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版 简体版
186TXT > 古代言情 > 宝妻如珠的悠闲日子 > 第195章完结

“他既然什么事儿都明白,也是故意的,那就一定有他自己的辩解之词,即便咱们去找了,他也会说,这都是传言,根本没有的事儿,咱们大活人,怎么能相信 鬼怪之说呢?”

徐宝珠摇头,心里却明白,这村长的确心肠狠毒。700txt.com

因为古来有说,厉鬼若是想要重回轮回道,那就要祸害人,只要她祸害的那人肯替着她在阴间做孤魂野鬼,她自己就可以偷梁换柱地跑去投胎了,等阴间的阎罗王发现此事,她就已然投胎成为凡间的婴儿了,这上天有好生之德,严令阎罗王无故枉杀幼小的婴儿,所以,到时候,阎罗王也就只好将错就错,把后来的女鬼魂魄禁锢住,用以替代厉鬼了!

想必那罗武奎看自己病歪歪的,就起了坏心眼,想要厉鬼来把自己锁走,然后呢,他这个寨子里也就安宁了。

呵呵,你还真想得挺美的。

徐宝珠冷笑数声,吩咐茯苓去外头把马车夫找来。

茯苓尽管很是不解,这个时候,二少奶奶不想法子对付那厉鬼,找马车夫做什么?

可她是个丫鬟,丫鬟行事的基本就是听主子话。

尽管疑心重重,她还是出去把马车夫找来了。

“您找我?”

即便是在屋子里,马车夫也戴着帽子,只是进屋低头行礼,表示恭敬。

“我遇上了难事儿,需要你帮忙……”

徐宝珠开门见山,直接说明本意。

“额?您……有难事儿,该跟公主以及王爷说,跟小的说,小的恐怕帮不……”

他的话没说完,徐宝珠就冷笑了,“你帮不了?你是帮不了我打坏人,还是帮不了大晚上的把我弄到山中去给我吃退烧药治病啊?”

“你……”

车夫陡然抬头,依旧是一张丑陋的脸,不过这会儿脸上都是惊讶。

“不用吃惊,你的所作所为没有露出破绽来,只是每回我遇上事儿,你都在现场,种种巧合,让我想明白,其实你一直暗中相助我!”

所以我这回干脆把你找来,你也不用鬼鬼祟祟地在我身后偷着帮忙了,干脆站到明处来,大家都好过,省了猜度了。

“呵呵,姑娘果然是聪慧过人!”

车夫扯扯嘴角笑了,尽管笑得很难看。

“你就不问问往找你来做什么?”

徐宝珠问。

“不用问,一定是关于这院子闹鬼的事儿……”

车夫一句话,徐宝珠惊了,“你……你怎么知道的?”

“您都说了,小的是守在您身边护您周全的,自然,您下榻的地方我是要做一番调查的!”

原来如此。

徐宝珠明白了,点点头,“你倒是个细心的,不过,我倒是想问问你,你以为这事儿该怎么办?”

“这事儿,小的都安排好了 ,您就不用管了,好生安歇就是!”

车夫说着,将帽檐儿往下又拉了拉,预备要走。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阿丑……”

他迟疑了一下,说道。

“阿丑?”

这名字倒是挺贴切的,“那你为什么要跟在我身边,是谁让你来的?白世子吗?”

“小的不认识什么世子,小的就是一个习武之人,有一番的江湖侠义心肠,见不得有人受委屈,姑娘因为大义,这才陪着公主殿下出使北冥国,此一去,山高路远,又险恶重重,小的闲着也是闲着,索性就使了法子,做了姑娘跟公主的车夫,姑娘不用心里多想,就只当是成全小的的一份侠道罢了!”

说完,他挑帘子出去了。

是真的如你说的,你只是侠骨柔肠?

徐宝珠竟一时怔怔着,如同痴傻了一般。

杨家卧龙是一个山高皇帝远的村寨,原本都是活得自由自在的,但再怎么自在,那也得知道,真的有皇家的人来了,可是得奉为上宾,不然惹得了皇帝不高兴,发兵来了,那这小小的村寨,可根本不堪一击。

罗武奎是个行事圆滑的。

准备的吃食儿,那可就是一个丰盛,什么天上飞的,地上走的,水里游的,无所不有,甚至有些东西在宫里根本见不到,完全是靠山吃山的结果。

第三百三十二章 饶不了你

一路都是在马车上颠簸,即便是住店,那也是匆匆一夜就走。

根本不是这样住到农户人家里,享受极好的待遇,成绮公主是个很好哄的女孩子,看到满桌子的菜式,那就高兴起来,“嬷嬷,赏下!”

“是,主子!”

嬷嬷急忙掏出来一锭金子,递给那罗武奎。

罗武奎眼睛刷地就亮了,这可是一锭金子啊,堪比百两银子,不过是一桌饭菜就换来这些个金钱,他喜不自禁,稍稍推辞了一番,就接了。

“公主殿下,您的住处可还满意?若是有不满意之处,请跟草民说,草民一定再派人好生收拾!”

有钱能使鬼推磨,更何况,对方是一个小小的村长,早就被这一锭金子给激起了贪婪,所以,更是卑躬屈膝的,十足奴才相。

成绮公主扫了他一眼,心中了然,这世上用银子金子能做的事儿,就根本不是事儿。

“不用了,都挺好的,不过,你得派人去好生看看我宝珠姐姐的屋子,看缺什么,那里不周全,都要上心,若是惹得我宝珠姐姐不满意,那本宫可是饶不了你!”

