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90章完结

“我选第二个!”

她没犹豫,直接说。28lu.com

“那你得告诉我,为啥选第二个?”

他一脸饶有兴致。

“去京都就能避开 各种礼仪规矩,而且还能寻条路子把麦子给卖了……”

“敢情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他楞了。

“是啊,要不,夫君你就别去了,留在家里陪着娘过年,我呢,去把事情办好了就回来,你放心我带着双翘去,不会有事儿的!”

“你……真是越来越笨了!”

他腾地站起来,三步两步到了门口,开门的瞬间气哼哼地丢过来一句,“再敢说爷是多余的,爷就……吃了你!哼!”

这话狠,把徐宝珠吓得浑身一个激灵。

她想追出来问问,四爷,你想咋吃我啊?是清炖,还是卤煮,要不是红烧?千千万万可别干炸啊?我怕烫!

消息很快就从怡福居传来,程嬷嬷亲自过来说的,说四少奶奶,老夫人同意您跟四少爷去京都了,不过,这眼下就要过年了,您能不能考虑一下,过年后再去京都玩啊?

徐宝珠一听就哭笑不得了,敢情旁人都当她去京都是为了玩了?

“呵呵,嬷嬷,我去京都不是为了玩,我是想看能不能找条路子把麦子卖了!”

“可是,过了年不也一样吗?这事儿也不急于一时?!”

程嬷嬷试着劝她。

“不成,这事儿就得年前去,我有法子,可年后就没招儿了!”

这话让程嬷嬷有些懵,什么买卖,非得年前啊?

可既然徐宝珠如此说了,那边老夫人也说了,就由着他们,许是这小丫头怕过年规矩大,她是想出去躲躲呢!

因考虑到这一层,所以宠小四儿的老妇人连带着把小四儿媳妇也宠到极致,当即就答应李海城了。

还嘱咐说,要多带些银子,省了到那里手头太紧,惹得宝珠不高兴。

于是,两口子也是说走就走。

回清风苑收拾了东西,又把双翘给带上,外头忠叔已经把车都给预备好了,车夫是耿叔。

耿叔是个一辈子没成家的,所以过年也没人陪着,在哪里过都一样。

双翘呢,最兴奋,听说可以去京都过年,高兴得都几天没睡好了,这会儿正包袱款款地跟府中几个小丫鬟说悄悄话,“你们等着,等我回来给你们捎回京都的头花,那款式一定是全国最新最好的!”

旁边几个小丫鬟都羡慕不已。

尤其是杨惠芬那边的小丫鬟,这段时间可遭罪了。

第一百五十四章 把狼引来

倒不是杨惠芬那边院子里活儿多,让她受累,而是来自精神上的折磨。这院子里有一个主子,就单单只杨氏一人还好说,凡事儿都一个人说了算,没什么旁人瞎指挥,这活儿也好干,可是,又来了一个嫣然,这嫣然呢,在府中妾不妾,客人不客人的,身份很是特殊,但偏偏又跟杨氏住一个院子里,杨氏的院子里也就只有香柳这一个小丫鬟,所以,这二位主子凡事就只能指使她一个了。

于是乎,从大早上起来,天还蒙蒙亮,这边就喊,香柳,我要喝水?

香柳急忙应声,端起茶壶就往杨氏房中跑。

可跑了半截儿,就听到那边又叫,香柳,我要吃点心!

你说,你大清早的,这脸都没洗,衣裳也没穿,你吃的哪门子的点心,明摆着就是不服气,要跟杨氏那争一个高下呢!

弄得香柳只好是放下茶壶去拿点心!

这院子里杨氏是大夫人,不假,可是嫣然姑娘呢,却是大老爷的心头好,这一日两日的都宿在嫣然姑娘那里,明里暗里的宠着,香柳是个当下人的,那不得擦亮眼睛,谁得好就对谁好一些吗?

她捧着点心盒子往嫣然屋子里走,昨晚上大爷没回来,这一个院子里俩女人都背地里生气呢。

哪知道,她还没进到嫣然屋里,背后就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紧跟着,巴掌就到了,杨惠芬连甩了香柳几耳光,说了她这是欺主,是想要造反!还要禀明了老夫人把香柳发卖了!

香柳给吓得的,直接跪倒求饶 。

这李家对下人的好,是出了名的。

在嫣然没来之前,杨惠芬对香柳也算是好的,当下人,不被打不被骂,那就是福气。

更不要说,这里管饱,想吃多少就吃多少,只要不糟践就成。

所以,香柳是不愿意离开李家的。

谁知道再被卖了,能卖到什么人家去?万一是虎狼之穴呢?

“你干啥打香柳?是我让她送点心的!”

门开了,嫣然出来,一脸戾气,瞪着杨惠芬,“你真当自己是这个院子里的老大啊?告诉你,等那日我哄了大爷休了你,我才是这里的大夫人!”

嫣然这话说完把杨惠芬气得七窍生烟,“你个贱蹄子,你在夫君跟前多会装可怜啊?一离开他的眼,你就本性暴露了,怎么想要当李家大夫人啊?你做梦!别以为你会些狐媚子的手段,能把大爷哄高兴了,他就可以休了我,告诉你,我可是老李家拿了轿子抬来,从正门进的,这是相当当的正室身份,就你那种下三滥的妾不妾,奴不奴的,还梦想当大夫人,你想得美!”

