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86章完结

做吃食儿生意,赚的就是一种辛苦钱,早上起来天不亮,晚上关门上板儿也是黑咕隆咚的,一整天都没工夫去外面阳光底儿去坐坐,说说话什么的,那样的生活也算是悠闲自在的养老级别了。hongteowd.com

徐宝珠深知这里头的苦,所以,对于究竟要不要出门做生意,她很是犹豫不定,又怕李陈氏怪罪,终究她刚嫁入李家几个月,这半年不到,就想抛头露面的去外头为李家人赚钱,了解徐宝珠的人,自然对徐宝珠多了几分敬重,觉得她是个好媳妇,好妻子,可不了解的,却还骂骂咧咧的,说她不是个安分守己的,还要缀一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曲奇用了一个多时辰才做好了,她把曲奇放在盘子里凉好了,这才装进盒子里。

喜子兴冲冲地拿走了。

双翘不无佩服地说,主子,奴婢这回才知道四少爷为什么拿您当宝贝啊,您可真是个能变幻的仙女啊!

徐宝珠笑道,“我如是仙女,那你也是沾了仙气的,等遇到好时机给你寻一个好婆家 ,你呢,也能去过那种仙女们闲散舒适的日子!”

她说这话可是由衷的。

这些日子,她对双翘也有所了解,这姑娘除了对自己的男主子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之外,对她,对李家还是很忠心的,尤其是富有同情心,不是个落井下石的。

第一百四十七章 鸡犬不宁

这种女孩子,该有一个适合她的未来!

“奴婢不嫁的,奴婢就守着主子过一辈子!”

双翘脸红了。

“净说浑话,就是你想守着我过一辈子,那我也不能狠心耽误了你啊!咱们女人来这世上走一遭,最该有的就是遇上一个良人,再生下一双儿女,这才不枉此生!”

说着,她轻轻叹息,心说,我的一双儿女在哪儿呢?

如此一想,她的面上就微微泛红了。

转过两天,李显仁回来了,身旁果然带回来一个女子。

说是这女子叫嫣然,是京都一家商户的女儿,因为当父亲的买卖失败,家里的铺子也被人给抢走了,父亲因为承受不住打击,就上吊自杀了,只剩下嫣然跟她母亲,她的母亲呢又是体弱多病的,这一折腾,病就更重了,无奈,嫣然到街上插了草,自卖自身,卖出的银子要埋葬父亲,同时给母亲治病。

这事儿,正好就被李显仁遇上了。

据那嫣然拜见李陈氏说,“是李大爷心存仁厚,对小女子的遭遇十分同情,这才拿出了银子,葬下了为父,又给我娘抓药治病,现在我娘身子骨好多了,我感激李大爷的施手援助,就想报答,可是李大爷说了, 他不图回报,也不需要我还钱,我是个弱女子,但是却知道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就对李大爷这种了不起的品质十分的仰慕,然后就……委身大爷,不求名分,只求能在大爷身边,报答大爷的大恩大德。嫣然知道大爷家里是有大奶奶的,嫣然也愿意伺候大奶奶,借以感激大爷的恩情,还请老夫人成全!”

这一番话说下来,眼窝子浅的,那就得落泪。

旁边她那娘叫做扈氏的,更是泪水涟涟的,娘俩看起来十分的可怜。

李陈氏心里倒是有了犹豫。

本来,她前几天又严问了李海城,到底你大哥是真的在城里纳妾了吗?

小四儿跟他是活,千真万确,娘,您还是早做打算吧!就我大嫂那样儿,应该不会善罢甘休的!

李陈氏就心中多了些盘算,还准备等李显仁真把人带回来,那不成就花费点银子把人给送走,想想那种女子多半也是图一钱财的。

万没想到,这事情还是这样的!

李显仁也在一旁说,娘,非是大郎贪心,实在是她非要报答,我推辞不过,这才收下了……

他这话刚说完,外头就有人蹬蹬蹬地来了,帘子一挑,竟是杨惠芬,她进来就瞧见跪在那里的嫣然了,顿时火冒三丈,冲过去,抡圆了就给那姑娘来了一串大嘴巴,这把嫣然打得当即就鼻口窜血,身子一软,倒在地上……

嫣然的娘哭着扑上去,连连给杨惠芬磕头,“求大奶奶饶了嫣然吧,她也是无奈,都是我这个老婆子拖累了她,若是她有一点点法子,又怎么会自卖自身,委身与人做小呢?”

“做小?想的美!告诉你们,只要我杨氏还是李家大奶奶,她就甭想进李家门,否则,我就要闹得李家鸡犬不宁!”

