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82章完结

“你也 配跟我比?”

那人阴冷地说道。kanshupu.com

“跟你比?你有什么可比的?不过是一个纨绔子弟,被那老女人惯坏了,还以为天下人都得看你们娘俩的眼色行事呢?我呸,老子偏不让你们 好受了,当初你们下毒手害人的时候,有没有想到老子也有长大的一天?老子等今天已经等了十八年了,老子还就告诉你了,本来老子是没什么心思想要去跟你们这帮乌合之众有什么联系的?但现在,既然你不死不休地来闹腾,那很好,老子就陪你们玩玩,闲着也是闲着……”

李海城这话说完,不带一丝感情色彩,只是冷冰冰地看着那人。

第一百四十章 火势凶猛

“哼,封家是什么家世,怎么可能容下你这种下贱的种?你识相点,马上自刎谢罪,不然等大爷我抓住你了,先当着你的面儿把她给上了,再把李家那老太婆吊到城门楼上高悬一月,看到底是东马城里的北风冬雪厉害,还是那老东西的骨头硬?”

对方也不是个善茬,一番话同样把李海城气得想要冲过去跟他拼命。

但他身后的屋子里有一个需要他保护的小女人,他不能离开。

“李四,说实话,大爷对那个小女人还真是有了兴趣,不然这样,你把她交给我,我答应让你回到封家 ,你看怎样?”

“封贤德,你再说一句试试?”

啪啪啪!

连着几声耳光,在夜色中传出去很远。

“李四,你这个贱种,敢打我?来人,给我往里冲,把那小女人拿下,我要当着这个贱种的面儿,强了她!”

封贤德怎么都没想到,在这种情况下,李四还敢飞身掠到他跟前,出其不意地甩了他几耳光!

他身边的黑衣人竟没来得及应对,那贱种又掠回去了。

“封贤德,你真糟践了这个好名字……我最后一次告诉你,我们之间的争斗,我们两人来进行,不要牵扯其他人,不然,你敢动她一根毫毛,我就敢让京都封家天翻地覆!我还知道,封大将军好像一直在找我吧?不知道我如果送上门去,他会不会惊喜?”

“你……你敢!”

封贤德气得暴跳,“还是我娘说的对,必须得杀了你,以绝后患!”

“哼,你娘?她算什么东西?仗着自己的出身,逼着她人下堂,这种贱人你还好意思拿出来说?封贤德,你不嫌害臊我都替着你脸红,你可知道,当年封家发生的事儿,让京都上上下下没有不骂你们的,你们这对无耻的母子……”

“贱种,你敢骂我娘!来人,放火,烧死那个贱女人,大爷我得不到的人,旁人也休想得到!”封贤德真是怒了,一挥手,就有黑衣人疾奔而来,一拨人直奔李海城,瞬间刀剑挥舞,他们就打在了一起,另外一帮人则直接奔客房门口,早有人在这门口四周放置了干柴,然后有人拿了火石打着了,丢进了干柴之中。

很快,火势就起来了,迅速把门窗都给堵住了。

李海城怒极,想要奔回来救人,可是那几个黑衣人死死地缠着他,不让离开半步,他心急如焚,嘴里大骂,封贤德,她若是有个闪失,我定然要让你们母子给她陪葬……

此刻的徐宝珠正在里头找水。

她想起来现代社会宣传片里说的,遇到火灾不要慌,先找水,有了水就可以把被褥湿透了裹在身上,穿过火海冲出去,再就是找一块湿布堵住在嘴上,以防冲出火海的时候,会被烟气呛到。

可是没有水,仅有的一壶茶,茶水也被喝了大半,剩下的茶水若是浸湿一块手帕,是足够了,但想要把被褥都给浸湿了,那是不可能的。

怎么办?

难道自己真的要被烧死在这屋子里?

外头李海城震天一吼,“封贤德,我杀了你……”

倏然间,一条身影飞起,电光石闪间,封贤德的脖子上就架上了一把刀,“让他们救人……”

“李四,你当我傻了啊?我放火烧人,再让人去救?你做梦……”封贤德大骂。

“那好啊,你就给她陪葬!”

说着,李海城手下微微用力,锋利的刀锋旋即在封贤德的脖子上划出一道血痕来,疼得他吱哇乱叫,“李四,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

“哼,好啊,我先砍掉你的头,我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杀我?”

说着,他再用力,刀又在他脖颈上划出另外一道伤,伤痕不深不浅,但溢出来的血却足以吓得封贤德三魂六魄都要飞了,“你们……你们快救人……”

黑衣人一听,立刻开始找水,有人跳进院子里的水缸中,全身湿透后,冲进了火海。

徐宝珠只觉得呼吸困难,到处都是刺鼻的烟气,她几乎不能呼吸,头晕目眩,眼前忽然多了一个人,那个人把她拎起来,夹在腋下,然后一手捂着鼻子,一手拎着她,冲出了屋子。

迎宾楼前头有人惊呼,走水啦,快救火……

于是,不断有人从前院拎着水桶往后院跑。

慌乱之中,李海城一手接过徐宝珠,一手把封贤德推向了那几个黑衣人。

“李四,你这个贱种,你等着,我一定会要你付出代价的……”眼见着小女人没被烧死,自己还被弄出了伤,脖子疼得他嘴巴都咧咧了,封贤德气得都要抓狂了。

“你们都给我上,把这俩贱种都给杀了!”

