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20章完结

后来,三人就欲要上马继续去打猎。11kanshu.com

就在这时,有人急匆匆地驾车赶来,来的是京兆尹中的一个衙役,这衙役是白飞扬安插在京兆尹府里的眼线,他带给三人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是封家夫人已然在京兆尹报案了,说是府中的二少奶奶徐宝珠,跟一个叫俊哥的小白脸子有染,而且据说是人赃俱获。

京兆尹的周明朗以及夫人李赛凤都是封夫人的人,这夫妻二人可一直都是围着安雅讨好的。

这回得了安雅的指示,周明朗就要派人去封家把徐宝珠以及小白脸俊哥一起抓到京兆尹府去。

但让周明朗没想到的是,这封家早就被公主府的人团团围住,别说是想从封家带走几个人,那就是想进入到封家都不成!

守卫都是 公主府的人,谁敢硬闯?

京兆尹府的衙役们垂头丧气地回衙门去禀明大人周明朗,周明朗一听就有些手足无措了,他是想要攀高枝,讨好封夫人,想着只要封夫人在封大将军耳边刮刮枕头风,那他以后少不了会有好处的。

但他也不是个糊涂蛋。

这云硕公主更不是好招惹的,围着封家的守卫都是公主府的,表明这事儿公主是要插手的。

周明朗无奈只好暂缓行动,看看情形发展势态再说。

“世子,周大人正在想法子跟封夫人联系,他们命我去买飞鸽,说是要飞鸽传书,我趁着这个机会跑出来,禀明世子,封二公子,您们可得早拿主意,不然,等周大人跟封夫人之间有了下一步的商定,封二少奶奶的处境可就危险了!”

衙役赵培龙说道。

封海城听了早就气得暴跳,自己媳妇什么人他会不知道?说宝珠是那种水性杨花,红杏出墙的人,他绝对不信。

三人回到京都。

先去了封家,在门外见着公主府侍卫的头目,一个叫管荣的。

他言说,接了府中二少奶奶的信息,说是那小白脸子被关押在府中后院的地牢里,地牢的进出口在后院的柴房之中。

封海城跟白飞扬以及莫坤,三人商量了一下,就拿了一个主意,当晚,封海城跟白飞扬潜入了封家后院,从地牢里把小白脸俊哥提溜出去,莫坤呢,也没闲着,同样趁夜色,把封家二姨娘冯氏也给弄了出去。

三人把二姨娘跟俊哥一起带到了江边庵里。

敲开江边庵的大门,出来一个老尼姑,虽说年纪不小了,但看样子脸上还涂脂抹粉的,因为山门一开,一股子浓烈的脂粉气息就扑面而来,把封海城他们呛得险些就吐在当场。

他们制住老尼姑,问小白脸子跟封家到底谁有染?

二姨娘被堵住了嘴巴,说不出话来。在那边急得呜呜啦啦的叫着……

封海城火起,过去一巴掌把她拍晕了。

屋里安静下来,白飞扬冷笑着跟那老庵主惠明说道。“老东西,你也该听说过,本世子可不是个怜香惜玉的,打男人,打女人,只不打孩子,所以呢,你甭想因你女子的身份,心存侥幸,惹恼了本世子,我打你个满面桃花开,你可别怨我下手重……”

“不……老尼不敢说谎话,世子,您尽管问……”

惠明吓坏了,王府世子的名头,谁不知道?

京兆尹府的手段就够狠毒了,这世子爷可是皇宫内院的侍卫首领,想要让谁开口说话,那可是很有一手的。

这一手,最简单的描述就是狠!

“我问你,这腌臜的东西到底跟谁之间有关联?”

白飞扬厉声喝问。

“老尼……老尼不敢说……不过,世子,您且放过老尼,老尼明日在您走之前会给你一张纸条,到时候您一定会知道这事儿里,谁才是那不要脸的女子!”

惠明说着,就用表情跟白飞扬他们表示,隔墙有耳 ,她害怕,所以不能说,只能写。

说跟写,对封海城他们来说,都一样,所以,听她这样一说,封海城他们觉得,就是等一晚上,倒也没什么。左右外头公主府的人守着,一只苍蝇也飞不出去……

然后他们就让老尼姑回去歇着了。

白飞扬是个办事儿稳妥的,并没有全部相信老尼姑的话,也是怕内中会出什么别样的事儿,所以就跟莫坤在老尼姑房门外头等着……

哪曾想,就在这夜,老尼姑死了,上吊死的,死前是留下一封信给封海城,但信上说,她知道二少奶奶跟俊哥是有勾连的……

见她死都死了,还不忘最后来污蔑自己媳妇,封海城气得冲上前去,戳了那老尼姑几剑,犹自不解恨,还咬着牙坐在一旁鼓气呢……

但老尼姑一死,就没人指证到底小白脸俊哥跟谁之间有关系?