杨惠芬真的气坏了。

这是活生生的打脸啊,前几日,她还想往人家老四屋子里塞人,塞的还是自己的亲妹妹,结果呢,人家老四说什么也不收,把老夫人的面子都给卷了,她还气恼呢,万没想到,自己男人给她来了一个喜出望外,弄回来一个小妾,想想她就恨,凭啥李海城那种名头不好的家伙都能拒绝小妾的诱惑,而自己的男人,却不能?

越想越气,她冲过去,奔着昏过去的嫣然就是一通拳打脚踹!

“够了!”

李陈氏怒喝了一声,“大郎媳妇,你闹也闹了,打也打了,怎么你还想要直接把人打死,闹出人命吗?这事儿,就先这样,大郎虽然你有理由,但是你私自纳妾,这种行为不可取,所以从今儿个起,你跟嫣然不能再住在一起,什么时候,大郎媳妇想通了,肯接纳嫣然了,那再说……”

旁边看着的王氏跟李氏,以及徐宝珠,都暗暗为李陈氏这做法点赞。

徐宝珠心说,果然婆婆是老狐狸!

这嫣然娘俩听起来那遭遇真是挺可怜的,但这其中的缘故谁也不知道真正是怎样的?因为谁也没真的见过她家是怎样的变故!

丈夫莫名其妙地带回来一个女人,说是收了小妾,这在哪一个女人也是承受不起的。

杨惠芬闹也应该。

可是闹不是无限的,因为李陈氏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老人知道你委屈,你折腾几回,打骂那小妾几次,也就该过去了,总不能因为这点事儿,把李家人搅闹得过不下去吧?

所以,李陈氏这番决定,也等于是给了杨惠芬时间,让她好生想想,该不该接受这嫣然,同样也给了嫣然时间,只要她能想法子把杨氏说服了,接受她,那什么问题都迎刃而解了。

更重要的是,李陈氏的意思,你们想怎样自己闹腾去,别来烦我!

我既给了 杨氏 面子,又没直接把嫣然娘俩赶走,这可是对你们双方开了恩的,我既然对你们有恩,你们好意思再来闹腾吗?

如此,把这李家大房的麻烦就甩了个清爽!

李显仁急忙过去把嫣然扶起来,看着娇滴滴的小妾被打成这样,他心疼得不行,瞪了一眼杨惠芬,杨惠芬还要说什么,被他一句话怼回去 ,“什么事儿回去说,你还想在这里气娘吗?娘被你气出个好歹来,我就休了你……”

当着小妾的面儿说了这话,算是给小妾面子。

嫣然再觉得委屈,也没有话说,只眼泪汪汪地跟着他走了,扈氏自然也跟着走了。

杨惠芬原地里一跺脚,哭嚎着就奔出去了。

屋里李陈氏直摇头,转而跟王氏以及刘氏说,“你们俩听着,回去好生缠磨住自己的男人,万一他们俩在外头弄出什么妖蛾子来,你们可别怪老身没 提醒你们,老身年迈了,管不了那些了,这些儿子真是一个省心的也没有啊!”

第一百四十八章 紧急打脸

“呵呵,娘,您消消气,保重身体!”徐宝珠站起来说道。

“嗯,还是宝珠善解人意啊!贵枝,给宝珠上茶,这孩子啊,可是个宅心仁厚的!”

说着,李陈氏就给一旁一直站着没说话的杨贵枝使眼色。

杨贵枝心领神会,赶忙就端了茶壶 过来。

“娘,贵枝妹妹是大嫂家的贵客,我怎么承受得起她给倒茶?若按照道理,作为李家媳妇的我,倒是该给贵枝妹妹斟茶呢!”说着,她站起身来,从一旁双翘的手中接过一个盒子来,盒子打开,里头是四杯奶茶,十几块曲奇饼干。

“娘,这是媳妇新作的,您也尝尝……”

说着,她就把奶茶以及曲奇都拿到了李陈氏跟前,至于原本放在她面前的茶杯,双翘眼疾手快,直接拿走了。

惹得杨贵枝端着茶壶走过来,却发现桌子上没茶杯,这没茶杯怎么给人倒茶?

她愣在那里,一脸尴笑,眼底却恨得冒火。

但徐宝珠却懒得去理会她是什么心情,想要跟我分享一个男人,你也不瞧瞧,你够那资格吗?

她想明白了,甭管现在她跟李海城是不是真实的两口子,那 名义上,她都是李家四少奶奶,就让旁人如此容易地往四房这边塞进人去,那有一就有二,以后四房这边岂不是要莺歌燕舞的,一派春景气人?

