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69章完结

打你!

徐宝珠丢了枕头过去。kuaiduxs.com

门被关上,双翘笑着回屋了。

一直又等了一个时辰,李海城也没回来,她心知他不会回来了。

心下稍有些失落,不过又一想,若是他真的回来了,今晚上恐怕是会发生大事的。

他断然不会允许自己去见那个男人,但照着他的性子,一定会去找那人拼命的,敢把他媳妇关起来不让走的人,罪该万死!

又坐了一会儿,就快到夤夜了。

她出门,树上倏然就落下来俩人,安文问,“少奶奶,您这是……”

徐宝珠一身整齐利落的打扮,甚至还擦胭脂抹粉了,大半夜的偷偷开了门出来,这怎么都透着一种怪异。

“我约了人,你们得帮我个忙!”

她悄悄在安文耳边说了一番。

啊?

“这不成,少奶奶,主子不会答应的!”

安文只摇头。

安武一头雾水,咋啦?

“你小点声儿……”徐宝珠瞪了安武一眼,“安文,你也不想我给你们主子惹麻烦吧?你们主子是什么身份的人我不知道,但我知道你们一定不允他有事儿,可是,此人不给他点 教训,他日后一定还会来找麻烦!我怎样事小,可是你们主子的安全第一重要,这一点,你们清楚吧?”

“嗯。”

安文不得不点头,“那混蛋真是得寸进尺,我们主子一直没去找他们,就是给他们留着脸呢……”

“所以,我们偷偷去,给那家伙一个教训,至于之后,你们不说,我不说,你们主子不会知道,万一真知道了,也有我……”

徐宝珠不知道安文所说话里的真实意思,但她现在急于说服这俩人帮自己,想要教训那人,她一个弱女子可不够。

“成,就听少奶奶的!”

许是那句,一切有我呢,让安文放心下来,主子现在可是最珍贵少奶奶,只要少奶奶肯把事儿兜着,那就能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再加上他们兄弟俩也着实恨那个人,早就想教训教训他了,既然少奶奶有主意,那他们何乐不为?

夜色渐深,树影摇曳,天地间一片的幽静。

永合巷。整条巷子里就一户人家,还在巷子的尽头,尽头往前就没路了,这是一条死胡同。

有一回,徐宝珠想吃糖汁画,她追那个善做糖汁画的年轻男子,就追到这里来,误打误撞的就发现了这里有一条死胡同。

死胡同里只一户宅子。

第一百二十章 你敢耍爷

这宅子看起来也有年头了,不过,并没有人住,是个空宅子,门却是虚掩着的,从门缝能看到院子里杂草丛生,而且里头的房子都败落不堪,房顶上有些瓦片都消失不见,不知道是被有些别有用心的人给揭走了,还是狂风肆虐的时候,被风给刮走的?

有些瓦片掉在院子里的地上,摔得粉碎。

大抵原本这院子里是种着花草的,年头久远了,花草都萎靡不振了,只剩下些残根,每逢季节到了,就会发芽长出一些来,这会儿是隆冬,依稀有几束的红梅,星星点点地盛开,如同谁的手指头破了,甩了一枝头的残血,惊艳妖冶。

徐宝珠快步走进巷子。

隔着不远处,就在那宅子旁边隐隐约约有一个人,一身白衣,颇为单薄,在清冷的夜色中,那人不住地原地蹦着,似乎是为了不让手脚都冻得麻木了。

“臭女人,爷得逞后,一定要你好好记住,以后再敢捉弄爷,爷就把你……”

他嘀嘀咕咕地骂着。

“呵呵,大爷,您就这点心胸吗?小女子不过是想看看您的诚意有多深,您就这样恨小女子,还要秋后算账,哎呀呀,小女子不敢了,大爷,您快穿了衣裳回家吧,小女子可是不敢再跟您来往了!”说话间,徐宝珠飘飘然出现在那人跟前。

她本来就极美,今夜又刻意地装扮,而且也是一身白裙,古有云,若想俏,一身孝,她身量纤细,袅袅婷婷,立于他跟前,酷比那盛夏荷塘中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白荷,真真是如仙境之中恰遇仙女般奇妙的境遇,他登时就愣怔在那里,蓦然觉得别所示让自己单衣来会这佳人,那就是尽数脱了,不着布绺儿来见,他也在所不惜 。

“呵呵,我只是冻得说胡话了!”

他笑道,“你也看到了我的诚意,可以跟我走了吧?”

“诚意……倒是有那么几分,不过,你冷不冷?”

