣的……”

“我无趣?喂,我真的在你心目中是无趣的?那你一定是怪我洞房夜没跟你……”

徐宝珠刚往外走了两步,就听到他这样肆无忌惮地喊,浑身一个激灵,窜回来,捂住他的嘴,低低地恼,“你能不能管住你这嘴巴?说那么大声想被姑奶奶听到,再把我抓典型啊?”

“嘿嘿,那你就听我的,回房咱们做有趣的事儿去?”

他咧嘴,继续坏笑。

“给你下点巴豆让你拉一夜爬不上去炕,算不算有趣?让你吃点什么无色无味的毒药,让你高高兴兴地去猪圈里搂着母猪睡一夜,算不算有趣?”

“你……臭丫头,有你这样对待亲夫的吗?”

李海城头都被吓大了,这家伙也忒狠毒了吧?大丈夫死有何惧,可跟母猪一起睡,那恐怖比死还要强悍一万倍啊!

第八十五章 不怀好意

“你是我亲夫?不觉得,我还以为你是三手四手乃至五手六手倒买来的呢!”

徐宝珠说着,就出了正厅。

“斗嘴我斗不过你,不过,我一路从京都赶回来,连道儿上伺候这位了不起的姑奶奶,累得可是腰酸腿疼,你给我按摩按摩总行吧?”

徐宝珠回头看了他一眼。

“好吧。只要你承受得了,我就给你按摩!”

“喂,你不是打算按摩的时候给我下蛊吧?”

“哟,相公,你懂的不少啊,还知道下蛊?那你想不想试试被下蛊的滋味啊??”

徐宝珠笑眯眯的。

“傻子才想呢!”

“既然你不傻,那就好好想想,你到底有什么优点,值得我给你下蛊?你以为养大一只蛊,容易?给你下蛊,简直是暴殄天物,浪费……”

说话间,两人就到了小院了。

“啥?你的意思,给我下蛊都是抬举我呗?”

李海城摩拳擦掌,很想把这臭丫头扯过来揍一顿,再让她藐视自己做丈夫的优点。

“看样子,你真想试试?”

徐宝珠转回头来,不怀好意地笑。

“算了,我不想……”李海城浑身一个激灵,想想有的蛊跟虫子似的,从被下蛊的人鼻子,口,耳朵里跑出来,他就瘆得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