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59章完结

“我睡觉还用你瞧着?当我不会睡咋的?”

徐宝珠不满地嘟囔。tayuedu.com

“那是,有些地方,你的确是不会,需要本夫君的引导……”

封海城嘿嘿笑着,说了这话。

额?

你引导我睡?

徐宝珠稍稍一琢磨,马上就明白这货说的不是好话,登时白了他一眼,“你能不能正经点?”

“能啊。能在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去你的!

两人就这样你一句我一句地相互调侃着,到了沐雨轩,这一路说着话,徐宝珠的困意也去了,眼见着沐雨轩就在跟前,她急忙撇开了封海城扶着她腰的手,恨恨一句,“我不会走啊……”

“会走啊,我就喜欢揽着,怎么了?”

后头这位还是嬉皮笑脸的,追上来,又要揽,却听见身后一阵蹬蹬蹬杂乱急促的脚步声,不觉回头一看,就见一群人正穿 过月亮门急速而来,为首的人竟是京兆尹周大人以及他儿子周祸祸,心下不由诧异,周艳艳跟封振赫成亲,他来做什么?这年头流行老丈人、舅子哥闹洞房?

正在这会儿,那帮人已经到跟前了,封海城刚要问一句,你们来干嘛?

那知道周明朗一眼就瞧见徐宝珠了,当即怒目相视,“来人,把她给我捆起来!”

马上就有几个衙役手里拿着绳子,直奔徐宝珠而来。

封海城反应很快,一步就挡在那几个衙役跟前,脸色黑沉沉的,“周明朗,你大晚上的带人闯入将军府,见人就捆就抓是怎么回事?”

“她害死我女儿,让我女儿死无全尸,我拿她还是轻的,我要让她死,给我女儿偿命!”

周明朗眉毛都立起来了,往常见了封海城还要很是讨好地称呼一声,封二少爷,这会儿,眼中没谁,都是火气!

“谁拦着就连谁一起捆……”

“我看谁敢!”

封海城也怒了,进来就抓人,眼中还有将军府吗?再一个抓的人又是他的小媳妇,这怎么可能?小媳妇好端端地在家里睡觉,自己连运动都不舍得跟她做,她哪儿有精气神跑到外头去杀人?还什么死无全尸,去你奶奶的……

第二百七十六章 杀了他

他一伸手就从其中一个衙役的手里把他腰间的刀抽了出来 ,立于徐宝珠跟前,目光凌厉霸气,“周明朗,今日本少爷就是杀了你,你也是白死,身为朝廷官员,你敢带人直闯入大臣家中,出言不逊,罔顾人命,本少爷今日就要替着皇帝把你这狗官的脑袋切下来!”

想抓我媳妇,你看摸摸你那脑袋硬还是我手里的这口刀硬?

“夫君,这事儿一定有蹊跷,你先不要冲动!”

徐宝珠悄悄跟他说道。

“哼,我管他有没有蹊跷,欺负我的人就不成!”

封海城这话也没避讳周明朗,是大声说出口的。

徐宝珠听了,心中小小地甜蜜了一下,暗中扯扯他的袖子,“夫君,你别动刀动枪的,好吓人啊!”

“嗯?对,我媳妇胆子小……”

封海城把直对周明朗的刀收了回来,“哼,不是我媳妇害怕,我这就把你的脑袋砍下来,看你还嚣张不?”

周明朗气得浑身哆嗦,“好啊,好,你们封家这是欺负人啊,我要去金銮殿上告你们……”

他在那里捶胸顿足,沐雨轩里出来几个人,走在前头的正是封擎傲,一出门就听周明朗说这话,脸色骤然变得很难看,眼底的犀利如同利箭般直刺周明朗,“周大人,你尽可以前头去告,本将军若是不后头跟着,边关那十万大军就归你指挥了!”

这话 一说,周明朗顿时吓了个半死。

他是个文官啊,别说是去边疆马踏敌营了,他连马儿都不会骑,至于兵器,顶多在家里的后厨中用过菜刀!

