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84章完结

那人没说话,依旧低着头。changkanshu.com

“你回去禀明你家主人,就说我们小姐吃得肚子太饱,这么就坐马车,会不舒服,索性就在这里歇上一个时辰,我们出去街上逛逛走走,顺便买点应用之物!”

徐宝珠对那人说道。

“是!”

那人应声闪去。

时间不长,他又回来了,恭顺地行礼后说道。“我们主子说了,只能耽搁一个时辰,不能再久了,赶路要紧……”

“要什么紧?我是离家,他是回家,他是归心似箭,我又不是,告诉他,再催来催去的,我就不去了!”

这话一说,徐宝珠就乐了,心说,我的好公主,你以为出使一个国家,那是闹着玩啊,玩够了半道儿就回去?

唉,可怜的公主啊,你可是肩负替你的父皇联络两国感情的重任啊!

不过,这话一回过去,那人倒是再没来。

于是,众人付钱后,离开了包子铺。

其实,这小镇子上真没什么可逛荡的,不过一条东西街,随便走走,就到了头儿了。

至于铺子里的东西跟京都比起来,那真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根本没法儿比,所以,她们也没什么购买欲。

不过,也是故意的气达尔焜,所以两人带着一帮人沿着这东西街,走来走去,走去走来的足足转了一个半时辰,五个来回趟儿,惹得街上的人都有些纳闷,议论着说,这都是些什么人啊?怎么跟驴拉磨似的,直转圈圈啊?

成绮公主听了,傻眼了,“咋,我们成驴子啦?”

徐宝珠就笑道,“其实当驴子也没什么不好啊,只是能拉磨就成,旁的不用去想,也不用去担责任……倒是落得一个轻松呢!”

“嗯,姐姐说的对,说起来,我还真不如一头小驴子!”

“哈,你啊,真是……”

徐宝珠想说,真是个小孩子心性,可又怕僭越,所以半途打住,只低头笑个不停。

“姐姐,你有什么话就说啊,别不说,我脑子笨笨的,猜不出来呢!”

成绮公主说着,直挠头,一副憨厚小儿的模样,徐宝珠见了更想笑。

总算公主转悠累了,这才由俩嬷嬷搀扶着,上了马车。

“公主殿下,我去买点糖瓜给你……”

刚要上车,徐宝珠忽然发现街边有一个卖糖瓜的,不由地就想起小时候缠着大人给自己买糖瓜的情景来了,想想公主现下也是小孩儿心性,觉得她一定很喜欢吃糖瓜,旅途无聊至极,给公主搜罗点零食吃,也省了她总是说啊说啊的……

买了一包糖瓜,付钱的时候,卖糖瓜的人忽然说了一句很莫名其妙的话,他说,“糖瓜纸其实更好……”

什么?

徐宝珠低头看看包糖瓜的纸,这也没什么特别啊,不就是普普通通的一张纸?

卖糖瓜的这会儿背起糖瓜盒子,就要走,要走没走的时候,还是嘟囔道,“糖瓜纸好啊!”

额?

“你什么意思?”

徐宝珠想要问他,但那人却急匆匆地走了。

这糖瓜纸有什么奥妙?

徐宝珠扯开了糖瓜纸包,小心地检查了一遍,就在一角上,写有一行字,“准备足够的水,不要喝他们给的水……”

没有落款,也不知是谁写的。

徐宝珠环顾四周,那卖糖瓜的早没影儿了,就是街上行人也寥寥无几。

她犹豫了一下,但还是疾步回去,跟随行的护卫说,“马上去准备足够的水,公主殿下不喝他们的水,要咱们自己准备水……”

想了一下,她又低低地跟侍卫说,“不准声张,要悄悄地准备……”

“是。”

护卫带了俩人,直奔庆丰包子铺,不大时辰,就从里头抬出来两只盖盖儿的木桶。

前头达尔焜的人隔远问,“弄几只木桶做什么?”

“我们……小姐路上准备洗漱用的……”

护卫回答。

那边又嘟囔了一句什么,声儿不大,这边也没听见。

倒是马车里的成绮公主不解地问了一句,“姐姐,我们以后要在马车上洗漱吗?”

“不是……”

徐宝珠摇头。

第三百一十六章 准备

“那他们木桶是我要的洗漱用的?”

“那……或许是他们准备了些吃的吧?”

“哦,我知道了,不好意思让那边的人知道咱们南越国的侍卫们都是饭桶,这才偷偷准备的,对不对?”

“嗯,对。”

徐宝珠都要为这位脑瓜灵活的公主鼓掌了,太富有想象力了,亲爱的九公主殿下,您若是在现代社会,那绝对会是一名优秀的小说创作作者,您写出来的东西一定是惊天地,泣鬼神的,无与伦比的精彩!