如果俊哥咬死了说,自己就是跟徐宝珠有勾连,而且还有那包东西做证,徐宝珠想要还自己清白,就有了难度了!

仨男人你看我,我看你,再看看一旁被蒙着脸捆成粽子模样的二姨娘冯氏以及小白脸俊哥,莫坤有了主意,“哼,既然没了证明人,那咱们就制造出一个真相出来给他们看!”

这话说完,他没犹豫,直接奔俊哥跟前,把他的舌头给割了下来。

接着,又把舌头塞入了冯氏的口中,冯氏不知为何,刚欲要问。却只觉得心口一窒,然后血流了出来,她被莫坤一刀杀了,杀死了这两人之后,白飞扬命自己的人把这两人是尸首运去京兆尹府,此情此景,任谁都得相信,是这俊哥企图非礼封家的这位风韵犹存的二姨娘,结果二姨娘不依,一口咬掉了俊哥的舌头,俊哥怒起,持刀把二姨娘给杀了!

周明朗看着这两具尸体目瞪口呆。

第二百零九章 怎么处置

封家二姨娘他是认识的,之前他跟李赛凤去封家给安雅送礼的时候,就曾在安雅的清风苑里见过冯氏,知道冯氏是安雅的亲信,并且还是封家大小姐的亲娘,所以对这位二姨娘,周明朗以及李赛凤也都是客客气气的,每回给安雅送东西,也不忘等二姨娘代安雅出来送他们的时候,悄悄给冯氏一点好处,这冯氏倒也是个识趣的,在安雅跟前帮了周明朗几回,算是报答了他。

“这……世子,这个……女子跟着男子年龄相差不少,一个是不过十八岁的俊俏小子,一个是三十多岁的妇人,他们之间怎么会……怎么会有染?”

周明朗说这话,其实是有盘算的,他就是想让仵作出来验验,看看冯氏嘴里的舌头是不是真的从俊哥的嘴里咬下来的。

他以为,如果那舌头是被刀子割下来的,那就说明冯氏跟俊哥之间没事儿,而且,冯氏的死可就蹊跷了,内中一定有隐情。

“哼,周大人,你不会没听说有妇人专门喜欢吃嫩草的吧?不然你回去问问你家夫人,这京都城中哪一家的高户中如何如何,想必她都知道……”白飞扬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听出来周明朗的盘算,当下冷冷的一句,而后说道,“这贱妇老都老了,还做出如此对封家不利的事儿,让封大将军颜面尽失,她虽死了,但却不能就这样不给封大将军一个交代……”

说着,她一刀把冯氏的脑袋砍下来,丢给手下拎着,转而向周明朗,“周大人,这妇人的人头我就拿走了,送去给封大将军,也好看他怎样处置!”

说完,迈步就走。

后头人都跟着。

“那个世子,您……可不能……”周明朗真想追上去把二姨娘的人头给抢回来啊,可是,他不敢。

白世子是怎样的人?

别说是他了,就是他那些手下,也个顶个的都霸道厉害,谁若是惹得他们了,那就等于惹了阎王了,见不着明儿个的太阳,那是一定的。

锦衣卫杀人如麻,但这都是奉旨杀人,皇帝身边的锦衣卫,杀谁还不都是皇帝的暗示?

不过是杀名让锦衣卫背了,至于皇上,就是郎朗明君,怎么也不能背一个杀人如麻的昏君的称好啊!

“周明朗,你马上局解完案,把案情报告都写好了,交上来我瞧瞧……我相信周大人是个明白人,自然会把这案情写得那是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不会冤枉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周大人,你这等好官,非得有好报不可,等过几日,我会趁皇上龙颜大悦的时候,给你美言几句,到时候,升官发财,对你周大人来说,可就是轻而易举的事儿了!”

“啊?谢谢世子,世子真的肯帮忙,那可就是下官的再生父母啊!”

周明朗激动之下,跪在地上,给白飞扬磕头感谢。

白飞扬冷笑,“你可别胡乱认亲,我连妻子都没有,怎么可能有你这样的儿子……”

说完,跟封海城他们径直奔了封府。

“我只以为事情很简单,却没想到,竟如此的复杂,这样说来,还是要谢谢白公子,不是你的帮忙,事情恐怕不好解决!”说着,徐宝珠站起身来,就欲俯身给白飞扬施礼感谢。

旁边伸过来一只手,也不避人,直接将她揽在身旁,封海城撇撇嘴,道,“你甭谢他,这事儿大多主意都是我出,他不过是拿了皇家侍卫的身份去逼着京兆尹府上我那了不得的姑父结了这案子而已!说到底,最大的功臣是我,非他!”