徐宝珠笑吟吟地问道。

“我……不冷,见着你更不冷了,我很热,你要不要抱抱感受一下……”

男人龌蹉的一面很快就暴露了,他伸手,就冲着她的腰间去了。

徐宝珠往旁边一闪,俏面一寒,“你当本姑娘是什么人了?见你第二回 就要委身于你,本姑娘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

“你已然是那李四的人了,还扭捏什么?”这话说的就有几分不屑了。

徐宝珠冷笑,“大爷,我猜你要我跟你,不单单是冲着我这个人,实际上你只是为了打击李四,对吗?”

“哼,那又怎样?既然你跟本大爷有这一约,那就容不得你后悔……来人……”

他冷哼一声,旋即低低地冲身后的宅子里喊了一声。

好一会儿,宅子里也没动静。

他惊诧,快步几步到那宅子门口,“你们都死里头了吗?”

“呵呵,这话你还真说对了!”

倏然间,安文安武出现了,手中持着宝剑,宝剑剑梢儿上血滴答滴答地落……

“臭女人,你早有准备?”

他低低地咆哮,状甚惊惶 ,不知道是冻得,还是吓得,周身发抖……

“你不也没一人来?”

徐宝珠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目光凛然,“既然你来了,那我不妨告诉你,我徐宝珠,今生生是李四的人,死是李四的鬼,其他人若想要欺我人,占我身,除非我死!”

这话说的声音不大,却震动整个夜色!

那男人的眼底骤然掠过一抹异色,“哼,跟李四那贱货一样的,都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我绝不会允许他回去跟我抢占家产,这一生,不是他死,就是我我亡,小女人,你越是这样,本大爷就越是对你志在必得,走着瞧……”

说罢,他要走。

却被安文挺剑拦住,“就这样走了?”

“你……你还要怎样?”

那人两股战战,瑟瑟发抖。

“总得做点什么,才不枉这晴朗夜色,花前月下吧?嘿嘿!”

这声儿里透着嘲讽跟揶揄。

“你……你别乱来,我……我会报复的……”

那人吓得声儿都颤抖了。

“报应?好啊 ,你可别让老子等太久了……”

说时迟,那时快,安武近前来,一伸手就将那人打晕,扛在肩上,“我去也,你送少奶奶回去……”

说着,安武跟那人就不见了踪影。

安文从旁边街角那里,赶过来一辆马车,“少奶奶,咱们回吧!”

“嗯,这天色还真有些凉……凉……”

徐宝珠打了个哈欠,倦意浓浓,勉强爬上了马车。

“特娘的,真不要脸,半夜三更害得本姑娘舍了暖被窝跑出来,真好冷啊……早知道弄个暖炉在车上了……都是那混蛋男人害得……癞蛤蟆想吃天鹅肉,死去……哈楸!哈楸……”她连着打了几个喷嚏,弄得眼泪鼻涕都哗哗的……

“我靠,这往哪儿擦啊?”

她抹了一手鼻涕,这才想起来,匆匆出门竟忘记带帕子了,这可……咋办?黑咕隆咚的,她的手往旁边一蹭,嘴里还嘟囔着,“管他呢,蹭哪儿算哪儿……”

“臭丫头,你这是把我的衣裳当成抹布了?”倏然,黑暗中有人嗔责了一句,紧跟着她的手腕子就被人给紧紧攥住了,与此同时,有人忽然欺身而来,一股熟悉的气息也同时扑了她一脸,她顿时愕然,话都说不利落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你说呢?”

我……

她回头想想,似乎自己谋划的这些事儿没什么漏洞,除非……

“哼,你就是在我身边安插了两个奸细……”

是安文去告诉他的,这没任何疑问。

“事关你的周全,安文若是敢不告诉我,那明日他就不会再出现在你身边……”

他倒是语气轻松,完全一副掌握大局的模样。

第一百二十一章 谁敢染指

她撇嘴,“你等着,我也要培养自己的心腹,到那个时候,她们也不会听你的……”

他的手摸过来,触碰到她的唇,“倒是可以挂瓶子了……”

哼!

她黑暗中翻了几个白眼,得意什么?

“以后再不允许这样私自行动,你以为他是那么好对付的?”

“不好对付吗?我没觉得……”

她嘿嘿笑,“只要是贪色的男人都好对付,这些人没长脑子……”

“你是没见着他的厉害……”

那人是厉害,杀人连眼睛都不眨巴,害人更办法繁多,只是这回竟栽在了小女人的手里,的确让他有些意外,之前安文找他说这事儿的时候,他还很担心,担心那人暗中准备了不少杀手,会不好处置,万没想到,他竟只在那胡同深处的宅子里只安排了三四个人,这三四个人还不是高手,当然,若是他们想要对付对付徐宝珠这样的小女人,那不在话下……

一句话,那人这回是吃了轻敌的亏!

也许真的如小女人说的那样,他被美色迷惑,所以就太过自大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