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58章完结

“公主殿下,我还请您多多谅解才是!这柳条儿洒水源自上神观音菩萨,借了观音菩萨的福气,由新娘的弟妹或者嫂子动手,给她洒洒水……”

“哼!”

对于安雅的话,成绮公主冷哼一声,扭过头去,不理会她了。dangkanshu.com

“宝珠,你去吧,速去速回!”

“母亲,我要请公主以及世子殿下,还有这里的王大人,李大人,孙大人,以及他们的夫人女儿们,一起去后院做这件事儿。

“啊?怎么……怎么还用这些人啊?”安雅明显吃了一惊,很是有害怕,极力劝说徐宝珠:“宝珠啊,这里来的都是咱们家的贵客,喝酒正好,我看就不要惊动他们,还是你自己去把福水撒了吧?”

“本宫要跟宝珠一起去瞧瞧,小叔叔,你也去,对了,还有在座的各位,你们今日若是不跟去瞧个热闹,那今日起,你们每月就要往朝廷捐银子,送吃食儿……”

啊?

众人都惊呆,这算怎么回事啊?

还有强逼着喝酒来的客人,到新郎官跟新娘的卧房来的。

见此情形,安雅不好再说什么,但眉心却倏然就皱成了一个小疙瘩。

十几个人一起跟在徐宝珠身后,直奔后面封振赫跟周艳艳的新房。

到了沐雨轩,大家都站在院子里,眼巴巴地瞅着徐宝珠,看她怎么办?

“茯苓,进去把大少奶奶请出来,就说我遵了母亲的命,前来给她祈福!”

徐宝珠也停下了,站在院子当中。

“二少奶奶,夫人要您进去给大少奶奶喷洒玉露的!”

香草近前说道。

“今天是他们的好日子,我怎么能擅闯进去?”

“对对,宝珠,你说的都对,喂,你谁啊?跑这儿聒噪什么,滚滚滚……”

成绮差点就要抬手去打。

香草在封家再有脸,到九公主跟前,她也不敢放肆啊,所以,被吓得小脸煞白,狼狈地退走了。

“哼,本宫怎么觉得这几个人是想要耍什么阴谋啊?”

成绮公主这话险些把徐宝珠的泪说出来,好公主,聪明机灵的公主啊,您总算是有一回猜对了,他们就是闲着没事又想要给姑奶奶找事儿了,不过呢,索性闲着,来点热闹,陪着傻子们耍耍,也未必不是好事儿,就只当锻炼了智力,省了以后老年痴呆……

这会儿,屋门吱呀一声开了,从里头走出来仨人,前头那个是茯苓,后头跟着的就是今天的新娘子周艳艳以及她的贴身丫鬟箐箐……

“你谁啊?大晚上来我们的新房做什么?”

周艳艳语气不善,脸色也不好看。

但头上没有红盖头。

她的红盖头是被她自己给扯掉的。

封振赫是见过她的,两人都已经赤诚相见了,所以,今儿个,醉的晕乎乎的封振赫进来,一头倒在床上就呼呼睡去了。

周艳艳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他起来给自己掀开盖头,那盖头蒙在头上也有一会儿了,她正觉得不耐烦,可是身边男人呼噜都打起来了,她心里明白,这货是不想给自己掀盖头了,哼,你不给我掀,我自己掀,反正我也已经是封家明媒正娶的大少奶奶了!

在周家,她娘李赛凤就跟她说过,闺女,别人怎么看你没关系,姑爷不喜欢你也没关系,只要你好好地在封家大少奶奶的位置上坐稳当了,早晚,这封家的 一切都将由你来掌管!

这就叫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

安雅,确系前浪,再彪悍凶狠又怎样?拗不过生死轮回,早晚得让出封家女主子的位置!

熬时间呗,看谁比谁更能活。

年轻轻的周艳艳对熬死婆婆安雅那是信心十足。

摘下盖头来,她看了一眼躺在那里的封振赫,封振赫长得随了封擎傲将军了,不能算是美男子,但也是个粗狂的男子形象,本来愁嫁的周艳艳,忽然就云里雾里般的嫁进了大将军府,这让她觉得老天真是厚待自己,所以,在茯苓近前敲门的时候,她正趴在床边上偷看睡着的封振赫。

李赛凤知道自己闺女长相不出挑,那么她就想出了法子,专门请了宫里出来的老嬷嬷到家里去教授周艳艳这男女床笫之间的事儿,各种花样繁多的姿势,以及什么时候怎么去勾连男人,男人会控制不住地扑向你……

种种的一切,周艳艳都铭记在心。

并且,没嫁过来的时候,她还偷偷地在自家后院找了几个壮实的家丁试验过,这一试不禁大为惊喜,老嬷嬷教授的法子真太灵验了,真真地能让人在那事儿上欲。仙。欲。死……

周艳艳卯着一股劲儿,就准备跟封振赫一起做运动时大展身手,彻底把这小子给征服在自己石榴裙下呢!

但没想到,徐宝珠竟带着一帮人来了。

这是闹洞房?

不对啊,闹洞房也没有带这些人的说法啊?

而且其中有俩小丫鬟,一个端着花瓶,一个拿着柳条儿的,她这是要来自己新房里栽种杨柳苗儿?

越想,周艳艳越是糊涂了。

“嫂子,是婆婆让我来,说是按照他们那里的规矩风俗,今日我要将这玉露撒在你身上,保你婚后不久就怀胎生娃,福气冲天……”

能真的才怪呢!

徐宝珠嘴上说着,心里却是在冷笑的,不知道安雅又要弄出什么来,她拭目以待。

“真的啊?”