“哈哈!封二少爷,你可真是见了便宜就上,一点好处也不给旁人留!主意是你出的,行动起来的可是我不?我也不图一徐姑娘感谢,就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不过,既然你不想让徐姑娘谢我,那你得谢我!”

“为何?”

封海城不解,也不愿。

“为何?就因为我是皇宫侍卫的身份,没有这身份,你以为咱们降得住周明朗那只老狐狸吗?他跟你们这封家的嫡母可走得很近,他言说我是他的再生父母,我看在你们这嫡母跟前,他早就叫了娘亲了!”

说着,白飞扬就拿手捂着嘴,偷笑。

哼!

封海城冷哼一声,“他是不是叫娘亲了该我何事?想要我感谢你,也成,赶明儿个我在醉仙楼摆一桌,请你吃一顿好的,堵住你的嘴就是了!”

“这样最好,不过呢,我还有个小小的要求……”

“你说……”

封海城看白飞扬的眼神都要瞥到西北天上去了,暗自忖度,这个京都的有钱少爷事儿还真是多,若非是祖母要我跟他好生交往,我真是懒得跟他结交,总觉得他对宝珠心怀了鬼念……

这会儿就听白飞扬说道,“你请我客那日,要徐姑娘也一起去……”

“什么?白飞扬,你别太过分了!”

封海城当即跳脚,“我就知道你对我媳妇有他念,我告诉你,门儿都没有,我媳妇以后不会再跟你多说一句的!”

说着,就扯了徐宝珠将她掩在身后,然后一脸气咻咻地瞪着白飞扬。

白飞扬不怒反笑,“封二少爷,你这种做派,怎么让我觉得,你是心虚,以为自己不够好,不如我,所以怕徐姑娘跟我见的多了,你这徐家姑爷的地位不保呢?”

“你……少在这里胡扯,我有什么心虚的?我跟宝珠我们情投意合,恩爱得很,别说是陪着去吃一回酒,那就是吃十回八回酒,她对旁的男人也是目不斜视的,我哪儿需要心虚,哪儿需要担心?”

封海城气急了,一口气把这话说出来。

“那就好了,既然你要谢我,就好好谢,如此,你请我十回吧,我呢,也不挑什么高档酒楼,地方你选,哪怕是街边的包子铺,我也能成,只你带了徐姑娘一起过去就好。你这会儿可别说什么不成的话,说了,就是心虚,就是前后矛盾,自己打自己脸呢!”

说完,他恍惚困倦了似的,站起身来,往外边走,边说,“日期你定,地点你定,我都无所谓,只你带着徐姑娘去就成!”

说完,就一经出了门,带着他的人走了。

第二百一十章 她吃醋啦

屋里,封海城气得拳头攥着,眼睛鼓着,“他……他这什么意思?谢他一回我都懒得请,这还要十回?简直是无赖,不要脸……”

边骂边在屋子里转圈圈,如同困兽般的。

徐宝珠在一旁看着,看着看着就笑了,“夫君,你这样可不就是心虚,不自信的表现么?也难怪白公子愿意拿我来逗你了,你看看铜镜里的你,简直就是喝了一缸醋水的模样了,任谁看了不得笑你,逗你?”

封海城站住,摸了一把脸,再就疑惑地嘟囔着,“真的吗?我这样看起来像是吃醋??”

当下走到铜镜跟前,镜子里立时就出现一个满脸愤恨的男人,眼睛斜斜着,嘴巴歪着,跟要与谁拼命似的,哪儿还有半点风度气势?

他不觉啊的一声,喃喃道,“我这还真是有点心虚,不自信的表现。”

“哪儿是一点啊,分明就是满身都是这样的表现,夫君,难道咱们相处这些日子,你就对我那么不放心?我是那种见一个爱一个的人吗?我已然是你妻子,别说是一个王爷府的世子,那就是天底下最大的男人,我见了,不也是一笑置之吗?我心中有你,也信你,可是你却这样……你这样当着外人的面紧张吃醋,看起来是你在意我,不想让旁的人来跟我接触,实际上,却让人背后忖度,以后我就是那种女人,所以你才会担心,才会恼羞成怒!试问,若是我贞节烈妇,你还需要不安吗?”

说着,她小脸垮下来,眼圈就跟着红了,低下了头,手中绞着帕子,十分不高兴的样子。

“我没不放心你,我只是不放心那家伙……”

封海城见她不高兴,急忙握着她的手,将她拥入怀中,“小丫头,是你太好了,我见不得旁人对你有觊觎之心,这才紧张的,哪儿是不信你的人品,你是怎样的人,这多日子,我又不是没看到!”

“那既然你知道我的为人,你还怕什么,不自信什么?我管世上有多少旁的男热,管他怎样优秀,怎样有钱有势,我只知道我嫁了个男子,叫……李海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