双翘心里更不希望四少爷身边再多人,她想的是,我得不到的,别的女人得到了,那不是让我天天难受吗?

她这种嫉妒成狂的心态倒帮了徐宝珠了。

所以,一时间,杨贵枝端着茶壶站在那里,不知道进退了。

“唉!贵枝,你也过来尝尝吧,看宝珠这新茶好喝不?”

李陈氏摇头了。

“是,老夫人,四少奶奶真是好灵巧啊,什么都会做,怪不得四哥那么喜欢呢!”

她喊徐宝珠是四少奶奶,却叫李海城是四哥,这 明摆着就是故意的。

不过,徐宝珠才懒得生气呢,跟她生气不值当的,反正她也进不去清风苑,嘚瑟一阵子,也就该灰溜溜地走了,怕什么?

当下就嫣然一笑,“贵枝妹妹,你过奖了,我呢,还羡慕你呢……”

“四少奶奶羡慕我?”

杨贵枝讶异。

“是啊,我羡慕贵枝妹妹肯为了心上的人做出任何牺牲,这一点呢,我就不如妹妹,不过呢,好在我家夫君是个有包容心的,对我的任性刁蛮一直都很呵护,他还说了,他娶我回来,就是为了宠的,所以,我可以尽情发挥,不必去装什么窈窕淑女,窈窕淑女他见得多了,当面举止大方,善良可人,背后呢,则什么坏事都做,有些更甚至为了给人家当小,都不管不顾的!妹妹,你说说,我有夫君这样疼我,我可不就能按下心来研究这些小零食来吃,对了,刚才夫君吃了我做的这个曲奇,可是赞不绝口呢!”

这话说的,太直接了,当即杨贵枝脸色就难看了。

她很想哭,可哭了就证明她如徐宝珠说的,是削尖了脑袋想要进人家四房当小了,可不哭,这心里实在是堵得慌,于是,她的脸色一时就白一阵红一阵,黑一阵的,很是难看。

“娘,您留一杯奶茶给秀云妹妹,若是她喜欢 喝,就给个信儿,我再给她做几杯来,这种奶茶最适合姑娘们吃点心的时候搭配了!”

徐宝珠也知道火候到了,再留在这里打击杨贵枝,那就是打李陈氏的脸了。

毕竟,想要给四房塞人,这可是李陈氏做的决定,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这边放出了口风去,那边可不就闻风而来吗?

她施施然,跟李陈氏告辞,就出门了。

王氏跟刘氏一看,也都识趣地起身离开了。

杨贵枝跑里屋去一个人舔舐伤口去了,外面只剩下李陈氏跟程嬷嬷,程嬷嬷小心翼翼地说道 。“老夫人,依着老奴看,给四少爷添人这事儿是不是算了?就四少奶奶这个心气儿,那是极高的,而且她做人做事都很有余地,对哪一个男人来说,能娶了这样知书达理,又会来事儿的媳妇,加之长得也好看,哪个男人会去纳妾啊?您也知道四少爷的秉性……”

“我也是无奈!你也说了,宝珠很好,将来海城就指望她了,她越是好,我就越是要给小四儿身边安排几个人,这样宝珠才能护着自己的身体,好生协助海城啊!”

李陈氏叹气一声道。

这一个都塞不进去,还安排几个?

程嬷嬷心说,老夫人,您这理想可真大……

因为李显仁从京都回来了,这也算是辛苦了一趟,所以第二天晌午,李陈氏专门让厨下做了几道菜,也把李家几个儿子包括大姑奶奶李秀娟一家三口都叫回来了,说是一家子要团团圆圆的吃顿饭,这眼见着一年又要过去了,也算是用这顿饭为过去的一年划上一个句号。

为此管家忠叔找来孙屠夫,把院子前头养的猪杀了一头,这杀猪过年,在李子耩村可是不多见。一般的农户临到过年,最多也就是买上几斤猪肉,再备下几条鱼,炸一点麻团或者是麻花,留着正月的时候,走动亲戚带一些,也算是一份礼物。

李家是富户,当然就不局限买几斤猪肉了。

这每年过年,李家都要杀几头猪,这算是第一头。

猪下了之后,猪下货徐宝珠要下了,带着双翘收拾了一番之后,做成了卤肉。

王氏跟刘氏见她挽起袖来,不顾脏地去收拾猪肠子,当即就瘪嘴了,说,四弟妹,你可真厉害,我们都佩服你!

这哪儿是表情的话,分明就是嘲讽。

徐宝珠也不说话,自顾自地收拾。

收拾好了,卤肉也做出来了,大家都吃得赞不绝口。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