周艳艳十分惊喜。

古代大宅门里的女人,若是没有个孩子傍身,那简直就是一棵可怜的小草儿,只等着自己男人随便寻了什么理由将她赶回娘家了!

封家人不喜欢自己,但如果自己早早地怀上了封家的骨肉,十个月后给他们生下一个大胖小子呢?到时母凭子贵,他们就得老老实实地尊称我一句,大少奶奶!

“哦,弟妹真是有心了!”

周艳艳脸上挤出笑意来。

“嫂子要谢就谢谢婆婆吧,这事儿我真不知道,只是婆婆委托而来……”

徐宝珠可不想沾这好处。

万一是毒计呢?

这锅她不背!

“不管怎样,艳艳都要谢谢你们了……”

周艳艳一屁股坐在了丫鬟搬来的凳子上,抬头看徐宝珠,“弟妹,你洒吧!”

第二百七十五章 玉露

跟来的那些人好奇地把目光聚集在徐宝珠身上,有人议论说,北冥国真有这规矩啊?也不知道那花瓶里是什么水?真的玉露?玉露可只是天上观音菩萨才有呢!

“就是,北冥国人真能糊弄人……”

也有人不屑。

徐宝珠拿起柳条儿来,先在花瓶里沾了一下水,然后摇了摇柳条儿,对着周艳艳的身上就甩了几甩……

玉露都悉数洒落下去,掉在周艳艳的身上。

如此反复了三四次,徐宝珠这才放下了柳条儿,说道,“嫂子跟大哥今日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宝珠不打扰了!”

说着,扭身就往外走。

跟来的人再上下打量过周艳艳,没发现有什么异常,个个都有些没精打采,有人直说,那根本就是一瓶子的水,封夫人可真是会说笑,竟说是什么天上的玉露!

“就是,唬得我们一愣一愣的,原以为到了这里能看到什么精彩的事儿呢!算了算了,回家吧,天也不早了……”

“就是,就是,回家……”

客人们都边说着,边往外走。

在前厅又遇上了封擎傲跟安雅,两人正站在那里,准备送一送前来贺喜的朋友呢!

众人都相互道别,各回各家了。

徐宝珠跟封海城也回了合意苑,不说旁的,就此洗漱后躺下休息。

因为白天里闹腾腾的,徐宝珠也只真的累了,头一挨着枕头就睡着了,本来封海城还跃跃欲试的,想要来个睡前小运动,可伸手将小媳妇揽入怀中,竟如醉猫儿一般睡得很是安心,时不时地舌尖还伸出来舔舔嘴唇,跟在梦中吃什么美味儿似的,这把封海城看得是浑身血液都直往头顶涌,某处就不老实地站起来了,他有心想要把小女人弄醒了,给自己灭灭火,可又有些不忍心,小女人难得睡得这样香甜。

索性揽着小女人的背,将她紧紧拘在怀中,因为抵着她的后背,尽管肌肤光滑,给人以遐想,但好在没有碰触到前面那双柔软,如此咬着牙,忍了几忍,睡意也就真的上来了,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睡了大概有一个多时辰,忽然屋门被急急地敲响,紧跟着外头响起丫鬟茯苓跟喜子的声音,“二少奶奶,二少爷,您们快点起来吧,出事儿了……”

额?

什么?出事儿?

封海城被惊醒,怀中的人儿也醒了,瞪大了眼睛,满眼惊恐,“夫君,怎么了?”

“别,别怕,没事儿,有我呢!”

见外头那俩吓着自己媳妇了,封海城登时不悦,冲着外头喊了嗓子,“闭嘴!”

外头的声音戛然而止。

但这也不能睡了,总得起来出去瞧瞧,看到底怎么了?

那俩孩子虽然年纪小不太懂事儿,但对他们两口子都是了解的,知道二少爷疼二少奶奶,生怕二少奶奶睡不好,曾经关照过,只要二少奶奶睡下了,院子里外都不允许大声嘈杂,否则一个不留,都赶出去!

这回他们忘记了规矩,跑这儿来砸门,那一定是真出事儿了。

两人穿戴整齐出门,外头月亮地下喜子跟茯苓两个都低着头站着。

“说吧,我起来了,你们又成了闷葫芦了,到底出什么事儿了?”

封海城这手揽着徐宝珠,徐宝珠也真是困了,就半靠在他身上,依旧闭着眼,昏昏欲睡。

他见状,急忙对着茯苓努努嘴,茯苓一怔,但看看二少奶奶马上明白,即刻进屋去拿出来一件厚实的披风,从旁边给徐宝珠披在身上。

这会儿喜子已经怯怯地开口了,“主子,奴才本来不敢来惊动您跟二少奶奶的,可是,大少爷那边出了大事儿了,老爷让奴才来叫您跟二少奶奶过去……”

“哼,成个亲也不消停!”封海城冷冰冰地说道。

回头再看徐宝珠,还眼神迷迷蒙蒙的,不觉更有气,有心想要不带徐宝珠过去,可又觉得自己不能时时刻刻在封府保护她,若是当着众人的面儿对她太宠,那众人的气就更会撒在她身上,万一自己以后再跟着白飞扬出门办事,她一个人在府中可就岌岌可危了!

所以,当下轻轻拍拍她的小手,道,“珠珠,醒醒,咱们去沐雨轩看看那货又闹什么妖蛾子!”

“哦。”徐宝珠勉强睁开眼睛,旋即就打了一个哈欠,嘟囔一声,“好困啊!”

“乖乖的,等回来再好好睡,明儿个一天我都没事儿,我在家瞧着你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