徐宝珠还想再说什么,可爱的公主殿下却已经乖乖地睡着了。

她也是忒累了,在宫里在怎么被宠,那有些话也不能说,有的事儿也不能做,出来后,什么规矩都不存在了,她想说就说,想笑就笑,甚至想把异国那个丑陋的王爷气个半死就把他气个半死,还没有人跳出来指责她这样做会妨碍两国友好邦交?!

可是,这样恣意地说笑,胡乱逛街,也是会累的。

累的唯一结果就是分分钟入睡。

徐宝珠把一 床薄毯子盖在她身上,又着人给拿来了软垫子,跟一旁 的嬷嬷轻轻地把公主放下,让她躺在了软绵绵的垫子上。

外头呢,跟侍卫说,公主殿下睡着了,马车要慢点行,别颠簸着公主,谁也承担不起!

马车夫当下就把马鞭收起来了,然后只扯着马缰绳,要马儿自己缓慢地边吃草,边走路,他们很快就被达尔焜的车队甩下老远。

察觉到后达尔焜派人回来问,怎么回事?

公主的护卫很是霸气地回应他们,公主需要休息,所以,不能急于赶路,颠着公主了,谁负得起这个责任?

达尔焜的了消息后,把随行马车里的茶杯茶壶都砸了,气呼呼地骂道,这特娘的什么时候才能回到司歌尔寒啊!

司歌尔寒是北冥国的首府。

但再怎么生气,他还是得命令手下乖乖地放缓速度,公主出使北冥国是他主动向南越国皇帝求来的,虽然是杯苦酒,那也得咬碎了牙齿,和着血水咽下去,这叫什么,自作自受!

“让你们去查,那晚上的刺客,你们查出来没有?”

达尔焜怒问手下。

“回王爷话,奴婢等人把公主的随从一一查过,没任何发现,伤您的是一种江湖罕见的武功,而且这人武功奇高,不然当时我们四个人围攻他一人,他不可能那么轻松地逃离!但是经暗查,公主身边无一人具有这种功夫……只是……”

“只是什么?”

达尔焜皱眉,“艳色,你可是十八色之首,你若是让本王失望了,本王可不会轻饶!”

“是,奴婢明白!”

艳色眼底掠过一抹惧色,但很快就冷静下来,回答道,“奴婢发现公主殿下的马车夫似乎有点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

“奇丑无比!”

艳色这话一说,达尔焜就恨不能甩她两耳光了,“丑有什么可奇怪的,这世上有能耐的男人,丑点怕什么?”

我就很丑,我不照样是王爷,不照样王府里妻妾成群?!

“是,许是奴婢多虑了!”

呵呵,颜值控没法子!

艳色低下头,“奴婢已然派了十色护在您身边,您以后绝不会再出这种意外的,否则奴婢以死谢罪!”

“哼!”

达尔焜冷哼一声,瞪了艳色一眼,“本王想要那个女人到本王身边伺候,你去办!”

“……”

艳色楞了一下,想说话,但看看达尔焜一脸的怒容,她只能小心翼翼地问,“那奴婢不管用什么法子都成吗?”

“嗯,还踹气就成!”

“是,奴婢明白了!”

艳色旋即飞身掠去。

这天傍晚,他们停在了烟云城。

烟云城是南越国的一座古城,有几千年的历史,让这座古城闻名天下的主要原因是风筝,这古城里家家户户都做风筝,自己家孩子玩风筝,玩不了的,大人们拿到市场上去卖,风筝大多数都是卖给了那些外域来的商人,商人们最喜这里的风筝,不管是风筝的画风,还是样式,都在全天下首屈一指。

后来,很多人叫烟云城是风筝城。

每年到了春季四五月份,风儿吹起,草叶泛绿,很多人都拿着风筝到户外去放。

一时间,天上就飞着各种各样的风筝,煞是好看。

他们住进了风筝城最好的客栈,龙源客栈。

客栈是一所大宅子,前头两层楼,一楼二楼都是饭馆,一楼大厅是散座,二楼则是雅间。

达尔焜这会儿身上的伤也见好,所以下车后,邀请成绮公主跟徐宝珠一起上二楼吃饭。

成绮公主把小嘴都撅上天了,眼神也不屑,“你们北冥国没有男女授受不亲这一说吗?怪不得你看起来就是个大坏蛋,原来是你们北冥国根上的弊病啊!本宫可是未出阁的公主,怎么可能跟你一个大男人一起吃饭?再说,你随行的马车里没有镜子吗?”

“镜子?这个倒是没有……”

达尔焜不解。

我一个老爷们身边带个镜子做什么?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