他若是引起封擎傲的不快,因此不回边疆为国出力了,估计第一个要杀他的就是当今圣上了。

想到这里,他不禁打了个寒噤,而后收敛了凶悍,一脸可怜兮兮,“大将军,您可是咱们心目中的大英雄,您公平公正,为国为民立下丰功伟绩,可是,您不能让我周家女儿死得那么凄惨啊,连个尸骨都没留下,您让我们两口子……怎么办啊?我们只要一想到,娇滴滴的貌美如花的闺女就这样没了,我们就活不下去啊……”

一旁众人都齐声质问,周大人,你心虚不心虚啊,说这种话?就你那五大三粗、样貌不堪的女儿也算是花容月貌?

但这会会儿已经不是纠结周家姑娘长得如何了,因为她已经死了。

这一点,封海城跟徐宝珠也都很震惊。

今日刚成亲,成亲的时候,人还是好好的,我还给她撒了玉露了……

想到了玉露,再联想刚才周家人对自己的态度,徐宝珠忽然后脊梁发冷,脚底一股凉意直奔头顶,她悄悄在封海城耳边说道,“夫君,我可能又着了她们的道儿了……”

“……”

封海城回头看看她,那意思,这事儿真跟你有关系?

但继而,他就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朗声说道,“我跟我娘子一直在一起,这事儿绝对跟我娘子没关系,谁若是敢污蔑我娘子,我定然杀了他!”

“海城,这事儿,你还真不能先下定论……”

说话间,安雅从里头走出来,一脸的貌似哀伤,手里攥着一枚帕子,正掩着嘴,貌似哭得伤心不能自已,“亲家啊,你可来了,我那可怜的儿媳妇,连尸骨都没有留下就去了,你……你可要给她伸冤啊!”

“你闹什么?”

周明朗还没说话,封擎傲冷冰冰地瞪了安雅一眼,斥了一句。

但周明朗不是个傻子,知道安雅这是给自己机会呢,所以当下也是哭了起来,“大将军,我那闺女死的冤枉啊,您可不能罔顾人命啊!”

“你们都嚷嚷什么?我这还没见着现场呢,你们都说她死了……”

封海城说着,扯了徐宝珠就往沐雨轩里去。

边走,封海城边悄悄跟徐宝珠说,“什么都不要承认,这事儿跟你没关系,我能护着你……”

“嗯。”

徐宝珠扬起小脸来,笑盈盈地看着他,“夫君,您就是奴家的大树……”

一句奴家,娇滴滴的,柔若五月里的暖风,直接把封海城的心都给吹化了,这会儿,就是让他拿了自己的性命去换徐宝珠的活,他也甘愿了!

大手再紧紧地握了握小媳妇的手,这才跟她一起踏进了正屋。

正屋里,迎面椅子上坐着垂头丧气的封振赫,还是一身内衣,没披外衫,旁边的奴才丫鬟们都低头站着,大气不敢喘。

双翘也在,正端了一碗粥,温声细语地劝着,“大少爷,您就吃一口,夫人在天之灵见您如此不吃不喝的,那也会走得不安心的……”

你是安心了,安心地一个人霸着封振赫了!

徐宝珠冷冷地睨了她一眼,没说话,但心中却道,今生今世,自己跟这丫头再没一丝一毫的主仆情意!

见着他们来了,双翘立马就眼圈满了泪水,“二少奶奶,您……您怎么那么狠心啊?大少奶奶虽然比你身世好,可终究她刚进府,也没找你没惹你,你怎么就能硬下心肠来,把她害死了,还……还尸骨无存,您看看,我们大爷都疼成什么样儿了,这都是水米不进了……”

真的?

封振赫你敢不敢抬起头来,让我瞧瞧,你是不是嘴巴笑歪歪了,不好意思让旁人瞧才耷拉着脑袋?

封海城走过去,经过封振赫身边,似无意地脚往那边一偏,正好就踩中了封振赫的脚面子,封振赫疼得哎呀一声叫着,抬起头来,众人一瞧,脸上那里有泪水,分明嘴角还存着一抹笑纹,这会儿被人踩得脚疼,才佯作伤心地叫唤起来,“哎呀,我的那妻啊,我眉清目秀,倾国倾城的妻啊!”

呵呵,还真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跟周明朗一样,都是张嘴就说胡话,就你那妻,倾国倾城?那国,那城,如果都跟你那妻似的,还能要 吗?

封海城也不搭理他们,径直就走到床前,就看到床前有一堆衣裳,那衣裳是大红色的新娘嫁衣,而且衣裳首饰都是之前成亲的时候,周艳艳身上穿的,头上戴的,一双大红的绣花鞋也放在裙摆的下头,整套衣裳以及首饰都是呈现着之前周艳艳穿戴的样子,也就是说,这会儿就差个周艳艳本人了!