这话一说,两人就开打了。

结果呢,两败俱伤,一个脸被挠得一道一道的,另一个头发被薅掉了一大把。

等李显仁 回来,个个都到他跟前去诉苦,把个李显仁气得说不出话。

后来,他又寻了香柳的毛病,说是香柳没好生劝劝两位主子,所以,害得香柳又被李显仁给甩了几巴掌。

这会儿脸上还肿着呢!

“双翘,你真好福气,你们家四奶奶从来都不打你!”

她红了眼睛。

“香柳姐姐,你别难过,等我回来给你带俩头花!”

双翘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她,这府中大奶奶是最不好相与的 ,更不要说,这会儿院子里住进了大爷的旁的女人,那大奶奶心情不好,可不就得拿了香柳撒气吗?

香柳好可怜啊!

这事儿导致去京都一道儿,双翘都碎碎念,说香柳的各种难处,到后来,她直接跪在那里,感谢徐宝珠,说幸亏是跟了四奶奶,这才没跟香柳一样的惨兮兮!

惹得徐宝珠哭笑不得,把她扶起来,说,“行啦,咱们是出来玩的,你若是一直这样,我就只能让四少爷把你送回去了?”

这话一说,双翘不敢了,“主子,我听香柳说,嫣然姑娘对您的事儿很上心,问了几回,还说若不是这次咱们出远门,她都要香柳带着去咱们清风苑找您玩呢!您说,您要见她吗?”

这还真是个问题。

杨惠芬这会儿跟嫣然闹得不可开交,如果徐宝珠跟嫣然走得近了,那就意味着要惹得杨惠芬不高兴。

可不答应嫣然去清风苑,恐怕又把嫣然给得罪了。

冲着嫣然这会儿在李显仁心里的位置,得罪她,也就是得罪李显仁,他很难会不寻什么机会报复自己!

不过,这些都是双翘脑子里想的,徐宝珠想的跟她却不一样。

嫣然为什么要关注自己这趟京都之行?难道真的是因为自己走了,不能跟她聊天,她觉得遗憾?

会吗?

徐宝珠隐隐的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

一路上,倒也没什么可说的,因为是冬天,所以路边的风景也有些萧条,到处都是枯叶,光秃秃的树干,这样的情景想必怎么充满浪漫之心的诗人也写不出诗情画意的千古佳句来吧?

从东马城到京都,快的话要三五天,慢就难说了。

他们是在两天后经过庆峡山的。

这庆峡山地处东马城与京都的中间地段,这一段路足足有近百公里的路程,而且没有宽敞的官道,只是崎岖的山路,这百公里的山路大多数都被掩映在群山之中,庆峡山延绵不断,从进入庆峡山开始,一直到离开庆峡山,踏上官道,这一段路,大概要走两天一夜,而且沿路没有什么旅店,更没有用来歇脚的饭馆酒肆,他们不得不在进入庆峡山之前的镇子上买够了一路上吃的喝的,把给养给准备充分了,这才踏进了庆峡山。

都说庆峡山闹土匪,不过,李海城数次来往东马跟京都之间,倒也没遇上。

这一回,他暗暗地觉得,应该没事儿,这土匪出没,大多是为了钱财,他们就只一辆马车,马车行走时从车辙就能看出来,车中没什么贵重的物件,这种车辆按理说,是不会引起歹人的注意的。

第一百五十五章 我杀了她

李海城是略微朴素的打扮,骑着马,看起来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年轻人,而且他时不时地在马背上吼一嗓子,丝毫不给人一种富家公子哥儿的样子,反倒像是一个带着小媳妇回娘家的小郎君,这会儿正心中欣然,所以才会吼上一嗓子,不料,他这一喊,竟能让徐宝珠听出空旷派的味道来。

“主子,想不到四少爷竟还有副好嗓子!”

双翘不无崇拜地说道。

“就这还是好嗓子?明明的野狼吼,幸亏是白天,不然真担心他把真狼给引来了……”

这话刚说完,忽然就听到外头一阵杂乱的声响,紧跟着就有人咆哮,“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打此过,留下买路财……”

徐宝珠心咯噔一声,一脸惊恐,不会吧,他真把狼招来了?

“主子,是不是……遇上……”

双翘吓得面色惨白。

“就在马车里坐着,无论外头怎样都不要出来!”

隐隐的外头传来李海城的声音,紧急关头,他的声音听来没有一丝慌乱。

徐宝珠的心顿时安然下来。

紧跟着外头就传来安文安武的声音,“主子,就交给我们吧!”

嗯。

李海城淡淡地应了一声,旋即就听到安文安武怒吼一声,“敢劫你爷爷的道儿,真特娘的找死……”

说完,一阵刀剑相碰撞的声音,期间夹杂着有人惊呼哀嚎,再接下来就是一片混乱。

似乎李海城也参加了战斗。

徐宝珠悄悄挑起车帘一角,外头这帮贼人竟是十分狡猾的,分成了两帮,一帮人围住了安文安武,足足二十几个壮汉,把安家两兄弟给围拢在中间,刀剑无眼,冲着他们一招紧似一招地挥去,安家两兄弟也确实后两下子,在那么多人的攻击下,也没见慌乱,只是,他们再想要腾出手回来护着马车这边,已经是不能了。

另外一帮人有七八个人,就把马车围起来。

李海城跟他们缠斗在一起。

李海城的功夫是不错的,但这帮人不知道打了什么算盘,对李海城也只是围而不杀,每回见着李海城使出杀招来,他们却是灵活地往后退,直到他杀气消去,他们才又围攻上来,就好像并非是想要李海城的命,不过是闲着无聊,找人陪练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