黑衣人正要上,却忽然李海城身边多了两个人,是安文安武。

“主子,都按照您的意思办好了……属下办事耽搁了时间,过来晚了,请主子惩罚!”

“来的正好!”

李海城忽然就笑了,笑得让封贤德心底里发毛,“你……你笑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这话刚说完,从那边急奔而来一个黑衣人,“公子,不好啦,金铺起火了,咱们给大将军准备的寿礼也被火烧毁了……”

什么?

封贤德气得哇哇大叫,手指着李海城,“李四,你等着,大爷杀不了你,誓不为人!”

“呵呵,你早就不是人了!”

李海城鄙夷地冷哼一声,旋即揽紧了小女人,飞身从二楼跃下,外头早就安排了马车,老耿见他们来,忙问,四少爷,您没事儿吧?

“嗯,走,回家!”

他抱着徐宝珠上了马车。

马车里,徐宝珠嘟着嘴,表情说不出的别扭。

“又怎么了?害怕了?我不是说了,有爷在,你别怕!”

“我看我是不该嫁给你的,不然怎么每回成亲都会出妖蛾子?”

“哈哈,你是因为耽误了咱们的洞房花烛?没事儿,咱们在马车里也是可以继续的……”说着,他就扑了过来,把徐宝珠吓得抱头往里缩,“别啊,耿叔还在外头呢……”

第一百四十一章 嫣然扈氏

某人却完全不在意她的话,伸手抱住她,然后就是一个长长久久的吻,就这一个吻,直把徐宝珠吻得险些窒息,只觉得身体里的空气都被他霸道地汲取干净,眼见着要昏过去,他松开她,眼角带着邪魅的笑,“小女人,你真甜,让爷都爱不释口……”

你……

她浑身软哒哒地靠在他身上,脑子里连思想的能力都没有了。

过了几分钟,她还是不动,他担心,扯了她一下,“小女人?”

她竟就半边身子从他怀中滑落,直接小脑袋趴在他腿上睡着了。

扑哧。

他笑了,这小东西是真的是马车一晃悠,她就容易睡着……

当下哪儿还舍得去叫醒她,轻声吩咐老耿慢点,稳一点驾车。老耿明白,当下放缓了速度,马车就跟摇篮似的晃晃悠悠地往前走,原本该着走半个时辰的车程,他们足足走了两个时辰,回到李子耩,天已经大亮了。

李海城把徐宝珠从车里抱下来,李家大门已经开了,管家忠叔正在门口清扫,见着四少爷回来,还抱着一身大红的四少奶奶,不由地惊讶,“四少爷,四少奶奶怎么了?”

“没事!”

李海城冷着脸,没二话,径直抱着徐宝珠就进了院子。

忠叔愣怔了一下,想起一件事儿来,把扫帚丢在地上,追进了二门,“四少爷,老夫人让您一回来就去怡福居,有客人要见您……”

哼!

李海城冷哼了一声,也没说去不去的,大步就抱着徐宝珠去了清风苑。

背后忠叔直摇头,我看老夫人这回的打算要落空!

一觉醒来,徐宝珠都想要揍自己了,她挠头,自己怎么就那么能睡啊,好像是只要关键时刻,自己总是会睡着了,然后发生了什么事儿,她就一无所知了。

“双翘,咱们一会儿去老夫人那里吧,从我病了再没去请安,也怪不得旁人说些别的……”

“主子,奴婢……奴婢以为,您还是别去了!”

双翘小脸绷着,像是不高兴。

“怎么了?”

她不解,“又哪里不对?”

“奴婢……奴婢就是觉得您不该去,您身子骨刚好,您就是不去给老夫人请安,老夫人也不会怪您的,老夫人……老夫人其实还是很关心您的……”

“这什么话?婆婆自然是对我很好的……”

她怎么听着双翘话里有些隐含的成分,刚 要问明白,却听到外头有人喊了一嗓子,“四弟妹,你起了吗?”

听着怎么是杨氏的声音?

帘子一挑,可不就是杨惠芬。

她进来,一脸的怪笑,“哎呦喂,四弟妹,你这儿可真是好啊,环境幽静,还宽敞,比我那边可是强太多了……”

“大嫂,你这不是想要闹着跟我换院子吧?这个你可得去问四少爷,我说了不算……”

徐宝珠懒得跟她多交涉,所以根据她的话直奔主题。

“瞧瞧,四弟妹都怎么想我这个当嫂子的了?我哪儿是那种人啊?这清风苑可是婆婆专门给四弟收拾的院子,我哪儿敢换啊?”

杨惠芬这回像是心情很好,对于徐宝珠开口就没有什么客气的话,丝毫不在意,反而笑得更欢了。“四弟妹,我听说昨儿个你跟四弟出去游玩了,晚上都没回来,要不我说,咱们这李家四个儿子,就四弟是个知道疼人的,偶尔带着媳妇出去耍耍逛逛,那可真是体贴啊!”

“嫂子,你没事吧?没事儿请回吧,我还得做衣裳……”

没工夫搭理你!

“哎呀,四弟妹,你这话说的,敢情是赶我走啊?”

呵呵,你知道就好。

“四弟妹,我这回来,可是婆婆让我来的……贵枝啊,你来!”

她对着外头院子里招手。

门帘再动,进来一个身量窈窕的女子,这女子一身粉蓝色衣裙,脸上施了粉,点了口脂,走起路来,头上的金簪坠儿频频摇曳,给她添了几分的风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