第二百七十七章 怎么混的

衣裳底下面前还有一摊水渍一样的东西,不需要低头,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血腥气息!

“夫君,这……”

徐宝珠难以置信地看着地上的一切,惊得说不出 话来。

封海城看了她一眼,低低地说道,“没事儿,有我呢!”

徐宝珠点点头,但神情依旧很惊悚。

换了是谁见了这情形也会吓得说不出话来。

好端端的一个人,甭管她样貌如何,怎么也不该就这样消失不见了啊?

这会儿周家人连同封擎傲、安雅都进来了。

周明朗厉声斥道。“徐宝珠,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家艳艳怎么找你惹你了,你要下此毒手啊?可怜我家艳艳刚成亲,还……还没有……”

他说到这里,封振赫马上站出来,大声道,“我没有!我真没跟她怎样,她就没了……”

这话他急着说出来,可不是心疼周艳艳,而是实在不想让人误会,他跟这个丑鬼女人有什么肌肤相亲的事儿发生,不然传扬出去,他在京都的公子哥儿圈子里还怎么混啊?

天可怜见的,这丑女人死了,他封振赫不用害怕 夜晚醒来,被丑鬼吓死了啊!

哈哈哈……

他心底里一阵畅意地哈哈大笑,神情就不由自主地带出来一些愉悦,身边的双翘眼疾手快,把手里的帕子往他脸上一划拉,“大爷,让奴婢给您擦擦吧,您这泪水都流成河了啊?大少奶奶,您放心,您的冤情,周大人跟周大少爷一定会给您申诉的……呜呜,大少奶奶,您怎么就去了啊?奴婢还准备好生伺候您呢,大少奶奶啊,我可怜的大少奶……”

“你给我闭嘴!”

封海城一听这贱人就是唯恐天下不乱,故意在那里引得旁人对徐宝珠诬陷,所以飞起一脚来,直接把双翘的下巴给踹掉了,疼的她干掉眼泪,呜呜啦啦的说不出话来。

“封海城,你做什么?你们两口子眼底里还有王法吗?这是想要杀人灭口啊?”

封振赫恼了,奔过去,给双翘摆弄下巴,但他不会功夫,也不知道怎么弄,一番使劲抬啊,搓捏的,直把双翘疼得眼泪真流成河了……

“哼!”

封擎傲冷哼一声,给身边人使个眼色,有人过去,一下就把双翘的下巴给抬上去了,“把这贱婢给我赶出去……再哔哔一句,老子把她脑袋挑了,挂大门口去!”

双翘吓得浑身抖若筛糠般的,哪儿还敢说话,被俩嬷嬷给硬扯了出去,站在屋门口就丢到院子里去了,摔得她头晕目眩,一口气险些没上来,刚要说话,被嬷嬷低低地的一句道,“你找死找对日子了,再说一句,明年的今日就是你的周年……”

双翘的冷汗下来了,也不顾得疼了,自己个儿从地上爬起来,一瘸一拐地跑了出去。

屋里,周明朗跟周祸祸看着地上那一摊疑似周艳艳遗物的东西,哭起来。

男人哭得也难听,安雅蹙起眉头来,冷声说道,“周大人,周公子,你们也不要在我们家里搅闹,这事儿呢,不是我儿的错,我儿吃醉了酒,本来兴匆匆地回来,想要跟儿媳洞房花烛的,却没想到,刚脱了衣裳,喊了一声艳艳,那边艳艳就声嘶力竭地喊起来,边喊边不住地从身上掉东西,那东西都是血肉啊,我儿都被吓傻了,转眼间,艳艳就在他眼前消失了,骨头渣都不剩啊,你们说说,我们大儿子招谁惹谁了,好容易娶了一个好媳妇,却落得这样一个惊悚的结果……周大人你一定得把事情查清楚,也给我们儿子一个交代……”

“这事儿不关姑爷跟封夫人的事儿,就是那徐贱人故意谋杀我女儿的!她就是怕我闺女嫁过来,成为王府将来的女主子,徐宝珠,你的心何其毒也!”

周明朗气得冲着徐宝珠哇哇大叫。

徐宝珠冷然道,“周大人,您是当官的,要给我定罪,您可是得拿出证据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