“啊?是……草民一定谨遵公主教导,把徐姑娘的住处也收拾好!”

罗武奎这会儿心里就打鼓了。

他原本以为徐宝珠不过是跟随在公主身边照顾公主的一个寻常的妇人,却没想到,公主殿下对她如此关照,那自己把她安排进了鬼宅,真的她被鬼给吃了,自己怎么跟公主交代啊?

可转头又一想,这吃人的是厉鬼,厉鬼谁制得住?那公主即便要怪,也不能怪!

当下心就释然了,暗暗捏捏口袋里的金子,退了出去。

陪着公主吃完饭,成绮公主说,“姐姐,我看你好些了,不如我去你院子里陪你说话吧?我一个人在那么一所宅子里住着也挺闷的!”

“公主殿下,本来宝珠是非常乐意陪着您的,可是……”

说着,徐宝珠就咳咳咳地咳嗽起来,这一咳嗽就很剧烈,险些把一颗心都咳出来的样子。

可把成绮公主吓坏了,忙让嬷嬷去找御医来给宝珠姐姐瞧病。

徐宝珠拦住了她,“公主殿下,宝珠的这点病不算什么,只是伤寒未好,宝珠一直都在服用御医开的药,所以,您将御医请来也无非是同样的方子再开一剂罢了?快别费那事!不过,宝珠就是担心,若是公主殿下过去了,跟宝珠在一块儿说话,被宝珠给传染了,那宝珠就是万死也难辞其咎啊!”

说着,她就看向一旁伺候公主的嬷嬷。

嬷嬷吓得面如土色,紧忙劝,“殿下,奴婢知道您想跟徐小娘子在一块儿说话聊天,可是,您保重凤体要紧啊,这一路上还不知道多少难处呢,若是您真的被传染了伤寒,遭罪的也就是您自己了,奴婢等再想要对公主殿下好,那也是帮不上忙的,所以,请您听徐娘子的一句劝,等她好利落了,您再过去跟徐娘子说话,成不成?”

“哼,成不成的你都说了,还要本宫说什么?”成绮公主不高兴了。

“公主殿下,嬷嬷也是好意!”

徐宝珠笑道。

“我自然是知道她对我好啊,可是我就是想跟姐姐在一起嘛!”

成绮公主撒娇地说道。

“好,宝珠答应公主,只要病一见好,那即刻就过去请公主来!”

“嗯,好吧!那姐姐你早些休息,但愿明天一早起来,你就好了!”

小公主噘着嘴走了。

徐宝珠跟茯苓回到那宅子,还没走到门口,就看到四周走动着几个年轻男子,他们围着房子转圈圈,嘴里还叨叨念念的,似乎在说着什么,见到徐宝珠她们回来,这些人都四散开去。

“二少奶奶,看起来槐花嫂子说的事儿不是假的,那女鬼……一定是有的!”

说着,茯苓就禁不住浑身打哆嗦。

“没事儿!咱们身正不怕影子斜,更不怕半夜鬼敲门……”

“啊?二少奶奶,您说的可真吓人,她……她真的会来敲门吗?”

“可不是,这里是她的家,咱们可是住进她的家,等于是雀占鸠巢……”

徐宝珠还要说,茯苓却吓得捂住了耳朵,“哎呀,主子,您还是别说了,奴婢要吓死了……”

“哈哈!”

徐宝珠笑起来,点点她额头,“你啊,怕什么,我都不怕……”

“二少奶奶,您真胆大!”茯苓由衷地说道 。

“呵呵……”

什么是胆大,不过是没做亏心事,自然心境坦荡,不怕什么鬼神上门罢了!

何况,她心中莫名地对那车夫是百分百的信任的,既然他说一切都安排好了,那她就不需要操什么心!

入夜,茯苓把院门,屋门都关得紧紧的,甚至在里头拿了凳子桌子把门给顶上了。

徐宝珠有心想告诉她说,你别忙乎了,这若是真女鬼来了,别说这桌椅了,那就是铜墙铁壁,她也能钻进来,不要忘记了,鬼是可以幻化的,一缕烟,一抹风,那都是她可以变幻的方式!

什么样坚固的东西,能一丝风不透呢?

不过,看着小丫头忙活的欢,也知道,如果制止她,她只会更惊悚,倒不如让她折腾去,只要她心里不怕了那就成。

一番折腾吧小丫头给累得不轻,本来还信誓旦旦地说,要熬到半夜,守着二少奶奶,给二少奶奶壮胆呢,结果没等到二更天,她坐在那里,就困得跟鸡啄米似的……

徐宝珠过去,把她扶到外间屋的炕上躺下,又给她盖上被子,这才回到自己屋里。

这一间屋子的装饰就是女子的样子。

床帏都是粉色的,而且是一种粉色的粗布,在这粗布四周都绣了花,花纹极其好看,猜不出具体是什么花儿,就是花团锦簇的,红的粉的黄的,五颜六色,很好看。

徐宝珠的手摩挲着花纹,道,“绣娘,这一定是出自你手吧?可惜了,你的绣活儿这样好,若是在京都,定然是很多高门大户中贵夫人的专用绣娘……唉!”

她一声叹息……

但让人惊疑的是,她的这声叹息似乎幽幽长长的,竟在屋子里回响。

额?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

投推荐票 上一章 章节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签